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博志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黑貓白貓偷吃魚的ECFA就是壞貓

  馬總統在電視上為連名稱內容都講不清楚的政策辯護時,引述鄧小平先生的話說,黑貓白貓會抓老鼠的都是好貓。馬總統從競選時的兩岸共同市場到後來的 CEPA、、CECA、ECFA和兩岸經貿綜合協議等等,不同名稱的那個東西到底是不是一隻好貓,不是引述一句鄧小平一句話就可以說服人民。從學理、經驗、以及馬政府的主張來看,這隻貓非但抓不到馬總統所講的老鼠,還會把我們的魚偷吃掉,所以不管叫什麼名字,都是一隻壞貓。

  ECFA或CEPA這東西的缺點,輿論已有許多評論,我在這專欄也談過幾次,然而馬政府卻未針對批評提出反駁,或者修正他們的計畫,反而是用更多的錯誤資訊來誤導人民,而且更堅定說無論如何一定要簽。這種心態已經違反了民主和科學的精神。

推行政策不可違反民主精神

  先說違反民主精神的問題。面對在野黨的批評及對政策進行辯論的提議,馬總統3月20日公開說,執政黨要對執政負責,若反對黨不同意就不做,那反對黨就變成執政黨了,因此不論朝野有無共識,都要和中國簽ECFA。他說若要辯論,選舉時已經辯論過了,選舉也選完了。他這種態度好像是說,選舉選贏的政黨就可以為所欲為,不必管輿論和在野黨的看法。照這說法,那我們也可以不要有國會,不要有輿論和民調,馬總統也更不必一再說要和民進黨蔡主席見面對話,選出誰當總統就由他獨裁四年好了。

  不管任何選舉,候選人和政黨通常都有很多政見,人民是比較不同候選人的眾多政見之後,甚至比較候選人的許多個人因素之後,而決定投給某個人。因此投給某個人並不表示支持他所有的政見,當選人之許多政見很可能並未得到多數選民的支持。而選舉時很多政見也很粗略,人民根本沒機會詳細評估。所以馬總統把他當選解說成他政見中所有的項目都已得到人民同意,是很不瞭解民主政治的態度。更何況就算照他的解釋,那人民所同意的乃是他現在辦不到的633,他是否要辭職謝罪?他的政見中也沒出現過ECFA這種字眼。包括ECFA在內,馬政府上台以來政策面對各種批評時,常說是宣傳不夠要加強溝通,也就是不承認政府有錯,而是想說服人民卻不認為人民也可能更有道理。現在馬總統更說不必理會在野黨的看法,這種高高在上的心態實在非常反民主。

推行政策也不可違反科學精神

  接著來談違反科學精神的問題。馬攻府即使喜歡獨裁,一個好的獨裁者在決策時也仍要依科學的態度來找出他認為最好的政策。然而馬總統不顧民意的態度,使他也不顧科學和事實。

  我在其他文章曾詳細說明ECFA這個東西透過國際要素價格均等化定理、中國的不公平產業政策、中國產品的進口、以及我國產業的外移,會對我國許多勞工造成傷害,並使我國工資更快速和中國拉平,也就是被拉下去。馬總統不回答這類質疑,卻逆向操作,反而拿出一份研究報告中的數字說,中國和其他東亞國家的結合,會使台灣失掉11萬4千個工作機會,很多產業面臨生死交關,所以非趕快和中國簽個什麼東西不可。

  然而這項數字是嚴重誇大的。我曾公開指出,即使採用該份報告的理論模型,只要改用更符合實際情況的資料,中國與東亞國家的合作對我國就業造成的傷害並不到馬總統引用的數字之二十四分之一。換言之,若改用較確實的數字,馬總統急著要簽ECFA的原因就會消失。然而馬總統不只未因而停止推動ECFA,馬政府也未對我的具體評論提出任何答覆。大部分媒體不願報導我的評論,政府反而取消了一項我可能參加的討論會。這樣反科學討論的態度,使人更懷疑馬政府無論如何都急著要簽ECFA,是否有其他不可告人的原因。

