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博志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當前財經政策與貧富差距的真相

一、貧富差距形成的六個階段

  貧富差距是個難以完全消除的現象,但政府可針對形成貧富差距的各個因素採取對策,以降低貧富差距,或降低貧富差距對人民可能造成的傷害。貧富差距形成的過程可大致分成六個階段來觀察,而政府在不同階段都分別有些政策手段可以運用。

  貧富差距最初始的原因是人生而不平等,有人生在有錢人家或擁有較好的天賦,有人則相反,因此即使後來的環境和機會都相同,有的人還是較可能富有或較可能貧窮。其次,在生來的條件下,得到較好教育和成長環境的人未來也有較好的發展基礎。第三,每個人工作、投資的機會、以及運氣並不相同,沒有機會的人自然很可能較窮。第四,政府的租稅和財政政策可以進行所得重分配,而縮小實際貧富差距。第五,社會保險制度可以避免人們因為意外因素而陷入貧困。第六,政府和社會的救濟,可以使貧困無以為生的人能活下去。這六個階段都有相關政策值得討論,不過本文將以工作和投資機會為重點。

二、家庭所得與要素價格的關鍵

  家庭的所得主要來自家庭擁有的各種生產要素之所得,而後者又決定於家庭擁有的生產要素之數量,以及各生產要素的價格。經濟學上把生產要素簡單區分成人力、資本、土地、以及企業家精神四類,每個家庭或個人擁有的四種生產要素之比例並不相同。基本上窮人主要只擁有人力,而有錢人則擁有較多資本和土地。至於企業家精神雖然人人可有,但實際上企業家精神常要有資本配合才能發揮出來,因此有錢人家的企業家精神也常有較多發揮及獲利的機會。

  於是當國家的政策讓資本和土地的報酬上升,或者讓企業的利潤上升時,基本上是對有錢人較有利而可能擴大貧富差距。反之當政策是對人力報酬較有利時,所得分配較可能得到改善。政策若是讓各生產要素在每個人之間的分配更平均時,所得分配也可以更平均。但我國最近的政策似乎與這些方向背道而馳。

三、政府不該鼓吹不動產泡沫

  我國幾十年來的土地政策對窮人相當不利。政府未做好土地規劃,致使都市工商和住宅用地常顯得不足。地主和投機者可以把土地放著不用或特意炒作,而使地價高漲。結果一般人民辛苦賺到的所得有一大部分必須用來購買住屋,而地主階級、開發商、以及炒作者則獲得龐大利潤。這是我國財富及所得分配不平均的重要原因。而地價的偏高也使產業國際競爭力相對下降,甚至助長產業外流。這又都對弱勢勞工相對不利。

  而在這不公平的基礎上,1980至1990年代以及去年大選之後,有人又特意鼓吹不動產泡沫經濟,使不動產價格大幅上漲。雖說我國80%以上的家庭都有自己的房子,但土地資源的分配實際上仍很不平均,一般人雖可分到一點地價暴漲的利益,但有錢人還是拿走多數利益。所以不管由於經濟穩定、國際競爭力,以及所得分配的角度,政府都應該避免助長不動產的泡沫,更不該利用中國炒樓團等等不實議題,來鼓吹不動產的泡沫。

四、證券市場要有公平投資機會

  證券市場雖是大家都可參與,但實際上有錢人的機會仍然大很多。大戶不只可以同時買多檔股票以分散風險,也常有內線消息,甚至可以藉資金炒作而獲利。相反地,散戶的獲利比率甚低,大部分人獲利都低於大盤。民進黨執政時推出ETF的政策,讓散戶也可藉購買基金而得到大致和大盤相同的報酬率,對財富較少的散戶已較為公平。   然而股市炒作和內線消息的問題仍未根絕。馬政府上任之後為求拉抬股市,又屢次以不實消息來欺騙人民投入股市。馬政府也訓令責任是要安全運用資金以保障人民未來生活的四大基金和保險公司進場救股市,而可能傷及弱勢者未來的安全保障。

五、要給非資本家更多投資機會

  企業家精神的發揮,甚至個人知識和技術的發揮,都常須有資本投資才能實現。若資本只屬資本家所有,或被資本家控制,則窮人的企業家能力和其他知識與技術的價值就可能無法實現,或者全被資本家及控制資本的人得去。資本主義發展初期,這種資本獨佔的問題造成了相當大的不公平。我國在戰後大量公營事業和金融機構都由政府控制,一般人能否投資及能否取得資金,都受政府影響。有不少特種產業的執照和公營事業代理權都是在不透明的情況下發給有關係或有辦法的人。銀行貸款也常要看政治後台。因此有很多不公平的情況發生,甚至也是目前貧富不均的部分原因。

