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賴怡忠(台灣智庫副執行長)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賴怡忠:韓國對中國的戰略再平衡 平衡對中依賴不是台灣獨有現象

 在今年一月六日北韓引爆「氫彈」後,以及二月七日的「光明星四號」衛星發射後,朝鮮半島情勢再度緊張。在過去當朝鮮半島緊張情勢升高時,往往也是中國最拿翹的時候,因為美國與南韓都希望中國可以積極壓制北韓,即便中國的實際行動不是那麼積極,但因中國掌握北韓的經濟命脈,所以還是得要拜託中國處理北韓。加上中國現在是韓國最大的外貿夥伴,對中出口占韓國對外出口近四分之一,其對中國的外貿倚賴程度在全世界僅次於台灣。這些現實使得中國在中韓關係上,幾乎掌握所有的政治與經濟籌碼。

 
這也難怪英政府在剛上台時,在對外關係上會提到強化與美、日的關係,高唱與東協及印度的新南向交往,會提到與歐盟建立民主價值夥伴,會提到鞏固與邦交國的關係,但對同樣是屬於民主體制的鄰國南韓,卻未見在就職演說有任何表述,就是體認到南韓受制於中國的戰略困境,因此沒對南韓有太多期待,也認為在短期的未來要有重大突破的可能性很低。
 
但是這個印象可能要調整了。北韓一月與二月挑釁行動與中國的反應,以及中國內部經濟「新常態」所帶來中韓經濟關係的轉變,使得韓國開始重新估計與中國的關係,對日韓合作有了不一樣的態度,同時對台灣也出現新的戰略期待。如與既有台灣和美、日關係的發展結合,可能英政府除了「新南向政策」外,也要思考一個掌握東北亞新戰略機運的「新北向政策」了。
 
今年一月北韓試爆其「氫彈」後,雖然根據地震程度分析,其規模不可能是氫彈,但這次明顯有「助爆型」核彈的跡象,顯示北韓擁有較過去更精密的技術,不能等閒視之。而一個月後北韓的「衛星發射」,其入軌能力也較2012年十二月光明星二號發射的情形有長足進步。北韓核武與飛彈能力一再提升,朝鮮半島緊張局勢也一直在升高,首爾對北京「壓制北韓」變得更期待。
 
可是當南韓總統朴瑾惠為此與習近平展開熱線時,習近平卻不接電話!相對於與歐巴馬總統及安倍首相第一時間的通話,習近平不接電話更顯得極不尋常。一位資深的韓國記者表示,朴瑾惠與習大大通上話是在兩星期以後,而韓國外長與中國外長王毅也是在「氫彈試爆」一星期後才通上話。因朴瑾惠先前正是拿到了習近平個人確保中國會與南韓合作處理北韓挑釁,所以才會不顧美國勸阻執意前往北京參加九三閱兵,但習近平這次「不接電話」,導致熱線冷冰冰的作為,讓朴瑾惠個人威望與面子全失。對於在年輕時就因連續暗殺而失去父母,一切只能靠自己的朴瑾惠而言,這無疑是全面背叛,她個人的失望與憤怒可想而知。
 
但問題還不只於此。當台灣將注意力放在王毅於CSIS的225講話有沒有提「九二共識」時,王毅在那場講話對朝鮮半島情勢的立場更令南韓心寒。對於北韓核武問題,王毅再度提到是「朝鮮半島的無核化」、「朝鮮半島核武不發展、不部署、不引入」(不僅是北韓無核化,連韓國與核武大國的既有同盟關係都要調整),還提到「非核與朝鮮半島的停和機制同步進行」(意思是從停戰協議到和平條約的發展,無須以北韓棄核為前提),其不戰、不核、不亂的「三不政策」,也被南韓認為是中國無意制裁北韓的核武挑釁。更有甚者,在北韓試射「光明星四號」後,竟有中國智庫學者宣稱如果美韓會對北韓動手,中國就要對台灣發動攻擊,這句話讓不少南韓專家認為中國是有意透過對台武力威脅來保護北韓。
 
