Banner3
陳牧民(國立中興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所長/台灣智庫諮詢委員)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陳牧民:如何落實「新南向政策」之台印智庫交流:對印度智庫的觀察與建議

 「新南向政策」是新政府對外政策的重要戰略,民進黨國際部黃志芳主任更在日前於中常會正式提出將成立「新南向政策辦公室」與國家層級的「東協與南亞的研究智庫」的構想,希望以這兩個機構作為決策雙核心,實際推動新南向政策的重點工作。按照黃主任的闡述,此一智庫將發揮整合平台的功能,讓瞭解東協與南亞的意見領袖、國內業者、NGO及台商都能參與智庫的討論。此一設計跳脫過去國內智庫只重視與美、日、中國交流的傳統,將戰略視野擴及到南亞與東南亞各國,讓人既肯定又期待。不過台灣要設立國家級研究智庫並且對外交流,首先可能要瞭解這些國家的狀況。本文介紹印度主要戰略與外交智庫的發展情況,以及過去與台灣交流的情況,希望能讓新政府決策者瞭解智庫交流的必要性以及可行策略。

 

印度的政策分析智庫可分為官方與民間兩類,前者多半是政府某部門的附屬研究單位,後者則是由企業或外國資金贊助設立。官方智庫一般較多資源,且其中的研究人員有許多是由文官或軍職人員轉任,可以藉其瞭解政策的走向。但官方智庫的缺點是行事風格比較保守,對外合作限制也較多。

 

國內過去最熟悉、且交流最多的官方智庫應該是隸屬國防部的國防研究分析中心(Institute for Defense Studies and Analysis, 以下簡稱IDSA)與「印度智庫聯合兵種協會」(United Service Institution,以下簡稱USI)。IDSA是一個以研究南亞區域安全與軍事戰略議題為主的大型研究機構,國際知名度很高,過去國內還有學生以其作為碩士論文的研究題目。許多著名的中國研究專家都曾在此工作,如謝鋼(Srikant Kondapalli,現任尼赫魯大學教授)、Raja Mohan(著名外交政策分析家)、Alka Acharya(現任中國研究中心主任)。IDSA編制內有一個67人的中國研究群,因為是軍方智庫,所以研究以軍事戰略為主,但並非所有研究員都有軍事背景,也並非所有研究員都曾經在中國進行過實地研究。IDSA曾與政治大學國關中心建立年度「台印安全對話」與互派學者駐點,但沒有繼續進行下去。

 

IDSA毗鄰的USI早在英國殖民時期的1870年就已經成立,這使其成為印度歷史最悠久的軍事智庫。USI目前的運作方式比較像是「軍官聯誼會」,也就是本身僅維持很少的研究人員,但以舉辦學術活動的方式邀請會員(現役及退役軍官)參與。此外聯合國維和部隊在印度的總部也位於USI之內,這使其成為印度規劃與執行國際維和任務的決策中心。民進黨上次執政期間曾經USI及日本方面建立台日印三邊戰略對話,目前「遠景基金會」每年仍也獲邀參與USI所主辦之年度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Seminar),這也是目前唯一仍在運作狀態的戰略智庫合作。

 

除了上述兩大智庫之外,位於德里且隸屬軍方的智庫還有國家海洋協會(National Maritime Foundation, NMF),空軍戰力研究中心(Center for Air Power Studies, CAPS),地面作戰研究中心(Center for Land Warfare Studies, CLAWS, 聯合作戰研究中心(Center for Joint Warfare Studies, CENJOWS)。這些單位隸屬各軍種,其研究都以軍事戰略研究為主,國內只有個別學者曾經造訪或與其合作過。

 

印度外交部的智庫稱為「世界事務理事會」(Indian Council of World Affairs, ICWA),其主任與副主任分別由副總統與外交部長兼任,其位階之高可見一般。但其編制內的研究人員數量遠不如上述軍方智庫,但因為隸屬外交部,因此有時會邀請外國政要前往演講。馬英九在2006年以國民黨主席身份訪問印度時,就曾經應邀至ICWA演講。

 

隸屬印度外交部的另一個智庫是中國研究中心(Institute of Chinese Studies, ICS)。這個歷史悠久的中國研究機構設立於1969年,當時印度政府在中印邊界戰爭後希望建立一個瞭解與研究中國政經發展的研究社群,因此邀集了德里大學與尼赫魯大學的學者成立這個機構,並由德里大學東亞系主任、華裔印度籍學者譚中主持。經過四十餘年的發展,ICS目前已是德里地區中國研究學者之間的主要合作與溝通平台,藉著每週三定期舉辦演講及出版期刊(中國述評China Report)的方式來保持影響力。蔡英文在20129月訪問印度時,就是在ICS演講兩岸關係,這也是迄今為止民進黨最高領袖唯一一次對印度公開闡述中國政策。

