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博志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解析兩岸經濟合作的利弊得失

  馬英九總統和他的團隊最近用了CEPA,CECA,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等等名稱,強力要和中國簽訂某種合作協議。他們說這是兩岸經貿關係的正常化,是和國際接軌,又說若不簽這協定,台灣會有外資風暴,會被邊緣化,後果不堪設想,然而他們這些說法都不是事實。

  國際間正常的經貿互惠水準就是WTO的所謂無差別原則,或是最惠國待遇,WTO會員答應給某個國家的優惠,原則上也必須給WTO其他會員國同樣的優惠。以往我國對兩岸的直航有所限制,所以可說我們給中國的待遇不如給其他WTO會員(即WTO-)。換言之,三通直航不管對台灣是否有利,確可稱為兩岸經關係的正常化,也就是做到較合WTO標準的互惠。也因此直航雖有政治顧慮,民意支持度還頗高。

  但在兩岸已經三通直航之後,現在若和中國簽合作協議,不管它叫什麼名稱,一定都是要給對方一些沒給其他WTO會員的優惠,這其中也必須包括絕大部分產品在彼此之間的貿易全免關稅。所以任何協議都會使我們給中國的待遇優於給其他WTO會員國的待遇(即WTO+)。這也就是說我們要對中國比對其他WTO會員更優惠和更開放,因此也將更緊密或更依賴。這絕非正常化或國際接軌,而是更偏向中國。很多人民其實是感受得到政府已從兩岸正常經貿關係走向特別傾向中國的政策,因此近來的民調對政府更進一步向中國開放的政策已充滿疑慮。然而馬政府卻似想欺瞞人民,而把這種絕對是特意偏向中國的政策,謊稱為正常化或國際接軌。

  不過就算是對中國特別優惠,只要對台灣經濟有利而不傷害台灣的主權和自由民主,很多人仍會樂觀其成。但馬政府大概也說不出和中國簽合作協議的真正效益,因此反過來才說如果不簽台灣就會被邊緣化,後果不堪設想。他們說的這些傷害,卻都是誇大的。   經貿開放及合作一定有利有弊,但馬政府談到對中國開放之政策時,卻一向誇大其利而隱匿其弊,這次CECA的問題更是變本加厲。例如:馬總統一再說直航可以幫助台灣農產品更方便地賣去中國,卻故意忽略中國農產品也更容易賣來台灣,而中國賣來台灣的農產品和農產加工品都超過台灣賣過去的五倍以上,因此雙方都更方便之後,中國多賣來的數量也可能比台灣多賣去的高出五倍以上,台灣農民反而會失去更多生意,而馬總統卻欺騙人民說直航對農民很有利。

  馬政府說,東協加一和東協加三的自由貿易市場將要形成,他們互免關稅而我們不能加入這市場將被邊緣化,台灣會面臨外貿海嘯,而兩岸的CECA化解台灣的這個困境,甚至是台灣的救命丹。尹部長說不簽ECFA則大陸市場等於拱手讓人,馬總統說不簽就會喪失競爭力,今天不簽明天就會後悔。然而這種說法有兩大錯誤:東協加三對我國的傷害不如他們所聲稱的那麼大,而和中國簽CECA並不等於我國加入東協加三,我國產品在其他國家仍然會被歧視。

  東協加一或加三確可能使我國一部分產品因為要納較高關稅而處於不利的競爭地位,然而我國半數出口品是電子資訊產品,這些產品因為各國已簽資訊產品免稅協定(ITA)而免關稅,因此不受其他國家之自由貿易協定等區域合作的排擠。我國對東亞國家的其他出口品也多是供各國外銷的原料和零組件,而各國都有外銷退稅,因此等於是免稅。而東協加三等組織也未將所有產品納入免稅範圍。所以把這些不受影響的產品剔除之後,東協加三雖然會對我國造成一些傷害,但據學術機構所做的各項估計,傷害多小於GDP的0.2%,把損失估的最高的研究也損失不到1%,並不會使台灣經濟遭到重擊,更不會因而難以發展,所以我們不必為此而犧牲國家其他的重大利益來換取CECA。

