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楊家彥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中資來台的影響與對策思維

相信政經可以分離是鴕鳥心態

  兩岸關係於二次大戰後進入敵對狀態,至今已逾半個世紀。隨著中國經濟改革開放,以及台灣產業比較利益的轉變,兩岸經貿活動於1990年代起開始有了較為密切的往來。然而,由於雙方政經社會制度迥異,政治與軍事上的對立仍難見顯著的改善。當前中國的國際政經地位日益提升,其對台灣的政治主張與立場從未動搖,且在促進兩岸統一的作法上,呈現出更具策略思維的彈性與篤定。中國政府從不諱言「先經濟、後政治」是中國當前推展兩岸經貿關係的指導方針。對中國而言,現階段目標在促進兩岸經濟利益深度結合,使台灣經濟更進一步依賴中國,一旦兩岸經濟利益深度結合,兩岸統一的政治目標之達成確定性將大幅提升,而中國對政治目標達成時程的主導性也將提高。

  純就經濟利害而言,中國政策旨在追求其整體經濟發展之最大利益,並非以摧毀台灣經濟為目標,亦非尋求台灣經濟發展之最大利益。研判當前對中國最有利的台灣經濟定位:(1)利用台灣現階段產業優勢資源(如電子產業),協助中國高階電子製造等產業部門的升級;(2)將台灣經濟納入中國區域經濟發展的版圖,利用台灣之力來開發海西區域經濟,完成長三角、珠三角兩大區域經濟體的串聯,提升中國中南部沿海產業群聚優勢,以促進該區域經濟的持續繁榮。中資來台政策可說是上述兩岸經貿關係深度整合的眾多環節之一。

  就台灣內部意見來看,目前雖然正反立場的主張者皆不否認中資來台背後可能的政治動機,但卻呈現相當不同的態度。贊成大舉開放中資來台者似乎認定相關的政治風險並不值得重視,或不必多慮,與反對開放中資來台者的態度形成鮮明對比。目前台灣執政者採取正面表列原則來限定中資投資項目,反映出我國社會各界確有相當程度的疑慮,但政府仍以開放為原則,並承諾未來將不定期檢討鬆綁,顯示執政者已認定開放中資來台對我國的政治風險仍在可控制的範圍之內,故無須多慮。

中資對我經濟利益不顯著,但負面疑慮不少

  就直接投資而言,被投資地區受外資的影響主要有三,一是資金供給的增加,二是外來投資者對被投資標的的影響力,第三則是知識與技術的移轉。對台灣而言,由於資金相對充裕,外來直接投資的資金挹注效益便較為有限。在企業優勢資源的控制上,由於外來投資者對投資標的享有所有權所賦予的權利,故中資投入部分資源或產業活動確實可能引發疑慮。至於技術知識的移轉上,大致而言,我國企業受惠於中國技術或知識移轉的機會相對有限,而中資應有較多機會獲得台灣企業技術知識移轉的利益。

  純就經濟動機而言,若政府對中資限制越嚴格,則其經濟利益越可能受限,將降低其來台意願;另一方面,若政府限制越少,或相關配套不足,則台灣民間企業為求保護自身的智慧財產,亦不會輕易讓中資入股。

  不過,現實情形較為複雜。若要規避台灣政府的投資限制,中資可以利用其他間接方式來進行投資,例如透過第三地以外資身份來台,或是指使民間企業擔任「代理投資者」的角色,或可藉由各類基金等投資平台在公開市場收購股權。這些規避管制的行為其實也都極難防範。另一方面,原本為求自保而拒絕中資入股的台灣企業,有時也可能因為同業或競爭對手接納中資,競爭態勢驟變,而陷入形勢比人強的「囚犯困境(prisoner’s dilemma)」,不得不跟進。

  就服務業而言,目前中國對銀行業來台投資的興趣相對較顯著,但主要目的在掌握臺灣企業客戶資訊及金融專業人才。至於其他服務部門的交流,則將以民間自發性往來較為可能。短中期之內,工商服務業可能是台灣赴中國投資的情形較多,而中國來台投資經營的服務業多會是消費性服務業,如餐飲、地方特色產業等。無論製造或服務部門,短中期內台灣專業人士被挖角的情形將屢見不鮮。

  就中資投入台灣股市而言,除非台股呈現顯著獲利機會,否則可供中資投入的海外股市不只一處,中資並不是非投資台股不可。然而,中國官方確有足夠資金影響台股行情,基於非經濟動機的中資仍有防範的必要。   至於不動產投資方面,純粹的經濟動機仍須視台灣不動產市場的投資效益是否相對優異而定,但基於香港經驗,台灣的商辦大樓或高價豪宅市場確實存在炒作空間。若從政治動機出發,則中資投入台灣具有地標地位的不動產標的,亦有顯著的政治宣示與象徵意義。

看看韓國,想想台灣

  韓國電子業者利用東歐雄厚的基礎研發資源來發展產業技術的腳步早於我國業者國際研發佈局至少七、八年以上,以至於目前在許多產業技術領域已明顯領先我國。近幾年來韓國大舉投資中國,但挾其已成功升級的國際品牌優勢(如三星、LG、現代等),韓國跨國企業以中國終端消費為目標市場,與先進國際知名品牌競爭。反之,我國仍著重利用中國當地廉價生產資源,以中國為降低成本的製造基地。

  近年來,韓國亦與美國進入簽訂自由貿易協定(FTA)的協商階段,其廣泛擷取先進國家企業的經營理念與產業技術的策略與企圖心十分明顯。目前韓國投資美國的金額已逐漸逼近其投資中國的規模。尤有甚者,近日媒體報導韓國亦著手與印度協商「更緊密經濟合作協定(CEPA)」簽訂。印度是目前新興經濟體中,經濟成長與市場規模唯一直追中國者。看來韓國在產業技術與品牌升級之後,擴展全球市場的腳步已加速邁開。

  目前我國追求高度利用中國資源,以「Chaiwan」策略為主軸的經濟發展思維,可稱為高度「中國化」經貿發展策略。相較而言,韓國積極的「全球化」經貿發展策略,不但更顯多元,發展進程亦較為領先。假若目前台韓路線差異不變,長久以往,孰優孰劣、孰消孰長,恐怕最後的答案將相當殘酷。(作者為台灣智庫諮詢委員,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2009-09-03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