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世忠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奧巴馬新政府如何正確看待兩岸關係?

(作者為台灣智庫諮詢委員、美國華府智庫布魯金斯研究院東北亞政策研究中心訪問學人、前外交部研設會副主委)   一如選前預期,民主黨的奧巴馬當選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非洲裔黑人總統。當台灣社會因為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的來訪再度陷入藍綠衝突之際,奧巴馬新政府未來如何看待兩岸關係,更應得到朝野領袖的重視。   受到選戰後期華爾街金融風暴的衝擊,奧巴馬與共和黨候選人麥肯甚少提及中國議題,攸關美國對台政策也只有在布希提交國會對台五項軍售案後,兩黨陣營照例發表既定立場僅此而已。   歷史殷鑒顯示,美國總統競選時與當選後對兩岸政策的作法不盡相同。反共的雷根宣佈八一七公報,曾批評北京是天安門屠夫的柯林頓則是宣佈對台「三不」政策,即便曾經表示竭盡所能協助台灣安全防衛的小布希,也在任期之末無視國際對中國鎮壓西藏的批評,親赴北京奧運開幕與胡錦濤把酒言歡,亟力留下任內與中國交往的政績。   惟奧巴馬競選期間其亞洲政策幕僚發表的相關論點,的確足以作為研判其日後對兩岸政策的參考,畢竟誰能主掌日後奧巴馬政府兩岸政策,相信國內藍綠陣營早有所掌握。   相較與共和黨陣營,奧巴馬陣營強調對中國的「交往」勝於「避險」,中國的崛起及其在諸多國際事務上的影響力俱增,在在促使一上任後將面對棘手經濟不景氣與北韓、伊朗、塔利班等勢力蠢蠢欲動的奧巴馬,必須仰賴北京的協助。然而對美國在亞洲的同盟而言,奧巴馬較親中的立場同樣會引起日韓等國的憂慮。奧巴馬上任後多久會訪問中國,又是否先停留日韓,都是同盟觀察的指標。   奧巴馬本人在選戰期間唯二提及與中國有關的議題,一是中國製黑心玩具,二是人民幣升值。以奧巴馬主張保護美國勞工利益為主的競選主張來看,貿易問題可能是未來美中關係主要障礙。可能入主新政府的民主黨策士,包括副總統當選人拜登的亞洲幕僚皆極力主張強化美中高層對話,避免口舌之爭,對於欠缺外交資歷的奧巴馬來說,可能更加依賴亞太幕僚群的建議。   奧巴馬具名由其策士撰寫致馬英九五二○就職信函透露對台灣總統上任以來迅速穩定兩岸緊張與重啟對話的成果,顯見美國新政府對馬政府的放心。惟此一「消極性的放心」係植基於美國自我國家利益之上,非必然等同於台灣的國家利益。   美國決策者未能關照、或是蓄意忽略的是,任何兩岸關係的重大進展是否出自多數台灣人民的同意。現階段馬政府急欲實現兩岸經貿全面開放,壟斷兩岸談判過程,以作為日後北京在外交休兵甚至簽定和平協議上的讓步,無視人民對其施政不滿的憤怒,甚至在陳雲林訪台的安全防護措施上傷害台灣人民表達自由的權利,已經替台灣的民主埋下不安的因子。   而馬英九為鋪陳「馬陳會」,陸續放棄「一邊一國」、「兩個中國」、「雙重承認」等等未來兩岸政治談判的籌碼,將兩岸退到「區與區」的關係,更是奧巴馬政府未來必須正視的事實。   奧巴馬政府或許仍可重申樂見兩岸和平解決歧見,但當台灣以「非民主」的方式逐步向中國靠攏時,是否符合美國在亞太的利益?此將構成台灣民主在野力量持續向美方提醒的重點。(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2008-11-07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