  近二十幾年高科技產業的發展,也有很多資源和資金來自政府,或者來自公營的交通銀行等金融機構。而其中的決策也有很多不透明的地方。民進黨執政時設立興櫃股票市場,讓新興中小企業能以較簡單的條件取得公眾的資金,可以幫助非資本家的創業,也可讓一般人民有投資新興產業的機會,同時也可以協助國內新興產業的發展。馬政府努力的重點卻改為吸引台商回台上市,以及方便人民購買中國股票。這雖然也可增加一般買股票的人之投資機會,但因為它鼓勵的實質投資和生產是在海外,因此可能反而會減少想在國內投資創業者能得到的資金。

六、偏向資本家的政策使所得分配惡化

  國民黨原來標榜的三民主義雖然是偏向社會主義,但國民黨在台灣卻公認和資本家走得較近。多年來國民黨中常委都有不少資本家,國民黨的租稅政策對資本家有甚多優惠。而包括中國政策在內,影響國民黨政策最大的聲音總是來自資本家,因此政策也就難免偏向資本家。

  對資本家有利的政策若能增加國內投資和就業機會,勞工也許也可以分到一點利益,但對資本家有利的政策若是讓資本家把更多資本搬到國外,則勞工和窮人很難不受害。馬政府的兩岸政策就充滿這種問題。在兩岸政策方面,國民黨和相關人士的主張如「企業家最知道那裏較賺錢,所以政府不該管」,或如「企業或資金沒有祖國」之類,都是出於資本家和企業觀點,而非全民或勞工觀點的看法,因此政策也就偏重資本家在國內外的利益,而非全民在國內的利益。

  於是以讓企業降低成本而賺更多錢為理由的產業外移,造成了國內勞工的失業。台商在中國生產之產品和台灣產品競爭並替代台灣產品,使台灣產品的價格下降。國內投資和資本成長率的減緩,又降低了勞工生產力的成長率。這一切都降低了台灣工資的成長率。因此貧富不均的問題當然惡化。事實上資本家在海外所賺且放在海外的錢很多並未在國內顯現,否則貧富不均的情況可能更為嚴重。

  這種國際交流改變所得分配的現象,乃是國際經濟學中的國際要素價格均等化定理。即兩地經貿往來密切時,兩地相同能力之勞工的工資會趨於相等。我國以往和美國等先進國家密切往來,所以工資向他們看齊而快速上升。現在政府和資本家積極向中國往來,所以工資被中國或其他開發中國家拉下去。而由於中國等開發中國家資本仍較缺乏,因此資本報酬率常高於先進國家,兩岸密切往來也就可拉高資本的報酬而對資本家有利。

  現在政府要和中國簽更緊密合作的ECFA,中國卻不准我國和先進國家簽更緊密合作的自由貿易協定。因此中國把我國工資拉下去的力量將更大,卻沒有先進國家把我們拉上去的力量來平衡,我國的貧富差距可能更為惡化。

七、其他可能影響貧富差距的政策

  很多政策都可積極或順便改善貧富差距,但政府卻未努力去規劃。例如租稅制度常可具有所得重分配的作用,但馬政府的稅收政策不只未像美國那樣以促進就業為重要目的,反而大幅降低資本家的稅負,以及兩岸經貿往來的稅負。特別是遺產稅的降低明顯對資本家有利,但其間接對勞工可能的利益卻缺乏充分的證據,也沒有配套措施來促使其實現。政府以降遺產稅來吸引資金回流的目的,更像是要吸引資金投入股市以拉抬股價,所以還是為了資本家而非勞工之利。而贈與稅和遺產稅同樣降為10%,遺產中之土地免納土地增值稅的規定也未取消,兩者都對資本家提供了不必要而且不公平的減稅和避稅管道。 政府大幅擴大舉債的政策、企業紓困和全面保障存款的政策,未來都可能造成加稅或通貨膨脹等全民的負擔,而其中富人分擔的比例也相對較低,紓困的利益則當然大多歸於資本家。

  此外,由於物價上漲和經濟衰退,去年民進黨曾提出退稅濟貧的主張,但政府卻不同意。到了年底政府用了近900億元發消費券卻不願排富。政府還限制消費券不得找零,而且只有領有營業登記證的商店可以兌換。於是許多人為了不找零而去三C量販店和大賣場購買,弱勢者經營的攤販和小店反而失去生意。而那些大店中適合不找零的產品又有極高比例是進口產品。因此耗費900億元的政策,對窮人的幫助卻極少。試想當初若把這900億元分給150萬個最窮的人,每人還可分到6萬元,足以讓他們有一年的好生活,一年的貧窮問題和失業問題可以完全解決。而消費券這九百億元卻像是丟到海裏沒有什麼效果。由此也可見政府對窮人的問題之關心不如對有錢人的景氣問題之重視。

2009-05-05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