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莊豐嘉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中國陰影下的台灣媒體

  如果有一天,台灣記者領的是人民幣薪水,專門為中國媒體採訪台灣消息,同時也進行中國置入式行銷新聞報導,台灣的喉舌全部被中國給掐住,台灣的輿論市場將會是怎樣的光景?

  不要說如果,因為這已經是進行式。

  香港九七之後,自由派媒體幾乎全部淪陷或關門大吉,僅剩少數媒體奄奄一息。這樣的情況,不久的未來,幾乎可以預見,也將出現在台灣。如果我們不努力的話。

  入主中國時報集團的旺旺集團老闆蔡衍明,面對中國各省市派來的官員,是如此卑躬屈膝,言必稱「長官」,並報告說,「已遵照上級指示,報導祖國的繁榮景象。」這樣圈內盛傳的故事,並未在時報內部或媒體圈子引起大的漣漪,因為,老闆不僅準時發薪水,而且還有年終獎金。「這有什麼不好?」

  中國動用數百億美金在全世界打媒體戰,台灣對他而言,頂多是零頭罷了,資金如此充裕,相對台灣媒體的慘況,簡直是如虎狼入羊群,台灣媒體任其宰割,也是良有以也。

  中國在香港設立的中國評論新聞網,在台灣另設辦公室,以高薪聘請台灣資深記者進行採訪,成了中國少數合法可讓中國人觀看台灣新聞的窗口。這樣的新聞當然是經過管控、塑造而成。但它成了金融風暴下,台灣媒體人的避風港。   為生活而工作,並不可悲。但是為生活而扭曲自己,變造這塊土地真正的聲音,作為媒體人,卻實在可歎。

  在馬政府的政策下,中國新華社來台設立辦事處,也將在不久的未來成真。這個形同情報組織的媒體單位,過去在香港扮演了催化回歸中國正當性的統戰功能,到了台灣,豈能不重操舊業?入島、入戶、入心,這就是中國對台灣的心戰和媒體戰的最主要目標。

  三立電視台夠本土吧?但是,專程前往達蘭薩拉訪問達賴喇嘛的報導,被上級要求,自當天晚間首播開始,僅能播到隔天清晨六時。理由是,不符台性。什麼是三立的台性?通篇報導均未涉及藏獨,達賴喇嘛也強調願在中國憲法架構下追求自治,但是,就是不可以。是什麼陰影籠罩著本土媒體脆弱的根基?

  台灣是資本主義社會,商業媒體唯利是圖乃普遍現象。因此,要這些媒體改弦易轍,其實易如反掌。以前廣告主協會制衡媒體亂象所做的事,現在被用來制衡台灣所有媒體,目的只有一個,不要拂逆中國老闆的意思。

  由此更可見公廣媒體獨立性的可貴。然而,馬英九執政之後,中央廣播電台和中央通訊社回到黨國體制下,宣傳政府政策的老路,已是無可奈何。如今連最具獨立性格的公共電視,也面臨岌岌可危的處境;上年度預算還凍結在半空中,今年度預算已先提案再凍結一半。國民黨立院大黨鞭對公共電視人事以及批評政府的言論大為反感,乾脆提案針對預算逐項審查,形同限制新聞自由。

  台灣媒體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什麼? 不就是不可以報導和中國利益相反的任何事情嗎?許多老闆的利益已經和中國掛勾在一起,中國以商圍政,現在更是政商聯合起來攻陷台灣媒體;自由淨土已經快無立足之地了,但是台灣人還以為自己耳聰目明。

  言論自由包括表現自由和新聞自由,但是,中國國台辦主任陳雲林來台灣的時候,中華民國的國旗,卻是出現一面就扯掉一面。警察直接講明了,你拿國旗,我就抓你。新聞自由搖搖欲墜,而表現自由則必須看主政者的心情。

  台灣言論自由已經日漸消減,而且是大幅限縮而不自知。台灣人的視野只剩下中國,而且是從中國的眼光出發,去看全世界。這就是某些人一直主張的國際觀。   反之,台灣必須面對中國,正視中國,這是無以迴避的事務。不幸的是,也有一些媒體,凡是中國的人事物,皆加以醜化,這種安慰自己、汙名對方的報導政策,卻只會讓台灣更加陷入危境。媚共、恐共,都不是媒體人該犯的錯,親中及反中,也不是媒體人該有的任務。

 

  毋庸爭議,新聞自由是超越國界的,媒體必須盡力保持客觀冷靜,報導及分析紛亂世界中的資訊和價值,不管是藍或綠,都不是媒體人最該關心的。他的專業是告訴他的讀者或觀眾,這世界如何演變,為什麼如此演變。它提供流行資訊,可能媚俗,也會犯錯,但絕不受當權者的壓力而扭曲專業,自我矮化。

  台灣需要的是自由而無恐懼的媒體環境,需要的是冷靜、精準而深入的分析報導,而我們媒體對中國的了解,不是認識不清,就是甘為所用。

  台灣媒體現在眾聲喧嘩,實在像是繁華落盡的前一刻,大家使盡力氣、拚命吶喊,卻可能已是最後的回音。因為在中國陰影下,言論自由百花齊放的盛況迅速消逝,頂多只能留給後代子孫最後一瞥。(作者為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會長,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2009-04-17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