  但是,因絕對損失金額仍達數百億,因此我們應對拒絕我國加入東協加三,而使我國蒙受此損失的中國政府提出嚴重抗議。但馬政府不只不抗議,還屈服於中國的威脅,配合中國阻礙我國與他國合作的策略,想簽訂CECA以加強與中國的合作。而和中國簽訂CECA只能讓我國某些產品免稅進入中國,出口至其他東亞國家仍需納較高關稅,換言之,我們不只得不到其他國家的市場,反而要更加深對中國的依賴。所以,即使東協加一或加三對我們造成傷害,我們的對策與我們該和中國談判的也是加入東協加三,不是只和中國簽CECA而加深對中國的依賴。

  馬政府現在也和講直航的利益時一樣,故意隱匿和中國合作的傷害。各種合作協定都是雙向的,中國對我們開放,我們也要對中國開放,但馬政府都只講前者之利而不講後者之弊。依經濟學中的國際要素價格均等化定理,當兩國極密切往來時,兩國的生產要素價格將會拉得更接近。以前我國和美國密切往來,所以工資被往上拉,現在若和低工資的中國密切往來,工資將會被拉下去,而這過程將會產生大量失業。近十多年和中國的往來已出現這個後果,若再和中國更密切而不能和美日等先進國家也更密切合作,失業和工資下降的問題將會更嚴重。因此,我們應優先和美日等國簽FTA,而不是只和中國簽CECA。特別是因為農產、農產加工品、以及許多中小企業的產品具有風俗文化或習慣的特性,其他國家產品較難打入我國市場,但中國產品卻因生活風俗語言之相似性,而較易賣進來。所以對中國大幅開放將對農民、勞工以及中小企業造成大幅衝擊,並造成更嚴重的失業問題,以及使得所得分配惡化。

  政府以和中國協議內容仍未定案來逃避民間更具體的批評,但前文已指出,不管內容如何,這類協議都是要給中國比給其他國家更大的優惠,也就是高於WTO的標準待遇(WTO Plus)。而在以往我們因為有不完全直航等限制,因此給中國的是低於WTO標準的待遇(WTO Minus)。但在有點對中國不利的政策下。我國出口仍有百分之四十賣去中國,依賴中國的程度遠大於其他國家對中國的依賴。這就是把多數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而可能有很大的風險。這次國際不景氣我國受害最大的原因之一,國際媒體就指出是因為對中國依賴太高所致。而馬政府不知悔改,還要給中國高於其他國家的開放和優惠,就是要把更多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卻騙人民說不是向中國傾斜,而是接軌國際。

  除了上述經濟問題,政經互動上只和中國簽更是走向一中。只和中國簽CECA就是給中國高於其他國家的開放和優惠,而我們也在其他國家被排擠而只能往中國發展。這當然就會更依賴中國。江丙坤先生說依賴中國並非壞事,中國不再需要台灣才要擔心。這句話可說沒錯。問題就在我們更依賴中國之後,將更怕中國不需要我們,因此中國可以利用減少生意或經濟制裁來威脅我們的廠商和政府。中國早就明講兩岸經貿往來的目的是要造成祖國的統一。中國的策略就是「以經促統、以商圍政、以民逼官」。因此,對中國更高的經濟依賴就是被逼向統一的途徑,任何人若說依賴中國不是壞事無關政治,良心過得去嗎?馬政府官員說其他國家簽FTA並沒有走向統一,也是欺騙人民的可惡說法,人家外國都相互尊重而沒有人要以經促統,經濟合作當然就不會變成政治統一或被併吞。中國都早已明講其策略,還講經濟依賴中國沒關係或和政治無關的官員,都應該被彈劾。

2009-04-14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