 

印度的非官方智庫背後多有大企業或海外資金支持,因此行事風格較具彈性,有時也接受政府委託進行研究案。印度元老政治家Rishi Kumar Mishra所創立「觀察家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 ORF)是目前印度最大的私人智庫,主要由印度信實工業集團(Reliance Group,為印度最大私營企業)提供資助。該智庫以研究全球政經戰略議題為主,雖然是非官方性質,但與政府關係密切。今年3月初印度外交部舉辦了第一屆的「瑞辛納對話」(Raisnia Dialogue,被稱為南亞版的香格里拉對話),就是委由ORF承辦。當時會議手冊上將與會的我國駐印度代表田中光寫成「中華民國(台灣)大使館大使」,引起與會者中國前外李肇星的強烈抗議,成為媒體報導的內容。

 

維維卡南達國際基金會(Vivekannanda International Foundation,簡稱 VIF)是2009年才成立的非官方智庫,是前情報局長Ajit Doval退休後所創立。VIF與印度人民黨(BJP)及印度教民族主義團體「國家志願者集團(RSS)關係密切,原本規模並不算大,但在2014年印度人民黨上台執政之後,Ajit Doval被總理莫迪任命為國家安全顧問,VIF的幾位主要幹部也都被延攬進入總理府任職,讓VIF躍升為成為印度總理與外交部門最倚重的智庫之一。過去民進黨國際部代表團訪問印度時曾經正式拜訪VIF並且合辦座談會,建立了不錯的關係。

 

和平與衝突研究中心(Institute for Peace and Conflict Studies, IPCS)是一個規模很小但非常活躍的非官方研究智庫,主要研究印巴關係、核不擴散、裁軍等戰略於外交問題,也有一個小型的中國研究群,並出版線上季刊Inside China。但近年來因為經費不足與人才出走,使得IPCS在智庫界的影響力有逐漸下降的趨勢。

 

一般而言,除了IDSAORF之外,其它智庫甚少有台灣學者或研究者前往駐點研究,也很少有學者專門研究台灣問題。雙邊之交流除USI與遠景之間有對話合作外,其它固定的合作很少。本文作者於2012年赴ORF駐點研究時,曾有機會訪問該智庫秘書長Baljit Kapoor,他表示印度許多智庫過去都接待過來自台灣的學術或智庫代表團,也有興趣與台灣合作,但是因為沒有建立制度化的對話管道,以至於沒有進一步合作的機會。

 

台灣如果要建立國家級東南亞與南亞研究智庫,首先要做的就是嘗試恢復與印度智庫之間的二軌對話。這類對話可由雙方政府指定一個智庫負責執行,雙方人員每年見面一至兩次,將兩國可以合作或對談的議題先行提出或合作研究,印度政府目前與許多國家都有類似的二軌對話存在,並且透過智庫之間的合作進一步促成政府之間的合作,台灣似可循此一方式與印度合作,並將有共識的議題提到年度台印經濟次長對話上討論。過去印方學者也建議台印雙方智庫可主辦「青年領袖論壇」(Young Leaders Forum)等活動,讓雙方年輕學者與中階政府官員共同參與,討論雙邊合作之細節,如此才能有效推展關係。此外,印度許多智庫與媒體之間關係密切,是印度輿論與資訊流通的重要平台,台灣可以透過與這些智庫合辦研討會或執行共同計畫來增加我方在印度社會的能見度與影響力。

 

印度智庫目前存在的問題在於研究中國問題的人才不多,即使各大學每年培養出數百名通曉中國語言或研究中國的人才,但很少有人願意進入政府或智庫工作。一位IDSA的研究員曾對作者表示:印度目前培養的中國研究人才只有整體需求的一成,因此還需要增加很多人進入這個領域。藉由遴選研究生或年輕學者前往印度智庫進行短期研究或實習,既可填補印方中國研究人才短缺的問題,也能以印度為基地,建立與其他國家學者或官員交流的機會。

 

以上所介紹的各智庫囊括了印度社會裡討論外交政策最多的菁英,其撰寫的政策報告、在媒體發表的言論、甚至與高層領導人的私誼都可能直接影響政策的走向。印度政府2010年以來將台灣、西藏問題與「一個中國」原則脫鉤,也就是不再承認西藏與台灣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2011年印度外交部主動表示有意與台灣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促成次年我國的中華經濟研究院與印度國際經濟關係研究院合作進行自由貿易協定可行性評估研究。這些政策的轉變最早都是源自於學者在智庫內部的研究或發言。因此與印度智庫合作是新政府制定對印政策中成本不高、但效果可以預期的策略。經過多年的摸索,台灣國際關係學界早已建立與印度各智庫間的聯繫,未來是否進一步正式合作,現在就只待決策者下令而已。

2016-04-27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