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4-0804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和平論壇【二次江陳會的實質與意涵】

下載發言稿:高輝       張五岳       張顯超       許志嘉

  台灣智庫於11月21日下午舉辦主題為「二次江陳會的實質與意涵」座談會,與會者針對二次江陳會所簽署的四項協議對台灣帶來的實質效益及政治意涵進行深入探討,並尋求台灣主權及兩岸關係未來發展的平衡點。此次論壇由台灣智庫執委羅致政(東吳大學政治系主任)主持,出席者包括張五岳(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所長)、高輝(金門技術學院中國大陸研究所教授)、張顯超(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副教授)、許志嘉(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台灣智庫執委羅致政不諱言二次江陳會的確在兩岸關係上具有緩和的象徵意義,然而他也擔心兩岸關係是「欲速則不達」,縱使目前的方向是對的,但是速度若出問題則可能會出現暴衝的情況。他並以開放大陸學生來台就讀的問題為例,認為當前政府的配套措施並不完善,對於可能產生的非法打工問題在管理的面向仍應加強,他表示若推動的方向速度沒有拿捏好反而會激起更多的反彈。羅致政也特別提醒在二次江陳會後的民調顯示,主張兩岸維持現狀的人數在下降,贊成獨立的人數反而增加,這就表示出現物極必反及短空長多的情形。他也建議執政黨應將國內反對意見當作兩岸談判的籌碼而非包袱,他並打趣的說「到北平(民進黨黨部在北平東路)的距離應該比到北京近一點」。他認為當前國共已經和解,但國民(國民黨與民進黨)還沒和解,政府應將這次處理國內關係的失敗經驗作為下次的借鏡,以尋求國內共識或和解作為兩岸關係進展的重要基礎及前提。

  張五岳於台灣智庫和平論壇中表示二次江陳會的正面意義是兩岸兩會建立制度化的溝通管道,兩岸關係將走向兩會高層互訪,然而伴隨兩岸協議進展而來的壓力和隱憂則是台灣的外交空間(如WHA觀察員)能否取得重大進展,以及台灣參與區域經濟互動期間能否取得實質效益。他也憂心一旦兩岸關係緩和,卻不能換得北京在國際上與軍事上對台的善意作為,而民眾也感受不到實質的經濟效益,則可能對政府持續的開放政策構成重大的挑戰。他也建議台灣不應放棄兩岸協商對話的機會,對於兩岸關係進展可能涉及的法令規章等也應鬆綁。他表示兩岸目前是擱置爭議、求同存異,然而很多議題不是互不否認可以解決的,兩岸最後都必須進展到相互尊重及相互承認,他表示這不是兩岸之間的問題而已,台灣的立法跟監督力量都應該發揮作用。對兩岸關係的未來,張五岳也表示北京的一個中國政策應該建立在反求諸己上給予台灣爭取國際空間的尊重及平等,如此兩岸未來從互不否認到相互承認,在經貿關係正常化後政治關係才有可能正常化,但他也表示目前北京的一個中國原則是建立在兩岸協議上,未來仍有待突破。

  許志嘉於台灣智庫和平論壇中也表示二次江陳會在歷史上確實有象徵性意義,對 北京而言,這是官方授權代表首次來台而且晉見台灣的總統,也是兩岸政治關係進一步緩和的證明。他也認為固然台灣內部有不同意見,但是實質的效益是落實兩岸兩會制度性協商,他說:「協商總是比對抗好」。他也提出大陸學者認為四項協議都是對台灣較為有利,他直言如果北京真的是這種觀點,對兩岸關係是不利的。許志嘉表示兩岸三通的實踐是中共在1979年1月1日中國人大常委會率先提出的,他認為當大陸三十年前提出的政策現在落實了,達成其歷史使命,對大陸的利益其實是比較大的。他也建議兩岸未來一定要在尊嚴、對等的基礎下進行協商,如此對兩岸絕對是雙贏。

  高輝於台灣智庫和平論壇中則表示江陳會是否導致台灣主權流失值得探討,他認為二次江陳會後台灣社會確實有焦躁的情緒,因為臺灣主權這個概念的模糊性以致於大家各自解讀。然而,他也質疑所謂主權流失的概念更難定義,重點是「台灣所指為何」?他認為如果是指中華民國主權,那麼反而是強化而沒有流失,但若將台灣解釋為台灣國,那對某些人而言確實會有悵然若失的感覺。他表示此次陳雲林來台時中華民國國旗及動員戡亂時期的反共愛國歌曲都成為抗議的工具,從某種意義來說,這正是中華民國的主權象徵,不但未因陳雲林來台而流失,反而有所彰顯。他也要求民進黨應該清楚表明是否是中華民國體制內的政黨?他表示假若民進黨能清楚的表示就能名正言順的說是中華民國最大的在野黨,但若民進黨成為要推翻中華民國體制的政黨就會造成邏輯體制的錯亂。他並期待台灣內部應在中華民國政府的民主法治體制下建立共識,他表示只有民進黨成為中華民國內部最大在野黨並稱職表現,台灣民主政治才有前途。

  張顯超則以法律的觀點在台灣智庫和平論壇中針對四項協議是否要送交國會表示這是憲法的問題,是總統跟國會處理的問題。他解釋說明兩岸協議如果涉及涉外協議,就屬於憲法六十三條的問題,而辜汪協議的性質在大法官釋字329號中也說明不是國際協定,因此留下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協調的空間。他表示兩岸事務一般而言在憲法體系中屬於總統專屬權利,總統掌握兩岸行政權是絕對的,但 國會通過的話則行政機關跟立法機關應共同負起政治責任。至於是不是所有的協議都要經過國會批准?他也表示單一選區兩票制後國會代表有區域代表跟政黨代表兩種,國會是民意的展現,因此兩岸協議讓國會制度參與是有必要的。至於北京是否可能放棄對台用武,撤除飛彈?張顯超直言依鄧小平及江八點的對台策略都顯示北京不可能放棄對台用武,但可以預期的是未來兩岸進入政治談判,兩岸管轄權爭議的問題隨時都會浮現。

2008-11-21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