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博志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由經濟面看科技研發的重點

  科技的重要性是不用多說的,而大家也都知道科技研發是愈來愈重要。以往我國科技落後時,我們只要學習別人既有的科技就可以使經濟乃至學術能力快速進步。但我國已是較發達有錢的國家,我們已不能靠世界上可公用的技術來得到快速的經濟發展。我們想用的很多技術,擁有技術的人也不讓我們使用。因此我們必須自己努力研發。然而世界上的科技及可能進一步發展的科技那麼多,大國都不可能全部研發,何況我國是人口佔世界人口不到千分之四,各類經濟總量也難得超過全球百分之二的小國。因此我們研發時一定要有一些重點,而不是什麼都做。我們若能選擇正確的重點,同樣的研發努力對國家的貢獻會更大。

  我國現階段研發的第一個重要原則是要讓我國產業能生產其他國家不會生產的東西。近十多年來,大量開發中國家加入國際競爭,他們的工資只有我國的十分之一,地價、勞動條件、以及環保要求也遠低於我國,因此他們能生產的東西我們都很難和他們競爭,這些產業和工作機會也就大部分會外流到開發中國家去。我們若要維持高工資和高所得,必須要生產他們不會生產的東西。而要別人不會生產,就必須要掌握別人沒有或不能運用的知識。因此2000年我到經建會不久,就提出知識經濟發展方案,要促進產業的知識化。不過到今天還是有很多人誤以為知識是指高科技。其實由前述要發展知識經濟的理由就知道,知識經濟的知識是要別人不會或不能用,而不在乎這項知識是不是很高深的學問。我們從事研發一定要把握這個原則,不一定要求很高深的技術,別人沒有才是最重要的目標。

  我國過去很多人並不瞭解這個原則,學生和學者大部分的功夫都用在學習外國已有的學問,或頂多跟在別人後面做一些小幅的延伸或改變。廠商的研發也常是要把別人已做出來的東西依樣做出來。但我們到了這個發展階段,若要真正進步,我們已不能只靠學習別人來縮小和別人的差距。學習別人的目的,主要是要利用別人已建立的知識或基礎,創造出別人仍沒有的東西。要符合這原則,我們的教育和考試的觀念都要改變,要讓學生敢和人不同,而且有創造新事物或想法的能力。

  政府政策也常未考慮到這原則,以致別人成功的事情,我們也盲目想跟進。例如韓國的醫學美容產業相當成功,因此我們政府最近也把醫學美容當成未來要發展的重要產業之一,但我們卻看不到政府有任何理由可主張說我國能競爭得過韓國,或能和韓國有所不同。這樣的政策,有可能使我們變成只跟在韓國後面學習,而不易有自己真正的創新和發展。

  我國研發的第二個重要原則是要符合我國的國際比較利益。國際比較利益是經濟學上說明國際貿易之方向的重要原理。簡單地說如果一國在各產品都贏過別國,它也只要出口贏得比較多的產品而進口贏得比較少的產品。如果一國各產品都輸給別國,它也仍只需進口輸比較多的產品,輸比較少的仍可出口。這種分工原則在人與人之間,以及在技術分工問題,都仍有同樣的重要性。我們不能什麼東西都想研發,我們必須適度集中努力研發那些我國研發成本比外國低較多或高較少,研發成功機會比外國高較多或低較少的問題。

  研發上的國際比較利益或競爭力和產品的國際比較利益一樣,也受到各國資源的差異很大的影響。簡單地說,我國缺少人才的領域,我們就很難一廂情願地以為只要花錢就可以有勝過別人的研發成果。而若人才和我們相當或比我們更好的國家已要投入大量的經費,我們也要想看看我們是否能和它競賽。畢竟在全球競爭的時代,我們研發不是有成果就好,研發成果只要比別人的差一點點,就可能是一文不值。

  例如政府最近大力鼓吹要發展綠能產業,其中包括要發展燃料電池。然而我國這方面的學術基礎恐難勝過美國,而美國政府最近幾年要多投入新能源研究的經費就有一百五十億美元,和我國四年擴大內需的總經費相當,因此我們的研發實在難有機會勝過美國。政府若不具體思考其中我們較可能有競爭力的項目,而較集中運用資源,很多經費將變成浪費。而即使美國有那麼多人才和資源,其能源部長朱隸文仍決定不支持燃料電池,因為依這位諾貝爾獎得主和美國行政部門的研判,這類技術在可預見的將來仍然無法商業運用。由此看來,我們的官員不是比美國官員大膽很多,就是對科技的真正認識少很多。

  我國研發的第三個原則是要重視合作與群聚的效益。技術研發常要很多人合作,或須其他機構的支援。研發出來的成果也常要結合其他技術才能成為一件有用的技術,或者可以商業化的產品。而這項產品也須有合適的生產設施配合,才能生產出來並讓技術研發者得到合理的回饋。所以技術人才,研發機構,以及生產廠商的群聚,是研發成功並得到回饋的重要條件。我們在決定研發方向時,不只要注意是否有適當的群聚來配合,有時也要設法去彌補原先群聚的不足之處。

