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吳忠泰(全國教師會秘書長)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挾教育以為政治籌碼─北北基連測鬧劇何時休?

攝影/林敬原

  全國教師會2008年及2010年二次調查皆顯示,國中生補習狀況不減反增,且高達9成師生不相信一綱一本可以減輕壓力。然而台北市長依然不願意相信,其一意孤行令人印象深刻。回顧一綱一本自辦基測的過程,地方政治人物拿教育當工具,開錯藥方,執迷不悟,中央曖昧無能,專業被凌遲,可說留下教育史上可笑又可悲的一頁。
 
 
今年67月間,台北市長郝龍斌及其力推的自辦基測,被輿論一面倒的噓聲擊潰,這完全是咎由自取、剛愎自用的錯誤決策。如今國人只能寄望教育部在開學前拿出魄力,否決下一年度的自辦基測,才能為傷害真正止血。
 
民國95年底,郝龍斌參選市長提出要推動國中學科一綱一本,以解決國中生一綱多本的適應,他並曾舉自己的女兒為例子,認為一綱多本使學習壓力太大,讓青少年喘不過氣來。郝儼然以教育救世主的姿態自居,在9512月入主台北市政府後,開始推動一連串準備工作,不顧中央政府的依法糾正,接著為了順利推動統一選書,又連結到自辦基測當誘因,以教育資源為籌碼,主張高中職入學分國而治。在975月吳清基確定不能接任教育部長以後,郝更放手一博不顧後果。
 
事實上郝龍斌的女兒是93年度從國中畢業並考上高中,而那一屆正是統編本最後一年,所以把她女兒的學習壓力和一綱多本掛勾,就完全是牛頭對馬嘴,不是故意張冠李戴,就是歸因錯誤。他女兒所受的壓力,就是統編本時代的產物,就是今年如果考綱又考本的學生壓力。郝龍斌的政策其實是在要求所有學生和她女兒一樣的壓力,所以要用減輕壓力當政策目標,本來就是錯誤。
 

全教會調查 9成師生不相信一綱一本減輕壓力

 
9711月,全國教師會在一綱一本實施後4個月,調查台北市的4所國中,普測國一及國二學生,比較她們在一年級時候的補習狀況,4所都顯示不減反增。當時的台北市政府完全不承認,等到994月,第一次的一綱一本學生到了國二下學期的時候,全國教師會再度對北北基201所國中學生及老師進行抽樣調查,顯示高達9成師生不相信一綱一本可以減輕壓力,台北市政府依然不願意相信,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恐龍政府,在連續出包之後遭到媒體一面倒的撻伐,一點都不冤枉。
 
去年台北市長選舉,挑戰的陣營迴避了這個地雷不碰,致使郝龍斌在連任後判斷錯誤,輕忽了種種技術面缺乏理性管控的後遺症。
 
首先是題目難度。題目難度如果和全國基測一樣,就會暴露了更沒有理由勞師動眾,勞民傷財另外花6千萬去買一份考題,郝卻一再事先強調難度和全國一樣,甚至透露自己已做過題庫,以安撫學子的心,然而學生更在乎的是:竟然明年要用這套題庫組題的考生父親,可以市長的身分提早做題庫練習。題目若比較難,更暴露了和自己設定的政策目標根本違背──更難,只會讓學生更勤奮練功,壓力更大,所以當聯測上場之際,就是郝政策父子騎驢之際。
 
其次是試題是否具有在地經驗。筆者早就認為在地經驗是虛晃一招,目的是用來嚇阻外地考生,和放話會考特定版本一樣。理由很簡單,在地經驗是一個冒險,出的不好,連北北基之內都有爭議。去年10月甚至有謠傳要把花博放進聯測考題,後來遭到教育局本身否認。試想連花博都不敢成為試題的材料,還有什麼是北北基考生共同的生活經驗?即使是最有條件出在地經驗考題的社會科出了侯峒貓村以及烏來的溫泉開發,但是這兩個題目完全不是北北基考生才會作答,也不是全體北北基畢業生的共同生活經驗,充其量只是為了裝飾用的煙霧彈罷了。
 

北市自辦基測 要全國買單

 
社會關心的事情,還包括為了一份9萬多人來考的試題,要花6千多萬,顯然因為北市要當老大,而不惜多攤經費,這筆錢原本因為隸屬全國基測,原本不用台北市出錢,結果台北市3萬多名畢業生,每個學生平均使用成本達1000多元,對於議會而言,簡直是姑息了冤大頭,尤其當後續作業一再出包,更使這筆錢花得不明不白。
 
所以今年522日基測一結束,不分平面或電子媒體,各家一致的呼籲北北基喊停,如果不是因為塑化劑的紛擾,北市政府將難脫大家公論。等到申請作業開始,不同母數的量尺分數有不同意義未被告知清楚,加上由於試題較難,所以成績離散較大,各高中職多數忽略,國中端師生難以抉擇,加上名額回流太多,更拉大登記和申請的分數差距,所謂的高分低就竟成為最後一根稻草。
 

郝市長一意孤行凌遲專業

 
高分低就本來就一直存在,甚至是志願性的,更重要的是進入高中職後的學習,但是這次的高分低就,為資訊不足、參考值失靈下的茫然所造成,市府一開始態度強硬,最後又從不道歉到道歉,從不補救到補救,甚至和二基的學生利益衝突,時機不對,招來挖東牆補西牆之批判,最後再改為增額處理,已得不到掌聲了。
 
市長的一意孤行令人印象深刻,但是更可怕的是郝龍斌對於明年續辦,依然拿出違背專業的說法。所謂如果不續辦,對於七八年級不公平,所幸基測中心已出面說不公平的事情不會發生,因為一向就是考綱不考本。市長想用語言洗腦群眾,以便挾持民意的用心,昭然若揭,尤其是6月多就被媒體批評:二基學生少,不被體諒是忍痛吞下聯測成績,還可以被市長拿去宣傳為學習壓力已經減輕,真是胡不食肉糜到極點,也真是愛面子到了極點。
 
回顧一綱一本自辦基測的過程,地方政治人物拿教育當工具,開錯藥方,執迷不悟,中央曖昧無能,專業被凌遲,可說留下中華民國教育史上可笑又可悲的一頁。
2011-08-16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