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陳博志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是誰得到新印鈔票的好處?

 增加貨幣量的不同途徑有不同效果

最近很多國家都用QE等方式來大量發行鈔票或貨幣,增加出來的這大量貨幣是誰拿去用是很有趣的問題.教科書在談貨幣政策時總是直接說貨幣供應量增加了會有什麼影響但卻很少說明它是怎麼增加的。而實際上貨幣量要透過一些途徑才能增加,從總體經濟學來看,不同的途徑會有不同的效果(陳博志,2014)。而從個體經濟學來看不同途徑下得到好處的人也不相同。總體經濟模型總是忽略這些詳細的地方,因此也忽略了貨幣金融政策的很多可能效果和用途。這就是本文要討論的重點。

個人或政府印鈔票是由全民來承擔成本

如果有人可以自己印鈔票或是鑄錢來用,那他自己馬上就得到這筆錢的好處。譬如中國漢朝時吳王劉濞和商人鄧通自己鑄造通用的錢幣,就得到了很多財富。而結果造成的物價上漲成本則由全民承擔。現代除了印偽鈔的人,一般人已經不能自己印鈔票來用。所以這種途徑可以不談。不過有些政府仍會自己印鈔票來用。國民黨政府在中國大陸時即曾經這樣做,近年辛巴威更以大量印鈔票來花用而出名。這種做法是政府或執政者把新增的錢拿走用,而由全民承擔通貨膨脹的後果。正常國家是不能這樣做的。

正常國家必需比較麻煩一點,先發行公債,再把公債賣給央行或一般銀行以取得新增的貨幣來用。政府雖然得到這筆錢但也同時要承擔公債的負債,而且公債的發行總量也受到法令的限制。政府既未得到沒成本的好處,也不能為所欲為。政府在短期內仍然得到可以花更多錢的好處。只是當這樣增加的貨幣很多時,造成的物價上漲仍是由人民和持有該國貨幣的外國人承擔。

外滙增加會造成的貨幣增加是外國政府獲利

台灣過去幾十年讓貨幣增加最主要的途徑是金融體系國外資產的增加。以2015年為例,全年廣義貨幣供應量增加21871億元,其中因為金融機構國外資産淨額增加而造成的就有14509億元。這種增加的途徑是人民透過貿易出超或外來投資等方式取得外國貨幣或外滙,再把外匯賣給金融機構而取得新台幣,或者外來投資者拿外滙向金融機構換成新台幣,再以新台幣來投資和購買股票。所以這新增的錢是人民用外匯或股票等其他東西換來的,人民並沒有得到額外的好處。得到好處的其實是外國政府,它們憑空發行的錢換走了我們的出口或股票,我們雖然也得到他們的貨幣、存款、或債券,但現在的情況是我們只得到很少的利息,而他們的貨幣若貶值,我們就會受到損失。

低利率時借到錢的人得到利益

台灣貨幣供應量增加的第二大途徑是金融機構對民間放款和投資所新創造的信用。我國2015年廣義貨幣供應量的增加中有1O629億元是對民間放款的增加所造成的,可見信用創造在新印鈔票的過程中也是很重要的途徑。不過借款要付利息也要還本,因此借到錢的人並非無條件得到新印的鈔票。但當利率很低甚至實質利率是負的時候,借到錢的人就等於可以用很低的成本甚至得到補貼來用這筆錢,因此就會得到新印之貨幣的利益。如果借錢的人最後倒帳不還,他們當然更是得到印錢的利益。

放款集中在既有企業和資本家是不公平的

而若把某一類借錢的人當成一個整體來看,若整體借錢的餘額一直增加,這群人整體而言就像是不用還錢而愈借愈多,也就是一直把新印的錢拿去用而得到好處。例如放款對象若主要是既有的企業和資本家,這群人就會比一般人得到更多新印鈔票的利益。而這會有使所得和財富分配更不平均的效果(陳博志,2015)。由此看來,不只貨幣增加的不同途徑有不同的效果,同一途徑給不同人的效果也不同。

借錢不還的人得到最大利益

從新印鈔票得到最大也最不公平之利益的人,就是那些借了不還的人。1990年代我國泡沫經濟和放款超快速增加的結果,到2000年一清點,銀行因而產生的呆帳竟逾兩兆。也就是有些人在1990年代藉新印鈔票或信用創造拿走了國家人民兩兆的錢(陳博志,2011)。有的銀行經營者一家可能就拿走了幾百億元。在低利率時期以及在借錢不還的情況,信用創造這種增加貨幣供應量的途經可能比政府把新印的鈔票拿去用更不公平。

中國近年有多次放款超速增加的情況,例如2008全球金融海嘯之後,中國貨幣供應量的增加甚至遠高於美國。而這些新放款有很多是被官方或特權機構借走,其中又有不少是做了不當投資甚至被貪污走,因此後來就出現鉅額的呆帳。這代表很多新印鈔票的利益是被特權階級拿走或浪費掉。