  我國因為自行車產業很有競爭力,所以自行車業的研發也較容易成功並且商業化。但相對地,三十年前我國曾努力想發展電動車,而當時我國的汽車產業幾乎沒有國際競爭力,我國也沒有新式電池的技術,所以我國當時即使真正能研發出好的電動車,也無法實際生產,而發展電動車的政策也可說完全失敗。現在政府又想發展電動車,希望政府能講清楚我們的群聚和比較利益在那裏,不要重蹈覆轍。相對地,我國已有大量生產和研發資源聚集的產業,若其技術目前輸給別人,政府即可考慮多協助這方面的研發。

  政府最近設立一家TMC公司,想藉它來提升我國DRAM產業的技術和技術自主性。這樣的方向似乎符合這第三個原則,因為我國已有甚大的DRAM產業聚落,而我國的技術卻受制於外國。然而政府說要成立TMC公司幾個月來,大家都看不到它如何能讓我國DRAM的研發和技術超越韓國。若以最近媒體報導的方式,也就是TMC投資某家外國有技術之企業,並與和該企業合作之國內企業合作,則好像只是拿政府的錢讓這些相關企業活下去,而看不到提升我國乃至那家外國企業技術作用。這種做法甚至可能只是協助這些參加TMC的企業打敗國內其他未參加TMC之企業而已。而由於韓國廠商的競爭力的市佔率都高於我們,我們若自己把國內其他企業打倒並減少全球總生產,韓國廠商因而得到的利益很可能比TMC相關廠商得到的還多。所以政府若要TMC成功,其中研發和技術要如何超越韓國,仍要有更仔細而可靠的規劃。

  在這三大原則下,我們可再分別細談下列幾種研發方向中可能較合適的努力重點:

一、以超越別人為目標的研發

  好的廠商和研發人員難免有超越別人而領先世界的壯志,一般人民也常以為我們就是要超越別人。我們若能領先世界當然也是非常好的事。但實際上超越別人是很困難的事。領先者不只是領先,同時也常已設下很多專利和規格的障礙,擁有很好的商譽,控制了生產和行銷管道,而且能持續投入大量的資源繼續研發。因此我們若看到外國有個新產品很成功,就想從後面把它追過去,將是件很危險的事。   從務實的經濟層面來看,有幾種情況我們值得努力去超越別人。第一種是我國的技術已經領先,研發的努力是要維持領先。第二種是我國的技術極接近領先,而我國的產業規模已經很大,若技術被領先較多時,整體產業可能要受到很大的打擊,晶圓代工也許就是這樣的產業。第三種情況是我國的純綷技術本身雖然落後,但在生產能力和其他相關能力上我們卻遙遙領先而足以彌補技術落後的不利,因此我們努力超越別人即使不成功,縮小落後差距仍有甚大利益。若不是這幾類情況,我們就必須十分小心評估,不要空有超越別人的雄心壯志,但最後只是永遠在後面學習和追趕,而未能得到什麼利益。

二、正熱門的研發主題

  熱門的研發主題常能吸引國人投入,但我們切勿高估我國勝出的機會。新的主題較少既存的專利等障礙,各國好像站在相同的起跑點,因此對技術較落後的國家而言較有可能取得領先地位。而新主題未來能帶出的市場仍不確定,但我國常因投機冒險精神較高,而把未來的商機估得較高,因此我們常有不少資源投入熱門的主題。然而熱門主題若有甚多人同時成功,市場的競爭可能使生產和利潤遠不如預期。我們若能最快發展出最好的技術而獲得大部分利益當然很好,但除非我國在這類主題的研究能力上有過人之處,或在配合產業方面比外國強很多,或者我國本身就是主要的市場,否則我們取得領先的機會並不大。若不是這三種情況,我們不宜對熱門主題期望太高而一窩蜂地投入。

三、差異化的研究

  要在技術的主軸上超越群倫雖然相當困難,但大部分產業技術卻有很多分枝或有分枝的可能性,領先者通常不可能在各次要的方向也都保持領先,有些方向領先者甚至不一定會注意到。對我國這種中等技術國家而言,以及對競爭力普通的產業和廠商而言,去找出這些不一樣的路乃是較可能成功的方向。

  這類不一樣的路之一是產品差異化,也就是研發不同的設計,不同的品質,不同的功能之產品,以滿足不同的市場需求。這種差異化的構想有不少是來自對市場需求的瞭解。例如我國以往有大量廠商從事消費品的出口,現在生產即使外移,全球台商仍是全球消費品極重要的供應者,而廠商從銷售中常可獲得市場對產品之特殊需求的資訊,因此我國就比其他國家更有發展差異性產品以滿足市場需求的本事。

  我國中小企業相對較多,而且又有國際化的經驗,因此在我國既有產業的中小企業中必有許多可以讓產品差異化發展的知識。然而這些知識要落實發展為具體產品,仍需甚多研發的工作,而許多中小企業卻沒有充分的能力來進行必要的研發。如果技術研發及服務機構能夠提供中小企業必要的服務,而使中小企業能夠得到必要的相關技術,則中小企業在產品差異化方面應可有很好的發展。研發機構也可以吸收中小企業的經驗和構想,而自行發展出差異化的產品。

