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李丁讚(清華大學人社院學士班教授兼主任)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社會、土地的新夥伴運動----大埔事件與農業新世代的浮現

  大埔事件的啟發、7/17 的守夜行動,是台灣農民運動史上第一次以「農民」為主體,非政黨動員的公民運動。特別的是,這次行動約有兩百位年青學生參與。
年青人關心農業,其實是很新近的事。這群年青世代正在建構一種嶄新的生活典範,或可稱之為「永續」,與原來的「發展」大為不同。在這個新典範中,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人的關係正經歷著劇烈的改變與重組,這是一項寧靜的革命,也是農業新世代浮現的意義所在。
       
 
  2010年6月9日零晨3點,面對不願意交出土地權狀,也不願意配合搬遷的大埔地主之抗議,苗栗縣政府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派出200多位警察,以及20幾部怪手,對即將成熟的稻作,進行示威性的毀田。從空中鳥瞰,這些被怪手凌遲過的稻田,好像大地的紋身,構築出一幅幅可怕、猙獰的畫面,經過網友的密集傳送,迅速在網路上引發一波波怒潮,進而攪動了沈寂已久的公民社會,帶出社會輿論對農業和土地的廣泛討論。
 
  因為大埔事件的啟發,台灣人開始對農業的價值有了新的認識,對農村的存在也賦予不同的意義。以往幾乎都不關心農業與農村的青年,也在這個過程中逐漸甦醒。我們可以說,稻田裡的怪手,震撼了台灣這塊黃土地,更孕育出台灣農業的新世代。
 
土地徵收的人權與環境正義
 
  其實,在大埔徵地案的同一時間,台灣各地也有無數的徵地案在執行中,包括苗栗後龍的灣寶,竹北的璞玉、竹東的二重埔、台中后里、彰化相思寮、彰化田中、土城彈藥庫等,這些案件裡的地主,雖然都積極抗爭,但力量分散,社會對土地徵收的議題也普遍冷淡。但是,因為怪手毀田事件的發生,社會大眾才第一次真正看到土地徵收過程的粗糙、浮濫、甚至慘忍,也因此開始有機會認真思考土地徵收背後的複雜問題,包括人權、正義、糧食、生態等重大議題,年青網友更是熱情投入,反對土地徵收的各種論述大量出現,各地的自救會也順勢展開新一波的抗爭。有了來自社會輿論的支持,這些久被壓迫的人民,好像獲得了新的武器,士氣大為昂揚。7月17日在凱達格蘭大道舉行「還我土地正義」的守夜行動,正是這些蓄積已久的力量的大集結,也為這個正在萌發中的運動注入了關鍵性的動能。
 
  7/17 的守夜行動,是「反徵收」運動的第一次大會師,更是台灣農民運動史上第一次以「農民」為主體,非政黨動員的公民運動。除各地農民自救會外,台灣農村陣線、台灣人權促進會、蠻野心足生態學會、台灣生態學會、主婦聯盟等社會團體也積極介入,透過網絡、基層動員,號召民眾參與,也獲得熱烈的迴響。數千農民夜宿凱道,構成一幅極為壯觀的場面。隔天清晨,農民和參與者在凱道上鋪上一層稻苗,形成一方小稻田,然後高喊「把田種回去」、「種在自己的土地」,宣示堅持耕作、讓農業立足在國家的核心版圖中的決心。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這次夜宿行動中約有兩百位年青學生參與,為農運注入新的動力。年青人關心農業,其實是很新近的事。大約十年前,高雄旗美社大開始關注農業與農村事務,也為這個領域建立基本的論述和網絡。兩年前,「台灣農村陣線」成立,成員大部分具有農村背景,對農業和鄉村的價值,比一般人更能體會。他/她們除了關注農業外,也積極耕耘校園,逐漸帶引出一批關心農業的大學生。大埔徵收案爆發後,這個剛萌生的力量更迅速集結,開始在校園成立各種農業或農村社團,讀書會等。如台大的「農村實踐小組」、清大的「頭前溪社」,政大的「返穀社」、交大的「農學小組」等。這次凱道的年青參與者中,大部分都來自以上這些社團、讀書會,或是「夏耘」。當然,也有些是網友自動前往的。
 