研究報告的假設條件脫離現實

  馬總統引用的那份研究假設中國對東協及日韓的關稅由9.1%降為零,而我國出口品則仍要納9.1%的關稅,所以我國產品相對變貴很多而賣不出去。但實際上有些高關稅的產品貿易量很少,加工出口用的進口品又可外銷退稅,所以中國2007年名目平均關稅率9.9%,而實際所有進口品的平均稅負僅1.95%。我國出口品因為用於加工出口的特別多,在中國面對的實際關稅率僅約1.77%。所以東協產品進入中國之關稅即使都降為零,我國產品也只是相對貴1.77%,而非研究中假設的9.1%。這差別使該研究的失業人數高估近五倍。

  另一方面明年要發生的是東協加一的一部份而已,只有東協產品得到優惠,但該研究是假設東協和日韓都得到免稅的東協加三,因此影響比東協加一大了五倍。而東協加三是否能成還是未定之天。兩項高估合計,東協加一對我國的影響只有馬總統所用的11萬4千人的二十四分之一。何況實際上東協加一或加三都不包括全部產品,有10%的產品仍可以維持高關稅,所以會員國的關稅並非全部降到零,這又會使我國受到的傷害比二十四分之一更小。

  而該研究的方法本身也會高估失業的衝擊。該研究的方法是經濟學上所謂部分均衡分析,即未考慮其他可能調整。它假設東協增加的出口都是來自其他國家出口的減少,而我國廠商則完全據以減產和辭退勞工,既不會設法升級競爭,也不會改賣其他地方,又不會改生產其他東西,失業的勞工也不會找其他工作,政府也沒有任何政策來協助廠商和勞工。但政府若非太笨一定會有對策,廠商和勞工也一定會應變,所以實際上所受的衝擊會比二十四之一還小很多。

  馬總統不去瞭解研究報告上的假設,看到一個數字可以支持他的政策主張,就隨便拿來做政治宣傳,是很不尊重學術研究的態度。而在我具體批評之後,馬總統仍繼續用這個不恰當的數字來做宣傳,馬政府也可能又要另外去拼湊出一些其他數字來宣傳,而不正面回應批評,或者承認錯誤。

  依這種反科學和民主的心態,他們當然不會在意輿論和在野黨的批評,也不會在意簽了ECFA台灣反而會失去更多工作,也會失去更多自由民主的問題。會失去更多工作的原因我在之前已在看雜誌23、24期做了分析。而簽了ECFA將使台灣經濟更依賴中國,因此政府和廠商也將更容易受到中國的脅迫,以致不敢說中國不喜歡聽的話。這當然就使台灣的自由民主受到傷害,也使台灣失去促進中國民主化的力量。

香港前車之鑑不遠

  這種效果已可由目前我國和香港的情況看出來。我國是個政治意見很多元化的地方,家人夫妻的看法都可能不相同。但有關兩岸政策,在中國之台商的公開意見幾乎都相同,他們甚至對總統大選的意見也只有一種,原因何在?當然是因為怕中國政府找麻煩。香港97之前很多學者以為馬照跑舞照跳,回歸中國沒什麼關係,但97之後他們發現批評中國的文章在媒體漸漸登不出來,原因是老板或者廣告客戶要在中國做生意,不能得罪中共。據說我國有些媒體目前也有這種傾向。所以簽了ECFA而更依賴中國的結果,我們也會失去自由和民主。

  要降低依賴中國所造成的傷害,我們至少必須和其他國家也簽FTA之類的更密切合作協定。然而馬總統已明講,我們因為中國反對而無法依WTO會員的權益與其他國家簽這類協定。輿論主張馬政府在和中國談判時應先要求中國承諾不阻礙外國和我國簽約,但馬政府卻不願這麼做。馬總統反而說,和中國簽是和外國簽的必要條件而非充分條件,也就是和中國簽了也不一定能和外國簽。由這種話看來,馬政府完全不敢向中國爭取合理的權益,只是一味屈從中國對我們的封鎖和矮化。這樣的ECFA既無法讓我們免於中被中國孤立,又會造成就業和產業的流失、增加依賴中國經濟的風險,並因而失去更多自由民主。所以它是捉不到老鼠而又偷吃魚的貓,不是馬總統口中的好貓。

2009-05-05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