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董瑞斌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中資來台 我們準備好了嗎?」與談資料

一、目的何在

  由於近二、三十年來台商不斷到中國投資,台灣金融業面臨客戶陸續流失的現象。我們充分了解為了就近服務台商客戶,也為了爭取中國此一全球金融業傾力競逐之市場,台灣金融業者(包括銀行、證券、保險等)莫不摩拳擦掌,準備至中國市場一展身手。然而,我們所不了解的是為何中國金融業者也對進軍台灣金融市場展現濃厚興趣?

  國際投資人對台灣金融市場的評價不外乎「過度競爭(over-banking)」、「低資產報酬率(low ROA)」、「低股東權益報酬率(low ROE)」等項。舉例而言,台灣銀行業目前存放款利差僅能勉強維持1%,相較於中國銀行業實在是低到無法想像的地步,中國政府目前對各家銀行之存款利率有上限之限制,對放款利率則有下限之限制,此一存放款利差高達3%就是銀行業之法定獲利保障。如今中國銀行業者放著3%利差不賺,反倒來台灣市場與台灣業者及全球銀行業者(如Citi、HSBC、UBS、DB等)爭取1%的利差,難道只是為了協助台商?

二、投資方式

  中國金融機構來台投資大概有以下幾種方式:

  1.參股 2.設立分行或分公司 3.設立子行或子公司 4.與台灣金融機構策略聯盟 5.與外資金融機構策略聯盟 6.併購台灣金融機構

  參股係指一般財務投資,並非以取得經營權為目的。由於台灣主要金融機構多已上市上櫃,因此,參股將以在證券交易所或櫃檯中心買進股票方式為之,此與其他外資買進國內金融機構股票方式無異。設立分行(分公司)或子行(子公司)則視兩岸在簽訂金融監理MOU及市場准入條件談判之進程而定。與台灣金融機構或外資金融機構策略聯盟則牽涉到雙方對個別業務或開發新市場之互補條件之整合。至於併購台灣金融業則可在財政部標售政府對金融機構之持股(如台灣銀行、土地銀行等)時買進、或可在金融重建基金(RTC)公開標售問題銀行時買進,或逕自在證券市場上買進,其目的則在取得經營控制權。

三、明天在哪裡

  在上述各種方式中,最令人擔憂的是併購台灣金融機構,個人認為台灣金融機構對中國金融機構最大的吸引力應該是在客戶群及中階經營幹部兩項。以台灣經濟發展六十年迄今,台灣金融機構之客戶平均素質(包括資產規模、金融服務使用頻率及新產品接受程度等)應較中國金融機構之ㄧ般客戶為佳,因此,如果能透過併購而取得一群優質之客戶(包括個人戶及企業戶),營運相關績效達成率將比設立分行(分公司)或子行(子公司)來得又快又好。

  再者,台灣金融機構所培育之中階經營幹部不僅了解台灣市場,更在近二十年來經歷金融市場開放、亞洲金融風暴、本土型金融風暴、全球科技股泡沫、全球金融海嘯等歷練,可謂身經百戰。中國金融機構在併購台灣金融機構後,若善加利用這批有著豐富經驗的中階幹部,將可達到進可攻(再派駐中國以服務台商或開發新市場)、退可守(經營台灣市場)的雙重效果。如果台灣金融業之客戶及中階幹部皆為中資金融機構所取得,那台灣金融業的明天在哪裡?

四、從Barbarians at the Gate 到Barbarians within the Gate

  Barbarians at the Gate是美國1990年代相當出名的一部小說,書中描寫1980年代末期RJR Nabisco被私募基金(Private Equity Fund)併購的始末,也是美國文學界對美國投資銀行業者的貪婪與勾心鬥角等情節描寫最為深入的一部小說。在這部小說廣為流傳之後,金融界及新聞界多以Barbarians at the Gate來形容某一公司已被當成併購對象,而併購大軍已抵達該公司大門外了。   Edward Gibbon 是近代研究羅馬帝國歷史的先驅,羅馬帝國淪亡史(The History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更是研究歷史與政治必讀的巨著。Gibbon在書中對羅馬帝國淪亡的原因多所探討,其中他認為羅馬帝國在末期僱用眾多"蠻族"傭兵以分攤保國衛民及對外征戰等任務,形同引狼入室(Barbarians within the Gate),羅馬帝國因而淪亡。   政府正在研議開放中資來台投資金融機構,我們彷彿已聽到併購大軍的腳步聲,Barbarians 已經集結於大門外了,在他們進來之後,又有誰能防範Barbarians within the Gate的不幸結果呢?(作者為中國科技大學商學院院長,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2009-09-03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