新世代社運──更活潑創意、更重實作體驗
 
  凱道夜宿行動後,主辦單位把整個活動的過程上網,又引起廣泛的點閱。其實,「農陣」在過去的大小活動裡,都馬上把現場連線上網,讓無法到場的關心者也能以另一種形式參與。這次的夜宿行動,主辦單位又別出心裁,設計很多活潑有趣的活動。「凱稻」整個成長過程也受到網友的持續關注,一直到11/14收割為止,凱道的夜宿行動,似乎都沒有真正結束。新一代的社運工作者,與上一代已經有明顯不同,他/她們比較活潑幽默,沒有上一輩沈重的調性,卻有更多的實作與體驗,也因此能激發更多的動能。這一次農運能持續成長茁壯,這批年青人的創意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本來,主流媒體對7/17的凱道行動並不熱衷,官方也遲不回應。可是,當網站的點閱人數很快就破百萬,社會輿論的熱度也跟著增溫,7/21日藍營立委羅淑蕾就說:「大埔事件再不好好處理的話,五都就不必選了。」這時執政黨終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吳敦義馬上在隔天表達解決問題的意願,並在7/23日正式宣佈:「大埔換地五公頃,維持農作」。相思寮的問題也以相同的模式解決。
 
  「以地易地」並不是好的方案,與整個運動目標當然不合。但是,「制度」的解決是一個長遠的過程,被徵收地主的焦慮卻與日遞增,「農陣」等團體也只能先以「人」為重,幫助農民們先暫時安頓下來,再繼續朝「制度改革」的方向努力。而官方願意局部改變原訂的開發計畫,劉政鴻甚至還假惺惺地道歉,則完全歸功於公民社會所發揮的制裁力量
 
  其實,網絡上的點閱人數只是指標之一。大埔事件後,整個社會對農業的意義和農村的價值,已經有了很大的轉變。大學校園對農村與農業問題的討論明顯增加,除了社團與讀書會蓬勃發展之外,這些年青學生更與外面的社團合作,在校園舉辦各種有關農業的活動,如10月初在台大舉行的「台大彎腰節」,「夏耘」年青學員們即發表有關各種農業實踐的訪調成果。今年5月,清華大學舉行「農學市集」,連結各縣市甫剛成立的「農夫市集」,讓台灣有機農業的產銷網絡更為活絡整全。除了社團活動外,像成大、清華、交大、政大等沒有農學院的學校,也都陸續有農業或農村課程的開設,為年青人提供更紮實的理論基礎,也獲得年青人熱烈的回應。這一批關心農業的大學生,跟整個世界、以及台灣當前社會的最新發展,都已經密切地結合起來了
 
農業、農村新價值再發現
 
  校園裡的新氛圍之外,很多年青人更紛紛投入有機農業的實作,並以「合作」的社群精神來經營農業的生產和銷售網絡,例如台中的「合樸」,宜蘭的「大宅院」,花蓮的「大王菜舖子」,高雄的「微風」、屏東的「綠農的家」、土城彈藥庫等,以及遍佈全國各地的有機小型農場。這些「市集」或「農場」與傳統的市場與農場不一樣,特別強調「有機」與「生態」,這也是這波新農業運動的主要精神所在。對這批年青人來說,農業已經不只是單純的一種產業,而是與更大的「生態」問題連結起來;過去幾個世界以來的「發展」典範,已經到了需要徹底反省的時候;氣候變遷所引發的人類困境,更是大家所一致關注的,而這個問題的解決,農業與土地的永續經營,扮演關鍵的角色
 
  除了對「生態」問題的關注外,這批新世代農夫也特別重視「社群」精神。因此,他們組成共耕團體,以「民主」、「平等」的方式共同耕作,或至少是分享知識與經驗,大家一齊成長、合作共享。她/他們也與消費者建立友善的信任關係,很多消費者甚至都變成生產者的朋友,甚至「伙伴」關係。有些農場還是整個社區一起支持而經營的。
 
  總的來說,新世代的農夫們,正以各種不同的形式來經營新的人際網絡與社群關係,這些新的關係都與過去資本主義下的「市場關係」不一樣,也展現出不同的人性與人文。我認為,新世代的農夫正在建構一種嶄新的生活典範,或可稱之為「永續」,與原來的「發展」大為不同。在這個新典範中,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人的關係正經歷著劇烈的改變與重組,這是一項寧靜的革命,也是農業新世代浮現的意義所在
 
出處:《台灣思想坦克月刊》12月號,更多精采內容請詳見月刊

2010-12-10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