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賴怡忠(台灣智庫副執行長)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賴怡忠:發展台灣自己的南海主權論述有其必要

 海牙國際海洋法仲裁庭預計在六月會對菲律賓 vs. 中國的南海相關議題提出裁決。雖然此次裁示的議題既不會決定九段線的法律定位,也不會針對太平島的地位與主權有所處理,對台灣的實質影響不大。馬前總統卸任前兩次三番到太平島的大動作,不僅沒有增加台灣的發言權,還造成台灣與美國的紛擾,其發言內容更被質疑是在幫中國主張南海主權。相信蔡政府在六月判決出來後,當不會有類似突槌的發言與舉動。只是台灣固然無須無事找事搞得自己一身腥,但還需對南海主權有個長久之計,特別是建立一個自己的南海主權論述是十分必要的。

 
不論立場如何,國內對南海主權大多認為太平島就是我們的,對南海的主張須符合國際法,解決方式需以和平手段為之,軍事維權只會讓情勢治絲益紛,也希望台灣可以成為爭議的六方對話者之一。在2008年以前,南海情勢相對平和,陳前總統也登上太平島,但當時就沒有引起這麼大的風波,也不見美方公開指責(以當時陳水扁政府與美方充滿互信問題,但登太平島依然沒引發風波,這顯示了馬前總統作為的不智),當時更無台灣的南海議題立場會影響兩岸關係之說法。
 
南海情勢開始惡化,與中國在2010年將東海與南海劃為其核心利益,並開始驅逐越南漁船,也占領黃岩礁,與菲律賓出現準武力衝撞等作為有關。台灣雖不被邀請在南海爭議的對話中,但在2010前南海情勢相對緩和時,沒被邀請參與對話一事,對台灣實質影響不大。可是當中國開始升高南海緊張,其後續效應導致了台灣在南海的存在感被壓縮,利益受到影響,能否參與對話就變得很重要。馬政府事事以不違反中國的主張與利益為主要考量,但台灣依然無法獲得中國的支持成為對話一員,且當中國在南海升高緊張情勢時,台灣對此提出任何的不同意見還會被視為破壞兩岸互信,讓南海議題成為影響兩岸關係的重要因素,使得蔡政府也無法完全擺脫這道陰影。這都是馬政府所立下的惡例。
 
國際政治固然是實力的交鋒,但台灣作為在美、日、中、俄等大國環伺下的中型國家,必須善用國際法理與日趨重要的國際治理趨勢,以支撐台灣的主張,與伸展台灣的國際地位。我們在南海議題說到要遵守國際海洋法,相信裁決出來後,外交部應不至於重複馬政府對國際海洋法仲裁庭「不承認也不接受」的立場,蔡總統在就職演說也提到要「擱置爭議、共同開發」,還說因為自己是在中華民國體制所選出來的總統,因此會捍衛領土與主權。但這些到底是什麼,特別是在什麼地方會與馬政府的主張出現差異,以及在其他問題上,諸如十一段線/九段線的意義到底是歷史性水域(領海說),還是島嶼歸屬線?由於太平島在1952年4月舊金山和約生效前,都還算是日本領土,因此我們對太平島的主權主張與舊金山和約的關係是什麼?此外,不在南海主權爭議中的東沙島,我們的主權主張是根據什麼等?都需要進一步深究。
 
這些都只是對島嶼的主權主張,但除了島嶼的主權主張,還包括鄰近海域的所有權及管理等議題。除此以外,我們還要注意台灣對南海的主張,與台灣對釣魚台及其他類似爭議的主張,不能有法理的不一致。我們對不同爭議可有不同的根據,但千萬不要出現我們在南海議題上有否定別國的論理,卻把這些在南海議題上被我國否定的論理在釣魚台或其他爭議上變成我們的主張之情形。
 
話說回來,中華民國身份對台灣的國際生存的損益得失是應該可以理性討論的,過去這些討論被所謂「族群爭議」的口水淹沒,好不容易等到現在,如還讓這些討論被對兩岸關係的關切所掩蓋,只會導致我們對國際法工具的付之闕如,反而是對台灣國際生存形成更大的限制。
 
由於政府有其延續性,馬政府過去的作為會成為其他國家對台灣現任英政府衡量的準繩,這不是直接改變或全不認帳就可以解決的。英政府可以對馬政府部分立場不表示意見,如想要提出自己的主張,也需要等待適當時機。但由於這個議題不會因六月裁示結束後就消聲匿跡,可能還會持續有爭訟的判例,同時,我們也不能排除越南之後採取菲律賓作為的可能性。因此建立一個屬於台灣自己的南海主權論述,對於面對這個問題長期化的處理,實有其必要。
 
本文為提供給《民報》的專欄文章,於2016.6.12.刊出,網址
2016-06-16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