由於中國這兩年在東海、南海與鄰國以「非和平手段」處理區域爭端的比例在急遽升高,因此過去認為中國因擔心北韓邊界難民問題,所以無意對北韓下重手制裁的說法,現在南韓戰略分析家已不太相信。認為中國就只想要保住北韓以牽制美日韓同盟,不少人主張一但兩韓統一後,中國擔心在其首都附近出現一個有能力的中型強國讓北京投鼠忌器,因此極不樂見兩韓統一,希望朝半島保持分裂。
 
這以上理由,導致朴瑾惠政府一反先前對美國建議在南韓部署高空末端戰區飛彈防禦系統(THAAD)的猶疑態度,決定同意美國的建議,同時也同意在六月與日本展開雙邊軍事演習。延宕四年有餘的日韓軍事安全情報交換協議(GSOMIA),也可能會因此過關。中國駐韓大使對THAAD的強力警告,更被執政黨(新世界黨)的國會龍頭公開指責其為干涉內政。這個要對北韓強硬,更對中國不爽的情緒,目前在南韓的安保戰略菁英中十分普遍。
 
與過去不同的是,過去往往可以透過中韓經貿互賴的事實,使得這些安全議題的爭議可以被克制在一定範圍內,但現在中國內部經濟的新常態,也改變中韓的經濟關係,進而弱化韓國對中國市場的期待。
 
中國經濟走緩的事實,不僅台灣感受明顯,韓國也有深刻體認。而中國「紅色供應鏈」對台灣高科技產業頻繁攻擊的現狀,韓國也是點滴在心頭。一位韓國經濟學家就說,三星手機兩年前在中國還有20-25%的市占率,但現在面臨中國華為、小米等低價手機的競爭,以及其他仿冒問題,使得韓國三星手機在中國的市占率下降到5%不到。更有人直言中國根本就是在操控司法以在國內市場將外國產品趕走。特別是隨著中國出口力道減弱,經濟成長出現瓶頸,其對國內市場的倚賴更深,更不願讓外國產品分一杯羹,因此未來驅趕外國產品的趨勢會更嚴重。
 
去年底中韓FTA正式生效,但韓國經濟學家對此卻不樂觀,認為這個FTA不僅沒有幫助韓國產業,反而加速中國產品在韓國市場的傾銷,進一步打擊韓國已經十分脆弱的中小企業,加深韓國已經十分嚴重的失業問題。不少人指出,韓國會想去中國市場的,多是其中小企業,但現在這些中小企業幾乎都鎩羽而歸,戰死在沙灘上,但回到國內又發現中國紅色供應鏈挾其雷霆萬鈞之勢,在國家資本主義的保護下大舉搶灘。韓國對與中國的FTA不太抱希望,也不認為韓國受邀擔任副總裁的「亞洲基礎建設銀行AIIB」會對韓國有多大好處。
 
正是在這個狀況下,開始有韓方人士認為與台灣加強合作是有利基的。不論韓方對台灣產業能量的估計如何(是個競爭對手,還是個已被南韓甩開的弱雞),與台灣強化經濟與戰略關係,不僅可以增加南韓對中國的戰略籌碼,也能發現未來雙方合作的利基。也因此不少人對小英在就職演說中未提韓國,是頗有感觸的。
 
這個新的戰略局勢會持續多久我們不知道,韓國對台灣的興趣也的確與其對中國態度的轉變有關,因此所謂台韓關係發展並不是建立在可以掌握的雙邊關係之基礎上,本身並不穩固。但對台灣而言,這個趨勢卻顯示新的戰略機會,因此如何利用這個機會之窗創造出新的關係發展框架,作為日後台韓關係進展的鋪陳,就是英政府團隊須積極處理的議題了。
 
本文為提供給《民報》的專欄文章,於2016.5.30.刊出,網址
2016-06-01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