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陳博志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影響2010年經濟的重要因素

  歲末年初時,各界總喜歡要經濟學界預測未來一年的經濟景氣或成長率。但未來是不容易預測的,因為預先得知的事件原則上政府和民間都會採取對策,因此這 些事件的後果常要看對策有效的程度而定。而預測不到的事情除了事前不知道,有些甚至發生之後,大家還不知道要怎麼辦。因而經濟的表現和年初的預測常有甚大 的差距。過去全球的經驗是每年底或年初各機構對未來的預測都相差不多,常常相差不到一個百分點,但一年之後來看實際成長率,卻常和大家的預測相差好幾個百 分點。孫震教授即曾指出,我國1957至1989年的經建計畫竟是預測高成長的計畫期之實際成長率常偏低,而預測低成長的時期成長率卻較高。所以我也不愛 做成長率的預測。如果要談未來,最好多談可能影響未來的結構因素及其變化趨勢。政府和企業應針對這些因素研擬對策,而不要只想根據一個成長率的預測來做未 來的規劃。

未來一年有幾個讓經濟不會太好的因素:經濟仍回不到過去的高點、各國財政和貨幣政策擴張的程度要縮減、有些國家要面對通貨膨脹和財政赤字的威 脅、我國產業持續外流卻缺乏明顯的新產業發展、以及政府努力方向錯誤等問題。而可能讓經濟較好的因素則以基於不正確期待的泡沫經濟為主。

儘管最近出口等指標恢復成長,景氣對策信號甚至由藍轉綠甚至黃紅燈,但這現象卻不表示經濟已真正好轉。景氣對策信號是依一些重要指標的成長率 來編製,它在平常大致還能代表景氣的變化。但去年我國的出口和生產等正面的指標都破紀錄地慘跌,使目前計算成長率的基期變很低,於是目前出口稍有回升,數 字上就呈現甚高的成長率。而實際上這成長率若用過去的高水準而非暴跌之後的低水準來算,成長的幅度就會大幅縮小。例如某學生的成績若由80分退步50%而 變成40分,則後來只要增加20分就算成長50%。這種比較基期偏低的現象,使目前的指標誇大了景氣變好的程度。

而由於過去一年下跌太多,出口等很多指標現在和未來一年的成長,都不太可能讓這些指標回到過去的高水準。換言之,生意即使變比現在好,也仍不如以前較好的時候,很多人員和設備也仍會閒置沒工作,所以人民也很難覺得景氣已恢復甚至繁榮。

景氣指標目前另一個該注意的地方是這次的不景氣不太尋常。尋常的景氣循環多是下降觸底之後就逐漸回升走向另一次繁榮,但這次不景氣比較嚴重, 而且有很大的全球結構改變,因此國際上很多人認為景氣只能U型甚至L型變化,也就是不景氣的時間可能較久,目前從最低點的回升有可能只是小幅反彈,然後並 不一定能再繼續上升,而可能只維持在不太景氣的地方,等更久之後才能再上升。實際上會怎樣,還要看很多其他因素的變化而定。

一個很大的變數就是世界各國能否再持續去年那種高度擴張性的貨幣與財政政策。去年因為大家都怕經濟快速下降造成無法收拾的經濟蕭條,所以各國 財政支出和赤字大幅增加,不少國家貨幣和信用也大幅擴張。這些巨額的支出和資金,讓經濟能在不久之前停止下跌。未來一年若財政支出不再維持同樣的水準,貨 幣不再同樣寬鬆,則這兩種政策所創造的支出將比過去一年為低,而變成一種相對於去年緊縮的力量,並使最近各種成長或景氣好轉的程度萎縮甚至消失。

但財政政策要維持過去一年擴張的程度,包括我國在內不少國家的財政將無法承擔,而使人擔心政府必須加稅或破產。貨幣政策若要維持同樣的寬鬆, 則通貨膨脹的問題又會出現。過去一年各國雖用強大的政策干預來勉強提升經濟,但現在卻可能因而騎虎難下,好像做怎麼做經濟都不太容易好。做為全球最主要需 求來源的美國若為財政和通膨的顧慮或為減少貿易入超而做一些緊縮,全球需求就會下降,靠對美國出超發展的東亞各國也很難繁榮。而過去一年中國以瘋狂地擴大 放款來撐住經濟,未來若再繼續恐難逃通貨膨脹,不繼續則不動產等泡沫經濟可能崩潰。

去年的不景氣也使全球結構須做重大的改變。開發中國家面對國際需求的萎縮,勢將努力壓低匯率以爭取更多市場,同時更努力進口替代,也就是增加 國內生產以代替原先進口的產品,特別是進口的原科零組件。而我國對中國和東南亞的出口恰好絕大部分都是這類原料零組件。因此各國加強進口替代的努力,我國 將會首當其衝,不無可能在各國經濟漸恢復時,我國對它們的出口卻無法恢復,而且失去的市場因為它們自己生產而永遠無法再取回。這就可能使我國景氣恢復的速 度比他國更慢。

面對這種產業和出口被取代的情況,我們應該加緊發展新產業。但政府卻未能務實具體規劃出新的產業發展方向。除了被批評為空洞或民進黨時期已在 做的六大新興產業方案,政府這一年多大部分的工夫都是在開放及強化對中國經貿而想做中國的中心和門戶。但開放政策可能使產業更快速往中國,而做中國之中心 和門戶的理想,卻只是空想。試想中國已有許多港口比高雄大,港埠運輸量是高雄的十倍以上,上海的航班航線遠高於桃園,上海地區和珠三角地區的人口和總產值 也大於台灣,而我國對外的往來又受到中國的阻礙,我政府還在想著當中國的中心,難道不是自欺欺人?政府這一年多為了這個達不到的虛幻目標,反而荒廢了台灣 本身應做的很多改革及產業發展,因而使我國更難克服結構改變和產業被替代的問題。

政府目前較有能力改善景氣的政策是鼓勵股市和不動產市場。這也是未來一年最可能使景氣好的因素。然而過度重視這兩市場的結果,很可能是造成泡 沫經濟,而在泡沫破滅時像1997之後那樣,以及像這次全球金融風暴一樣,造成更大的後遺症。政府目前正沈迷股市的繁榮,並大量引進國外企業來台上市。但 股價若漲過高必會在某個時機跌回來。盲目引進許多主管機關監督不到,投資者也看不到的國外企業,也可能暴發出問題企業而拖累整個市場。所以政府一味拉抬股 市的做法雖可能提升目前景氣,但未來有甚大的風險。

不動產也是政府拉抬的目標,2008年初的中國炒樓團議題造成了許多的房市非理性的繁榮。最近政府已發現高房價引起人民不滿,因此有一些平抑 房價的想法。然而這些構想多為長期之後才可能實現,興建新市鎮社區和平價住宅的政策過去也已一再失敗。金融的緊縮在國內資金泛濫的情況下,也不一定有很大 的效果。特別是政府至今並未放棄鼓吹或縱容不動產泡沫的心態。媒體上目前仍充滿陸資來台、MOU、ECFA等等東西會使不動產價格暴漲的不動產廣告,而政 府似為了讓人民以為這些兩岸政策很有利,所以可能很喜歡這類不實廣告,而再不加以取締或澄清。在這種情況下不動產的非理性繁榮也有可能繼續下去。所以股市 房市泡沫若未來一年不破,有可能使今年景氣好一點,但若它們在今年或之後破了,經濟將付出更大的代價。

2010-01-02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