  產品的差異化也可以由技術面主動。有一些新技術和新材料和既有的產品結合即可成為不一樣的產品。我國包含海外台商在內產業範圍廣泛,而我國的電子資訊業又已有極高的技術能力,因此也已有不少既有產業和電子科技結合來創造差異性產品的例子。我國的技術研發人才及具有科技之廠商若多花心思在技術的其他可能應用,應該可以有甚多收獲。而政府及相關組織,也應促進既有企業和技術人才的交流,以激發更多新的發展。

  另外有些人也已注意到台灣是個不大不小的市場,人民相當富裕,而社會也相當自由而多元化,因此台灣是創造新產品及實驗新產品的極佳市場。有些廠商在國外市場想到的點子可以先在國內市場實驗,本國特殊的文化和需求所孕育出來的特殊產品也可能推展到國外。所謂文化創意產業應朝這方向努力,而不是像政府的規劃那樣,把文創產業局限在音樂電影出版等等文化產業。這都是我國發展差異性產品的利基。

  差異化的另一個重要方向是技術的差異化。很多產業我們雖一時不容易超越目前的領先者,但其中的某一部分技術我們卻有可能超越或提出不一樣的做法。那些我國技術不如人而卻已大量投資的產業,我們極可能會被外國買主控制和剝削,或者被外國競爭者打到無利可圖。如果我們沒有能力超越外國的技術而擺脫它們的控制和排擠,我們也可以在次要或未被外國重視的問題上發展新的技術和設計,而做成差異性的產品,或者藉這些技術使我們成為外國領導廠商不敢輕侮甚至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而能避免被夾殺抛棄的命運。在這種情況,我國本身的技術能力即使不夠,我們也應邀請外國的頂尖人才來協助。

  這類差異化的發展表面上看好像是差人一等的發展方式。但它們不僅是我國較有能力發展的途徑,很多差異化的產品和技術也有可能進一步發展而成為另一個重要的新領域。以我國眾多的中小企業和技術人才,廣泛的產業範圍,以及自由靈活的思想,我們有許多差異化的方向可以發展,因此其中也極可能有一些會成為未來重要而我國可以領先全世界的領域。這種路是慢慢走出來的,雖然一開始不是很風光,但整體而言成功的機會會高於侈言在目前重要的領域或熱門的領域領先全世界,因此應是我們最重要的努力方向。

四、關鍵性技術

  有些技術我國沒有或遠不如別人,而且我們又不能以公平合理的價格取得這項技術或包含這項技術的零組件或服務,以致我國有許多相關的產業因而不易發展或受制於別人。這種技術就是關鍵的技術,包含這種技術的零組件就是關鍵性零組件。

  關鍵性技術或零組件受制於外國,就會使我國許多相關產業和企業的獲利能力、競爭力、以及自主性低落,因此我們值得花較大一點的成本來研發出可以替代的技術。甚至在我國本身的研發能力不足時,我們仍可考慮引進外國的能力來協助。不過這也並不表示我們要做到不計成本甚至不管能不能的地步。我們可以花的成本仍須小於此項關鍵技術對相關產業提供的外部利益甚多才值得當做努力的目標。若只有技術本身重要,但經濟上我們並不會受制於人而受到重大傷害,我們就只能依該技術本直接的價值和我們的技術能力,來評估是否要投入研發。

五、障礙性之研發

  有些我國已甚有基礎的產業和技術,我國既使沒有能力取得領先,也沒有能力開創出差異性的產品和技術,我們仍很可能有能力找出一些未來發展可能要用到而仍未被注意到的技術。我們若能取得一些這類的專利,我們即可用這些專利來和控制主要技術之廠商從事專利交換或其他合作,而不致於完全被控制或忽視。有些產業我國廠商已是主要生產者,但技術整體而言仍落後我國競爭者或合作者甚多,從事防礙性技術的研發,可能是頗值得考慮的一條路。

六、未來潛力不明之技術

  有不少技術發展方向目前仍看不到商機,未來的發展也不確定,大家都不會投入大量資源去研發,我們做為小國當然更不必在這種領域投入大量資源。不過我們的企業如果在技術和經營上受制於外國,一時無法超越,也無發展出足以擺脫控制的技術,則不妨將其能力放在冷門的未來發展方向,說不定未來有因此而擺脫控制的機會。有些研究人才的專長或許不符合目前我國產業的需要,這些人也可從事這些未來或許會有機會的研究。不過由於這類研究變成很有價值的機會較小,因此我們應儘量以現有而其他用途不大的資源投入,不宜再另外注入大量資源。

七、防護性之研發

  相對於我們是弱勢者時需要差異性和障礙性之技術研發,當我們是領先者時,我們除了保持領先之研發外,也要積極做防護性之研發,以防止他人在我們的能力週邊建立起他們自己的能力,甚至阻礙我們的技術應用與發展。這種防護性的研發原則上當然應由擁有領先技術的廠商自行負責,因為它們是明確的受益者。

2009-07-27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