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陳博志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獎勵「營運總部」有何玄機?

內容出處:「看」雜誌

原標題:營運總部是虛幻而不公平的目標

正在立法院審議中的產業創新條例草案受阻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其中有一條要對在台灣設立營運總部的大型國際企業提供比一般企業低的營利事業所得稅,而顯 然對國內企業和非大型的企業不公平。這項條例既然是要引導產業發展方向,當然要對某一部分企業有較多獎勵,所以對營運總部之獎勵之所以被認為不公平或不恰 當,並不是因為它得到獎勵,而是這項獎勵似不符合獎勵的原理和目標。

在自由經濟和公平的大原則下,政府仍可以給個別企業特別租稅獎勵的主要原因,是企業的某些行為帶給社會的貢獻大於它自己得到的利益,也就是這 些行為創造了由全社會得到的外部利益,因此政府可以給這些企業一點獎勵,以鼓勵它們多做這類對全社會有利的事。這種獎勵方式叫做功能性獎勵。企業研究發展 出來的技術和培訓出來人才常會有一部分被其他企業拿去用,所以這兩種企業行為普遍被認為具有外部利益,因此是功能性獎勵的主要對象。

相對於功能性獎勵,早期觀念沒這麼清楚時,我國的獎勵投資條例是由政府選擇一些產業來獎勵。這種做法背後的原理仍應是要選擇具有較大外部利益 的產業來獎勵,但政府的選擇難免不正確甚至不公平,因此二十年前我們就改掉產業別獎勵的做法,而在促進產業升級條例中改採功能性的獎勵。

而對營運總部的獎勵並非產業別獎勵,因為各種產業的企業都可能設立營運總部。它也不是功能別獎勵,因為政府定義之營運總部所扮演的功能,不符 營運總部之定義的企業也一樣有做。政府認為營運總部有九種主要功能:掌握經營策略、智慧財產管理、財務管理、國際採購、市場行銷、後勤支援、人力資源、研 發設計與工程技術、高附加價值生產。這九種功能並非營運總部所獨有,而是絕大部分企業都有做的事。如果這些功能是有外部利益而值得獎勵,則政府應對所有進 行這一類行為的企業都提供獎勵才公平。有人可能以為營運總部因為同時進行這九種行為,所以才能綜合產生外部利益。但事實上政府目前認定營運總部的條件是只 要企業單位在這九項中有三項就可以。

若只照這標準,幾乎所有本國企業的總公司都可以稱為營運總部。只在國內經營而未對外投資的企業,這九項行為當然都在國內,營運總部當然也在國 內。有些企業的產品和文化及生活習慣有關,如台南擔仔麵,海外的投資只在中國,其九項營運總部的功能也很可能都在台灣。但依政府的規定它們因為沒在兩個以 上的外國營運,所以都不能享受運總部的低稅獎勵。所以政府這項草案對營運總部的獎勵完全不符合功能性獎勵的原則,也對多數企業不公平。

得到政府營運總部獎勵真正決定性的條件是大型企業,甚至是全球前五百大的企業。這只獎勵大企業的做法,除了不公平之外,可說毫無學理依據。政 府和一般人可能會誤以為這些國際大企業把營運總部設在我國不是很好也很有面子嗎?但事實和想像不同。政府要求的營運總部是前述九項活動中有三項(或可能改 為五項)在台灣有進行,但並未要求這幾項全部在台灣進行。例如只要有一部分市場行銷、後勤支援、人力資源是在台灣進行,就有資格被認定為營運總部。這對全 球前五百大企業不只是太容易的事,甚至是它們只要在台灣有些營運就必然要做的事。所以對全球五百大企業而言,它們大概可同時在好幾個甚至幾十國家設立符合 這種條件的「營運總部」。政府吸引到的根本不是一般人心中想的指揮其全球營運的總部。

這樣獨厚大企業不只對其他企業不公平,對台灣經濟也沒有實際幫助。它甚至可能誤導企業的正確經營,例如本來自認為分割較有利經營的華碩,很可能會因分割變小而失去得到獎勵的機會。相對地,將來有些企業也可能做不必要的合併以謀取獎勵。

這樣不必要且不公平的獎勵為何會出現在政府的草案中?除了有人藉政商關係謀取私人利益的可能性之外,也可能是出於一些錯誤的觀念。有人說國際 企業在國際上的移動性很大,不低稅率爭取就會跑掉。但如前所述,它只要有一小部分在台灣就可得到獎勵,所以這項獎勵並未能真正把它們重要的業務吸來台灣。 而在全球化的今天,許多中小型企業一樣可以說走就走,甚至可走得更乾淨,所以絕無只對國際大企業降稅的道理。

財政部長李述德說,「如果大企業在國際上無發展機會,則中小企業也不會有發展機會」所以要對大企業提供特別獎勵(見1月14日工商時報)。這 說法也毫無依據。我國很少有世界前五百大企業,但中小企業一樣發展至今。而政府吸引的所謂營運總部如前所述更非真正營運總部,也看不出有任何比中型乃至小 型企業更能協助其他小企業發展的功能。事實上依政府之構想而來台設立所謂「營運總部」的全球五百大企業,其在台灣的九項營運規模說不定還比不上國內第一千 大的企業。政府豈可如此盲目而不公平地給予獎勵?

政府如此盲目獎勵營運總部的原因也可能不是因為偏愛大企業,而是從亞太營運中心政策開始的一種幻想。我們因為自己不夠大,卻長期有做大國的夢 想,所以我們常想做別人之中心和門戶,想要外國企業把總部或地區總部設到台灣。近二十年前的亞太營運中心政策是這夢想的集大成。但這項政策並未能吸引到營 運總部和中心。後來政府和民間有識之士也認為這項政策應以推動自由化和各種改革為目標,是要建構營運總部也能在台灣發展的經營環境,以促進全面的經濟發展 和國際化,而不是把「營運中心」本身當成目標。但過去夢想的結晶,如今很多人仍受其催眠,以為「營運總部」或其他中心和門戶是我國發展的必要乃至唯一途 徑,很多政策包括產業創新條例也因而被引入不正確的方向。

2010-01-29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