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邱俊榮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馬政府與失業問題

  馬政府上任至今半年,台灣經濟情勢每況愈下。前三個月景氣不斷惡化,失業率持續攀升,將民進黨政府留下的3.81% 的失業率一舉衝破4%,七月份的失業率已達4.06%;後三個月面對全球金融海嘯的衝擊,經濟情況更是雪上加霜,九月份的失業率已經衝高到4.27%,預期未來的失業情形只會更嚴重。更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國內住宿餐飲、支援服務及藝術休閒三行業的失業率在九月已超過5%,而失業超過一年的長期失業者更升至6萬6千人,創下近3年單月新高,顯示服務業失業及長期失業情勢正快速提高。這對於希望藉由服務業帶動經濟成長的台灣而言,正是最嚴重的警訊。此外,依主計處統計,九月份失業逾半年不滿1年的人數也近8萬,合計失業逾半年者已直逼15萬人,比去年同期大增2萬多人,顯示台灣當前不只失業人數增加,而且失業週期也正在快速拉長。這還不包括愈來愈多企業因應減產,強迫員工休假,變相減薪的隱藏性失業!

  馬英九明白宣告其經濟政策目標為「六三三」(「經濟成長率達6%、平均每人國民所得達三萬美元、失業率在3% 以下」),「六三三」的政策目標看在經濟學家眼裡,一般都認為是天方夜譚,莫名所以。根據馬政府事後(九月)指出,此一目標係根據國民黨在1992到2000的執政經驗所訂定的。此一說明,終於令人恍然大悟,原來「六三三」的目標並非來自嚴謹的邏輯或科學分析,只是「想當然爾」的政治語言,而馬政府也無異於自承現在的政府官員完全是舊官僚、舊思維。

  對於失業問題,一開始馬政府顯得不甚在意,因為在民進黨政府執政下,失業率其實不高,沒有立即的壓力。其次,馬政府對於其追求成長的政策信心滿滿:只要經濟成長、景氣夠好,失業問題即可迎刃而解。但是在八月後,兩岸直航未見成效,開放的期待落空,加上景氣日低迷,失業率逐漸攀升,股市大跌,劉內閣進入決策紊亂階段,幾乎所有政策均難以凝聚共識,連證交稅是否減半都可以延宕多日未決,造成人民恐慌。倒是劉內閣此時(九月十一日)提出的「因應景氣振興經濟方案」來得又快又猛,內容卻不脫民進黨政府過去所提出來的類似方案,並無新意,卻冀望1,226億元的預算可以帶動投資及消費達一兆元以上,不知此一政府支出乘數從何而來?方案內容包含「促進就業」,而這也是馬政府針對失業問題首次提出因應措施,卻是在景氣急縮下的短期應變措施。追求成長的馬政府,依賴開放政策想要達到的長期成長沒半點影子,卻已要疲於應付日益衰退的經濟。

  九月起,全球金融海嘯爆發,本已低迷的景氣更是雪上加霜,但也似乎為馬政府提供了一個經濟不好的脫身理由。九月份失業率反常提升到4.27%,較八月上升0.13個百分點。馬政府再度連夜提出應急的「多元就業開發方案」、「立即上工」計畫。

  在全球股災延燒,世紀金融危機蔓延之下,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已警告明年全球失業人口將因而增加兩千萬人,目前的失業率絕不是高點。失業問題的嚴重性,馬政府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到目前為止,馬政府提出的都只是零星、片斷、不成系統的短線方案,例如前述「因應景氣振興經濟方案」中的「促進就業方案」,勞委會推出了「多元就業開發方案」,原委會推出「促進原住民就業方案」或規劃中的「緊急促進原住民就業措施」,以及最新的「立即上工」計畫。「短期促進就業措施」於十一月一日起推動,由勞委會、內政部、經濟部等18個部會共同辦理,預計於今年提供4.6萬個就業機會,至明年約可提供至5.6萬個就業機會。但這些方案、措施或計畫,都是短期應急模式,無法解決失業的根源性問題。

  更有甚者,馬政府為解決失業率高漲的問題,近日提出了「政府挺銀行、銀行挺企業、企業挺員工」的策略(口號?),卻馬上招致輿論與銀行的反彈,更突顯了劉內閣兒戲似的決策模式。要求銀行違背追求利潤原則去挺企業,要求企業違背追求利潤原則去挺員工,這些都真正違背了自由經濟運作的法則。如果認為如此就可以解決經濟與失業問題,那與共產黨又有何差別?重要的是,違背自由經濟運作法則的強制措施,失敗的成分極高。難不成馬政府是靠這樣的方式來達到「六三三」的目標?

  本來按照馬英九「六三三」的目標,經濟成長率應該是失業率的兩倍(以上),如今卻淪得經濟成長率反而已低於失業率。此一「死亡交叉」也不免令人質疑馬政府的能力,內閣若不改組,也令人對未來四年台灣的經濟感到悲觀。特別是親中政策失敗,開放無助經濟之下,又逢金融海嘯來襲,景氣衰退甚至蕭條可期,馬政府在擴大內需失靈、全球招商不見成效、開放已然失敗、愛台建設無錢無力執行的情況下,追求高成長已是奢言空談,要藉以長期解決失業問題更如空中樓閣,或許馬政府只能將「立即上工」政策的短期政策當長期政策使用,度過漫漫數年。

  失業是重要的總體經濟現象,一般可分為摩擦性失業、結構性失業與循環性失業。台灣自九零年代起,由於高科技產業快速取代傳統產業的經濟結構轉變,加上傳統產業的快速外移,結構性失業明顯,失業率無法再維持長期百分之二左右的水準。在科技網路泡沫破滅帶來的全球景氣衰退助威下,2002年台灣的失業率曾高達5.17%,但此後陸續降低。在此同時,台灣對於資金的外移先後採取了「戒急用忍」、「積極開放、有效管理」的控制政策。我們回頭檢視,若非對於資金的外移適當管控,失業率不可能控制在如此相對低的水準。 就馬政府的邏輯而言,在管控資金外移的所謂「鎖國」政策下,經濟發展受到抑制。只要採取更開放的兩岸政策,則經濟必然成長,失業率即可以降到3% 以下。這樣的邏輯看似華麗,卻是似是而非。所謂「鎖國」,純粹是政治語言。過去十年來,台商的全球佈局已有一定程度,勞力密集產業幾乎已全數外移,高科技產業也不遑多讓。在台灣勞動成本仍相對較高的情況下,從「開放」到「失業率降至3% 以下」,真是個遙遠的邏輯!

  更重要的是,外移可以有最高效益的那些廠商絕對不會等到現今政府的開放政策後才外移,現在還留在台灣的廠商也不會是那些期待藉由開放而獲益的廠商。我們可以說,馬政府的開放政策只具有邊際效果,並沒有全面效果。認為開放可以帶來經濟榮景與降低失業率,實在過於天真。反倒是兩岸開放對台灣國家與經濟安全所造成的巨大威脅,是更值得正視與憂心的。!(作者為國立中央大學經濟學系暨德明技術學院國際貿易系教授,以上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2008-11-24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