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賴怡忠(台灣智庫副執行長)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賴怡忠:應嚴肅面對川普總統效應的問題

 美國總統選舉的兩黨初選雛形出現,共和黨應該是由川普領軍,民主黨則應由前國務卿希拉蕊代表。對許多的台灣政治評論者,川普是個充滿不確定的存在,連其共和黨領導圈都不支持,而希拉蕊不僅較為台灣所知,過去在亞太議題上也多有尊重台灣的發言,其國安團隊也與台灣外交圈相當熟識,因此不少人私下較希望希拉蕊當選。也有人指出以共和黨現在分崩離析的現況,可能共和黨菁英會因為對川普的憎恨而不願投票,或甚至灌票給希拉蕊以示抗議,因此更認為無須對川普認真面對。表現在外,就是台灣輿論界往往在分析「川普現象」:了解川普為何可以捲起千層浪。但鮮少討論「川普政治」:不去觸及川普當選/不當選的政治效應及其後果。畢竟對這些人來說,川普不太可能當選,所以分析完現象後,一切就到此為止。

 
 但川普是確定拿到共和黨總統初選者,其對手包括傑布布希、威斯康辛州州長、佛州參議員馬克魯比歐、德州參議員克魯茲等人,這些人都不是憑著外表的政治小鮮肉,因此須承認川普有其過人之處。加上希拉蕊在黨內受到自稱社會主義者的桑德斯參議員激烈攻擊而內傷處處,至今無法完全甩開,如果不是民主黨內優惠既有體制菁英的超級代表制,希拉蕊很可能會敗下陣來。因此美國社會對民主-共和的兩黨體制與政治菁英顯然極為不滿,因此反體制的川普與桑德斯才會有這樣的聲勢。但也因為反體制的聲音很大,我們不能排除原先支持桑德斯的勢力不願支持希拉蕊而不投票,或是反向支持也被認為是反體制的川普之可能性。畢竟以現在的美國氣氛,如果投票無法解決問題,可能會傾向於用選票表達抗議。
 
 因此川普當選的可能性就不能排除。對習於和美國體制菁英交往的台灣國安圈來說,根本不知該如何與川普交往?包括其外交團隊是誰,就算有,川普會不會聽他/她的建議?川普說要縮減美國派駐亞太的駐軍規模,或是要其駐軍之所在國買單全額軍費,這些不僅讓日韓等國緊張萬分,對台灣的國安更有嚴重影響。但川普接著又說要強硬對付中國,可是針對北韓核武問題卻又說要與金正恩直接對話,這些前後矛盾的戰略邏輯更讓台灣國安圈不知該如何處理。
 
 但川普這些話也意味著他是從生意的角度看問題,畢竟川普是個生意人,重視成本與獲利。在這些令人膽戰心驚的國安言論中,會發現川普搞不好會願意大規模軍售台灣,畢竟對川普來說,賣武器不僅可以賺錢,又能讓中國生氣到必須主動求取與美國溝通,台灣更是少數願意付錢買武器,但沒有要求美國駐軍直接保護的國家,因此何樂而不為?而賣武器很可能不限於過去的清單,包括最新型的隱形戰鬥機、無人轟擊機、神盾級驅逐艦、新式飛彈防禦系統等都會有可能。
 
川普商人邏輯帶來不一樣的思考方式,與過去美國瞻前顧後的國安考慮會十分不同。是好是壞非由我們決定,畢竟這是美國的內部事務。重點是川普當選後,有可能在某些過去沒想到的場域會出現新機會,端視我們如何看待。
 
 此外,不管川普在十一月七日有無當選,一個後川普的美國政治在選舉結果公布候就會展開。如果是希拉蕊當選,極可能在四年後會被枕戈待旦的共和黨新世代們(參議員克魯茲、眾議員萊恩、前州長沃克等)取代,因為美國一黨執政超過十二年的,在過去六十年只發生過一次(老羅斯福),希拉蕊如果當選,也更可能是在總投票人口中(非總投票數),其當選票比例最低的總統,使其缺乏足夠授權。
 
 此外,此次共和黨領導菁英面對川普代表選總統,可能會把主力放在國會與州長選舉,現在極可能共和黨依然在眾議院會過半,參院則比較難講。只要共和黨眾院過半,希拉蕊總統的法案必然會受到很多制肘,而共和黨為了在四年後奪回政權,包括這些新世代為了力求表現,幾乎確定會焦土必爭,屆時美國分裂政府的僵局會很嚴重。因此即使希拉蕊當選總統,但可預期美國在這四年會陷入一片亂局。內部弱勢的美國有可能對外也十分弱勢,或者會因為內部弱勢嚴重,在對外議題就無妥協空間,會反而更有強勢作為。
 
 因此對台灣來說,除了要與美國戰略菁英保持溝通外,七月中下旬的共和、民主黨代表大會更應派遣大軍與會密集田調情蒐,並逐州逐區的分析選情,以了解十一月後美國的國會席次狀態與州長及州議會的席位分佈,因為這是預期共和與民主兩黨未來十年權力繼承與勢力消長的關鍵。除此以外,台灣現在更需與日本、韓國、澳洲、加拿大、新加坡、印尼、越南、印度等國,對如何預期與面對可能的川普總統或後川普時代的美國密集研商。宅在家裡抱怨美國的政治問題,不是台灣戰略精英該有的作為。
 
本文為提供給《台灣時報》的專欄文章,於2016.5.31.刊出,網址
 
2016-06-01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