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鄭麗君(台灣智庫執行長)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大學生打工是無奈 不是愚昧─高等教育的階級化突顯公共投資不足

攝影/林敬原

   台灣高等教育現今的狀況是:社經相對弱勢家庭的孩子普遍就讀高學費的私立大學。這些孩子進入私立院校後,為繳付昂貴的學雜費及生活費,只好縮減讀書時間、在外打工賺錢以求生存。然而他們為求生存的無奈與痛苦,在監察院長王建煊眼中,卻成了賤賣人生黃金時間、「笨死了」的行逕,怎不令人錯愕?
 
監察院長王建煊去年底在一場公開演講上批評大學生蹺課去打工的行為實在「笨死了」,相信許多人記憶猶新。雖然綜觀王院長當天發言脈絡,本意似乎是大學是多數人最後念書的黃金時間,因此學生如果不上課而跑去打工,實在可惜。然而王院長的發言之所引起社會普遍負面反感、挨批「不知民間疾苦」的原因,其實反映出民眾對現行高教資源分配錯誤乃至造成社會階級流動停滯的嚴重抗議。
 

台灣高等教育現今的狀況是:社經優勢家庭的孩子普遍較易進入低學費的公立大學,而社經相對弱勢家庭的孩子普遍就讀高學費的私立大學。而這些社經相對弱勢家庭的孩子進入私立院校就讀後,為繳付昂貴的學雜費及生活費,只好縮減讀書時間、在校外打工賺錢以求生存。然而弱勢學生為求生存的無奈與痛苦,在王院長眼中,卻成了「賤賣人生黃金時間」、一小時頂多賺個890元,「吃一頓牛排就花光光了」的貪戀物質享受的行動,令人禁不住搖頭嘆息。

 
台灣高等教育的問題可分如下幾個層面:
 

弱勢生很難進入公立大學

 

首先是弱勢生就讀大學的比例及情況。教育部2010年資料顯示,低所得家庭即使讀大學,8成出頭就讀私立大學,上公立大學的比率不到2成。此外,台灣高等教育整合資料庫數據亦顯示,家庭年收入低於50萬的學生,只有11%能進入公立大學,反觀其他家庭收入的學生,進入公立大學的比例都在20%以上。換言之,我國高等教育的貧富差距的真相是,中上階層的孩子較容易考上公立大學,反之,中下階層的孩子較高比例就讀私立大學。

 

結構性不公:公私立比失衡

 

台灣弱勢家庭學子超過8成必須就讀私校的根本原因,在於錯誤的3:7公私立學生比結構,令階級不公的問題被年年複製。

 

教育部資料,我國超過7成學生被迫上私立大學,不到3成學生能擠入公立大學的窄門。這種公私立學生比,和大多數先進國家的高等教育政策剛好相反。學者戴曉霞(2008)的研究指出,相較於注重社會福利及教育偏向「政府模式」的先進國家,譬如北歐國家,平均高於90%學生就讀不收學費的公立大學;西歐國家及紐西蘭,學生就讀公立大學比率亦高於90%;至於教育偏向「市場模式」的國家,雖然一般公立大學生比低於私立,如日本25%、南韓22%,但亦有例外,譬如澳洲就讀公立大學的學生比率達98%,美國也高達68%

 

換言之,台灣3:7的公私立大學生比,嚴重失衡,等於變相逼迫社經地位弱勢的青年只有私立學校可唸,形成弱勢的學生反而要自己多付錢來唸大學,相對優勢家庭的學生反而可以付較少的錢來念大學,造成雙重的不平等,這是明顯錯誤的教育政策下的產物。若不求根本改革,教育不僅無法有效促進世代階級流動,反而成為貧富差距擴大的幫兇。

 

公立生在學率低於國際水準

 
此外,論者常引教育部資料強調我國高等教育在學率已居世界之冠,先進國家如歐美日亦望塵莫及。但事實上,即使將「在學率」因素考慮進去,台灣的公立大學數仍然不足。
 

2008年為例,我國20歲學齡人口的高等教育淨在學率為67%,相較於OECD國家約34%、歐盟19國約34%,似乎相當高。然而,將各國之公私立學生比加入計算後,則我國20歲學齡人口的高等教育公立生約為22.5%,相較於OECD國家約為26.2%、歐盟19國約27.7%,依然偏低。如果以年齡組距來看,2008年我國2534歲受大學(4年制)以上之人口,只有11.76%就讀公立,相較於OECD平均20.79%,歐盟19國平均20.25%,差距更是明顯(見《教育資料集刊》第四十八輯)。

 

換句話說,所謂我高等教育在學率世界居冠的真相,其實是政府在1990年代後以大量鼓勵私校升格及興設來增加教育供給,而由大多數家庭承擔向市場購買的費用,撐起所謂的超高在學率。在所得成長停滯、貧富差距擴大的現今,我國這種主要以私部門達成高教供給的模式,已造成家庭沈重的負擔。

 

高教投資嚴重不足  影響國家競爭力

 
在知識經濟的時代,各國為維持其競爭力,無不紛紛擴增高等教育的規模與投資。然而我國政策,表面上宣示全力邁向「知識經濟國家」目標,實則高教經費的投入相當不足。
 

學者戴曉霞研究(2008)指出,世界先進國家在高等教育經費大致可區分為「政府模式」和「市場模式」;前者認為市場的過度介入會阻礙教育機會的提供、妨礙社會流動,後者則側重市場競爭機制、使用者付費概念。OECD國家多屬「政府模式」,然而台灣的高等教育經費到2004年,政府負擔比例已下降到36.9%,顯示我國已向「市場模式」傾斜。

 

此外,教育部2010年〈十大中心議題()教育體制與教育資源〉資料亦指出,我國教育經費來自政府的投資比例,遠不如OECD等先進國家,我國教育總支出中來自政府部門貢獻只有75%OECD國家則高達85%。「在高等教育部份,我國政府教育投資為0.8%,也低於OECD國家平均的1.3%」。雖然和其他階段教育的公共經費支出相比,高等教育是政府近幾年的投資新貴,但其「每生支出仍只是OECD國家平均的7成到8成之間」。由此可見,我國投入高等教育的公共經費本已偏低。馬政府去年所謂台灣高教資源可能已經過剩之論,真相乃是過去十多年來政府鼓勵民間投資高教的浮濫粗糙的政策後果,但若從政府應盡的公共責任來看,實為胡言。

   綜合前述分析,改善高等教育的貧富差距問題,政府實責無旁貸。至於可能的改善方向包括:逐年提高公立大學就學比率、減輕就學貸款的還款壓力、在考量城鄉差異原則下提高對弱勢生的補助金額、盡可能提供住宿資源以減輕弱勢學生的生活負擔等措施,皆不失為可行的方法。

2011-08-16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