直升機撒錢也不公平

經濟學家並非不知道貨幣要透過某些途徑才能增加,但是因為要明白表現這些途徑有些麻煩,因此常常把它忽略掉。不過也有人知道該講清楚。例如Don Patinkin 就曾經假設説新增加的錢是由飛機上撒下來的(Don Patinkin1956)。沒想到最近因為QE的成效受到質疑,而有些國家政府負債也已似太高,因此有些人主張可以用直升機撒錢的政策,或是由政府直接印鈔票來用。這種做法當然是譲直接拿到錢的人得到最大利益。真的用直升機撒錢時,撒錢的地方體力較好及事先知道的人會拿到主要的利益。因此也並不見得公平。政府直接拿新印鈔票去用的情況之利益則要看政府怎麼花錢而定。但在任何情況,原來持有鈔票和用貨幣計算之債權的人都會受害。

政府印錢來用恐會愈印愈多

政府自己印鈔票來用是傳統教科書期期以為不可的事。因為歷史上這個門一開通常就關不起來,而且會越來越大,最後多以超級通貨膨脹、貨幣制度崩潰、甚至政府瓦解來收場。所以經濟學家和教科書多告誡説不可以這樣做。不過也許除了辛巴威之外這種歷史已經久遠,所以很多人已忘了它的教訓。也可能現在很多政府、官員丶和學者已經束手無策,所以才病急亂投醫。

假設我們相信政府可以自制,或是有嚴密的法規制度來限制,所以政府一定不會印太多鈔票而造成惡性通貨膨脹,則政府直接印一些鈔票來用而減少舉債確實是可以的。不過就算相信政府會守規矩,印鈔票來融通財政赤字的長期效益可能仍然很有限。在Robert  Mundell1965)的一個理論模型中,政府印鈔票來用要造成50%以上的年通貨膨脹率,才能提高1%的經濟成長率。所以由長期均衡的觀點,用印鈔票和通貨膨脹來融通財政赤字以促進經濟成長是不划算的。主張讓政府印鈔票來用的人或許是假設政府只是偶而這樣做一次,但實際上政府以為偶而才做一次的不當政策常常會變成慣例。

能嚴格限制之少數用途或許可印一點點錢來用

如果我們真的要印鈔票來用,應該用在對社會很有利而且不會一直變大到造成太高通貨膨脹的用途。例如在遇到像921地震那種真正幾十年才會發生一次的大天災時,也許可以有一部分重建經費可用印鈔票的方式來融通。在嚴格限定的條件下,也許也可容許用佔貨幣量一個小比例(例如1%以下)的新印貨幣來充當幫助弱勢者或者其他社會公益的經費。索羅斯(George Soros2002)即曾主張IMF應可發行SDR來提供全球的發展援助與公共財。

將新信用和放款導向創新創業公平且可讓貨幣金融政策有效

相對於直接印鈔票用於特定用途之可能爭議,放款或以信用新創造出來之貨幣流向的規劃應更為可行。新創的信用或放款若多交給既有企業和資本家,如前述是不公平且可能使所得分配惡化。但若是多交給新創的事業特別是創新者,則可能促進經濟發展和更公平的所得分配(陳博志,2015)。多年來我也一直主張放款應多支持國內投資,因為這不只可增加未來生產力,也可以降低出超和貨幣升值壓力(陳博志,1993)。而放款若多流向不動產和投資事業,則會造成泡沫經濟。

上述說明顯示,即使貨幣供給量的增加量或者信用擴張的金額不變,它們的流向不同時就會有不同的經濟效果。目前因為全球化和極低之利率,很多人認為貨幣政策的作用已很有限。但這應是只由總體經濟模型來看的結論。若仔細考慮貨幣供給增加的途徑,即可發現透過不同途徑和流向的選擇,也就是若採用合適的金融政策,貨幣金融政策仍可有影響和促進經濟發展的作用。

 

相關文獻:

[1]陳博志(1993),對資金流向管制之建議,收錄於梁國樹教授政策建言集1,貨幣金融政策建言,台北遠流出版,1997pp.83-86

[2]陳博志(2001),泡沫經濟與金融安定,收錄於吳榮義編,台灣金融的未來,台北,新台灣國策智庫出版,pp.23-45

[3]陳博志(2014),貨幣量變動的原因不同效果也互異,貨幣觀測與信用評等,107期,pp.325

[4]陳博志(2015),分配不均也要從根本原因改善,台灣經濟研究月刊,381

[5]Mundell, Robert(1965)”Growth, Stability, and Inflationary Finance: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73(Apr 1965),pp.97-109

[6]Patinkin, Don(1956)Money, Interest, and Price, Evanston,I11

[7]Soros, George(2002)George Soros on Globalization,中譯本,索羅斯論全球化,台北聯經出版

2016-10-05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