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博志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誰佔了中資來台的便宜

  政府開放中國大陸資金來台投資,國內有人欣喜有人擔憂。我們可由造成國際投資的各種經濟動機或目的,來分析各類來自中國的投資到底對我國是有利或有害。

  吸引投資的國家也就是地主國想要得到外人投資的第一個重要動機是自己的資金不足,要吸引外資來增加國內投資。中國過去二十多年就是這樣吸引到鉅額資金來幫助其經濟發展。資金也是我國幾十年前開始吸引外資投資時的重要目的。然而由於我國儲蓄率甚高,長期以來外國資金在我國投資或資本形成裏的比重或重要性都不大,我國絕大部分投資和建設都是靠本國人民的儲蓄。目前我國有數兆元過剩的資金,超額儲蓄的比例也遠高於一般國家,因此我國並沒有吸引外國資金來補充本國資金之不足的必要。所以從全國資金供應的角度,我們並無吸引中國資金的必要。

  但從個別企業的角度來看,有些企業因為經營不善等緣故,可能資金不足甚至要倒閉,而國內又沒有人願意投資。這些企業可能很想得到中國資金的挹注,因此它們也會大聲歡迎開放中國人來投資的政策。而既然國人認為這些企業不值得再投資,若沒有政治等特殊利益考量,中國人恐怕也不願投資這些台灣人自己不要的企業。因此值不值得讓中國人來投資,以及中國人願不願投資這些企業,都要看那些其他利益的考量。

  國際投資第二個重要誘因是技術。我國多年來歡迎外人投資的主要原因就是要他們帶來新技術,連當年讓麥當勞來投資時都希望它能帶來新的餐飲業經營服務水準和技術。我國許多廠商去矽谷投資的目的,則希望能從那裏帶回一些技術。中國除了軍事科技之外,其他產業的技術大多不如我國。因此我們很難期待中國的投資帶來技術,卻必須擔心中國藉著投資而取得我國產業的技術。

  原則上經營者也會防止自己的技術被盜走,但若廠商急需資金注入,或者經營者自己持股比例不高,外資都有可能藉入股取得控制權而得到技術。有些技術非一家廠商獨有,而是台灣產業共有,因此個別廠商也可能不在乎技術外流對其他同業所造成的損失。政府應該也會對一些重要產業的投資設限以防技術外流。不過即使在非高科技產業,也有很多實際經營上的技術或訣竅 (know how) 也值得防止外流,而這恐非政府限制可投資之產業就能防止。

  國際投資第三個重要的目的是突破貿易障礙,特別是投資國廠商突破地主國的貿易障礙。例如我國多年前限制日本家電產品和汽車銷到我國,逼使日本廠商來台投資生產,我們也就得到資金和技術。目前我國對中國產品仍有一些貿易限制,中國廠商也可藉投資來突破限制。但我國現在設限制的目的並不是要取得我國不缺的資金和技術,而是要保護國內廠商免受中國產品的競爭,所以這類產業讓中國來投資,將可能變成放棄貿易限制及對本國企業的保護。

  有很多產品本質上不容易貿易,因此這類非貿易財產業的國際投資也像是在突跛貿易障礙。到台灣的麥當勞和去中國的台南擔仔麵都是例子。從自由化的原則來看,這類中國產業如烤鴨來台投資似也無可厚非。但這類產業若國內供給已飽和,中國來的投資勢必要迫使一些本國企業和員工退出。而由於中國和我國風俗及生活習慣近似,因此中國進入我國這類非貿易財產業的可能性遠大於其他國家。中國許多企業規模極大,非市場經濟的制度和政治支持使有些企業可以不顧盈餘,而過去長期的中國化教育和媒體宣傳又使一些中國企業和產品具有偏高的知名度,這都可能對我國企業造成不公平的競爭。政府在學者和民進黨提醒之後,已注意到中國金融業來台可能造成的不公平競爭。但對其他產業可能因中資來台而造成的傷害,政府仍未注意,更沒有預防措施。 有人認為中資來台投資之產品也可以較方便回銷到中國。但這種效果恐怕很少,因為它們並不能免除中國的貿易障礙,只能在中國有較方便的行銷管道。而除非台灣的生產成本低於中國,否則中國廠商何必來台灣生產再回銷?台灣生產成本若較低,那本是台灣廠商的利益,若中資來台生產而又有較方便的管道在中國行銷,那豈不是搶走台灣廠商原有的市場?所以這種利益恐怕很少,我也沒聽誰講出一個具體可讓台灣獲利的產品來。就算台灣真有某項有利基的產品,卻因缺乏在中國的管道而無法行銷中國,解決之道也是台灣的生產廠商和中國的行銷商合作,而不是用中資來台投資生產這種更麻煩的做法。

  國際投資第四個重要的目的是取得和控制資源。中國最近在國際上就有許多想取得或控制自然資源的大投資。例如中國來投資我國的漁業,即會分走我國漁業的捕撈權及國際配額。但我國並沒有原油鐵礦等資源可供中國投資。就算有我們也可能不想讓他們控制。中國若是控制了我國某些關鍵性的土地、水資源、交通、或者甚至金融,恐怕也非我們所樂見。

  由這些國際上通常的投資目的來看,中資來台投資對我國並沒有什麼明顯的好處,卻有不少可能的傷害,那政府為何急著要歡迎中資?除了可能的政治動機,顯而易見的理由乃是炒作股票和房地產。過去一年多來,中資投資不動產,入股特定企業,以及投資股票等議題,已經多次成功地讓不動產和相關的股價上揚,其中許多也在事後又下跌。這種炒作的功能不只相關的業者喜歡,政府似乎也喜歡,甚至其他投機炒作者也喜歡。

  但這對台灣經濟好嗎?泡沫經濟和炒作上漲的高價格都不能持久,最後還是要下跌。我國若和中國簽金融MOU,能因而來台投資的中國QDII的資金不到三百億台幣,也就是只有目前在台外資的一百五十分之一左右,對台股的長期影響非常小。但這一年MOU和QDII這個議題不知已被政府和股市炒作多少次,先知道政府要發佈相關新聞的人也許可賺不少錢,但由於最後價格又跌回來,因此他們賺的就是其他投資者的損失。政府實在不能為一時股市的上漲,而這樣坑殺散戶投資人。

  除了取得技術和突破貿易障礙,中資來台對中國的經濟利益也不大,如果政府在這兩方面做好把關的工作,而中資卻仍要大量來台投資,那就可能是有其他目的。短期參與炒作是一種不好的目的,控制我國企業和企業家,或者影響國防和國家安全是更可能的目的。但我國政府卻似也忽略了這種可能性,而可能被中國佔便宜。

2009-07-27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