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博志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消費券離成功有多遠

  政府在1月18日發放了消費券,而且從當天開始就努力宣傳說消費券政策成功,不少民眾可能也被政府宣傳引導而認為政策成功。然而消費券政策是否成功,目前實證上還無法判斷,政府和媒體所提的成功之證據,幾乎都和這項政策能否成功無關。

  對很多一般民眾而言,能平白拿到3,600元當然是件高興的事,政府也因而可得到收買人心的效果,但這並不是關心國家的人判斷政策成效的標準。大家都知道政府發消費券這852億是舉債而來,將來子孫是要還這筆債的。因此判斷消費券成功與否,並不能只看它是否有效果,而且足以彌補負債增加這項成本。

  而政府主張要發消費券的原因是要提振景氣,在野黨和很多民間人士則希望消費券能幫助貧窮弱勢的民眾。因此消費券若要成功,不只是要提升國內的生產和就業並改善弱勢者的生活,這提升和改善的程度還要大於把這筆錢用在其他政策的效果。換言之,我們要先知道消費券使總消費增加多少,其中有多少用於國產品或國內服務而增加多少國內生產和就業,這些增加的生產和就業又有多少由弱勢者得到,才可知道消費券政策的效果。而目前消費券尚未用完,人民是否會因用消費券買了東西而把本來要用的現金存下,以致總消費增加不多,更要等消費券用完一段時間之後才能知道,因此政府急著說政策成功,是沒有依據的宣傳。

  馬政府宣稱消費券政策成功的一個重要理由,是第一天就發出去91%。發到95%時,馬總統又以此數據來證明政策成功。然而這是一個發錢給人民而不是要人民來工作或捐獻的政策,絕大部分人趕來拿錢,只能說很少人拒絕領這筆錢,豈可說是政策成功?我們隨便拿一萬元到街上亂撒,也都會100%被搶完,難道也可說是政策成功?

  開始發放的次日,媒體多以三C賣場生意大增來表示政策成功,但這也不正確。當天適逢過年假期前最後一個週末,而且只有星期日放假,因此賣場生意必然較好。馬政府挑過年前發放消費券,好的一面是讓窮人較好過年,壞的一面則是容易把過年的因素混在一起,而更難評估消費券的效果。

  這些大賣場的生意即使真的變好,它也可能有很多是替代性的消費。一種替代是人民因為急著把和現金不同,不找零,而且小商店也可能不收的消費券用掉,因此到大賣場一次把未來一段時間要用的東西買起來。這乃是目前消費支出替代未來消費支出,所以要看消費券是否提振景氣,還要看未來消費是否減少,將整年的消費變化加在一起看,才能知道消費券增加多少總消費支出。未來都還沒到,政府就急著宣佈政策成功,有點像是先喊先贏。

  另一種替代是人民因消費券較難在小店和攤販使用,而將原向小店和攤販買的東西改到大賣場買。若是這樣,大賣場生意的增加不只不是總消費的增加,還對弱勢的小店和攤販造成傷害。而據瞭解,目前已有不少小商店感受到生意減少的現象。

  而由於大賣場特別是三C賣場的產品多為進口品,因此消費券若多增加這些地方的生意,其創造國內生產和就業的效果也就相對減少。消費券設計上不利於小商店和攤販的性質受到很多批評,政府不該未去瞭解和關心小商店和攤販所受的傷害,而以大賣場、百貨公司、以及連鎖店的生意來評估消費券的效益。

  馬總統和劉院長鼓勵人民消費券不要一次全用掉,而是每次消費只用一張。把這種做法說成較有效果,乃是一種愚民政策。消費券的效果要看總消費增加多少。馬總統若一共花十萬元,不管是其中一次用掉全部消費券而其他多次都用現金,或每次都混用現金和消費券,其對經濟的效果都完全一樣,就是十萬元的消費支出。若這樣分著用會更有效,當初政府何不把消費券都印成十元一張?愚民到這程度,真讓人為國民的品質擔心。請大家記住,真正的關鍵在於支出增加多少,而不是有多少支出是伴隨著消費券一起支出。而這也表示,政府官員和消費券同時用掉的現金若來自其特支費、國務機要費,乃至其他本來就要支用的財源,這些現金支出都不是全國總支出真正的增加,而只是官員的消費秀而已。

  官員也建議大家收到消費券後再拿出來用,多用幾次讓消費券的效果更大。這也是愚民的說法。關鍵還是總支出有沒有增加,以消費券代替現鈔,就和以硬幣代替紙幣來支出一樣,沒有什麼增加社會總支出的效果。

  消費券真正增加總支出的效果,主要來自人民多得到這筆收入而有較高能力消費。但對大部分不窮的人而言,這影響很小,外國的經驗每發百元消費券可能會增加30多元的總消費。這是很多人主張消費券應排富而發給窮人的原因,可惜政府不聽。而這種效果一定要一段時間之後觀察未來消費的變化,並剔除其他因素的影響之後,才能估算。政府現在就急著說有效是沒有依據的,而且可能讓人懷疑未來正式的評估報告是否是先有結論的假研究。

  消費券另一個增加支出的效果,是廠商配合所做的打折宣傳。這其實就是限制性的降價,理論上會有點效果,但政府只要發行折價券讓廠商有個打折的依據,就可有類似效果,不必耗掉這八百多億。而打折的效果也不可高估。大部分打折的生意仍是原來就會有的生意,只有一小部分是較低價吸引來的。沒有消費券政策,廠商也很可能會自行打折降價促銷。而很多配合消費券的打折只是生意的噱頭,有很多店用現金買也可得到同樣折價。有賣場說用3,600元消費券送36,000元,有房屋業者用3,600消費券房價就可折價,任何有點經濟頭腦的人都知道這麼好康一定不是真的。

  地方政府為搶消費券生意而提供的獎勵,也和廠商的促銷活動一樣有一點點效果,但獎勵的比例更低,所以效果更小。而這類促銷花招招來的生意多是本來別的地方或別的商店的生意,增加全國總銷費的作用遠比他們自己生意的增加來得小。台中市的抽獎搞得很熱鬧,年後有五億元發票參加抽獎時,很多媒體都說台中市吸金五億。但當時全國商店拿到銀行兌換的消費券已逾百億,也就是消費券至少已用掉一百億,照台中市的人口和市場規模,台中分到的本來也該超過五億。所以把參加抽獎的五億稱為台中吸金的成效,也可能是誇大的。

  由此看來,消費券的成效已被嚴重誇大,政府和研究機構應在資料更齊備之後,更客觀嚴謹地分析我國總消費、生產、就業、以及弱勢者到底從這次消費券得到多少幫助,並和把這次錢用於公共建設或用於救助貧窮弱勢者的政策相比,來看看消費券政策是否正確。政府不該為了想再發一次消費券而亂宣傳誇大消費券的效果。而且不管如何,為了財政穩健,避免債留子孫更多,政府實在不該想再發一次消費券。

2009-04-14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