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楊子葆(輔仁大學客座教授)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為高等教育招魂《失去靈魂的優秀 ─ 哈佛如何忘卻其教育宗旨?》書評

 

 

    《失去靈魂的優秀》的主題是大學教育的空洞化,聚焦的檢討對象則是被全世界的大學視為標竿的美國哈佛大學。哈利.路易士以哈佛教授的圈內人身分,比較高等教育裡具體可見的績效評鑑與排名,以及抽象難以量化的「人性尊嚴與榮譽」,嚴厲批判:

 
「哈佛在許多領域都力圖做到最好,而且通常都能成功。但是哈佛在維護卓越形象的同時,卻犧牲了更遠大的目標。領導者聽任學校的辦學方向偏離教育宗旨,一味迎合消費者的需求。在這些領導者眼裡,哈佛已不再是傳統意義上的哈佛,而是一個品牌。
作者最後下了一個沉痛的結論:這所偉大的學校正一步一步地放棄創設初衷,辜負世人對於大學的期望,甚至失去了靈魂。

 

一味迎合市場需求 犧牲教育宗旨

靈魂?在這個什麼都要證據、講究眼見為憑的時代裡,居然還有人夸夸其談虛無飄渺的「靈魂」?
談「大學靈魂」對於現實的台灣人也許太不可思議了,那麼楊振寧教授1982年10月在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記下的一段文字,應該更能幫助我們理解這本獨特的書。
那一年新學期的開始,楊振寧與一位非常出色的中國年輕物理資優生面談,事後憂心忡忡:
「我為什麼對他的發展不太樂觀呢?他雖然很聰明,比如說我問他幾個量子力學的問題,他都會回答,但我問他:這些量子力學問題,哪一個你覺得是妙的?然而他卻講不出來。對他講起來,整個量子力學就像是茫茫一片。我對於他的看法是:儘管他吸收了很多東西,可是他沒有發展成一個taste。這就是我所以覺得他的前途發展不能採取最樂觀態度的基本道理。因為學一個東西不只是要學一些知識,學到一些技術上面的特別的方法,而是更要對它的意義有一些瞭解,有一些欣賞。假如一個人在學了量子力學以後,他不覺得其中有的東西是重要的,有的東西是美妙的,有的東西是值得跟人辯論得面紅耳赤而不放手的,那我覺得他對這個東西並沒有學進去……他並沒有把問題裡面基本的價值掌握住。」
這段話說得真好,從一個意想不到卻是大家都能認同的角度,精確地勾勒出高等教育的核心。楊振寧用的詞是「基本價值」、「意義的瞭解與欣賞」,以及「學習的taste」;在《失去靈魂的優秀》書裡,強調的則是「尊嚴」、「尊重」、「為自己的行為負責」、「昇華人性」、「為生命找到一個目標」。兩位教授不約而同地指出,大學最重要的功能是提供學生「心靈改革」的機會。

 

忘記所學 最後還剩下的東西

可能許多人都不記得了,一九九○年代的李登輝總統,曾經對台灣社會提出「心靈改革」的大力呼籲。當時李總統詮釋,所謂「心靈」就是日語裡的「魂」,心靈改革就是「魂的換新」,個人的生命乃至於國家的前途要有所進步,要提升到一個新的境界,魂不能不變。
直到李總統卸任,心靈改革運動都沒有及時展現讓人滿意的成果,當時大部分論者都認為這項倡議是失敗的,隨後就漸漸被淡忘。但是現在回頭看起來,關於心靈改革的結論未免下得過早了,雖然未必是一人風行草偃之功,但是九○年代台灣民主化風潮,的確將每位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住民都捲進這段特殊經驗裡去重新塑造,不管願不願意、喜不喜歡、有沒有自覺,逼使每個人思索、思辨、討論、爭辯、抗拒或接受,因此改變、成就現在的台灣與台灣意識。
我們偏愛談台灣的經濟成就,或是民主成就,但是還真的很少人談更深刻的「心靈改革」成就。而談台灣的教育,尤其談台灣的高等教育,彷彿也只停留在表象,錯過了某些更關鍵的深層元素,如同《失去靈魂的優秀》裡引人再三咀嚼的字句:
「教育不僅是數據、公式、法則、名字和地點的傳授。事實上,教育不僅是課堂教學……不管學生接受的教育品質如何,當他們25年後再次聚首,並拿起當年的筆記本時,會發現他們已遺忘了記下的內容……套用杜明奎斯(Jorge Dominguez)的話,通識教育就是:當你接受教育,又把當初學到的內容忘記,最後還剩下的東西。若以此為標準,我們該如何評價現今大學生所接受的教育?」
但是到最後,靈魂就一定能保存下來嗎?

 

走得太快 靈魂跟不上?

這讓筆者想起一位法國友人講述的小寓言:幾名西方探險家到非洲大陸探險,他們僱用一批黑人挑夫搬運行李裝備,兼程奔往目的地,這些當地土著非常排斥趕路,但在西方雇主們威脅利誘之下還是盡力而為。一天,所有的土著們突然一致停下腳步,卸下重擔,坐下來休息,拒絕再向前行。西方探險家們非常生氣,怒斥這些挑夫收了錢還偷懶,其中一位黑人代表站起來悠悠地回答:
「先生,我們走得太快,靈魂跟不上,要是再繼續以這種速度走下去,落後的靈魂可能會迷路,永遠地分離,這個結果太可怕了所以我們必須停下腳步等待,等待靈魂跟上來。」
戰後台灣六十餘年的高等教育發展,特別是最近二十年的發展,我們是不是真的走得太快、太依賴慣性地向運動,「只顧埋頭拉車,不知抬頭看路」,而失掉了靈魂?《失去靈魂的優秀》裡的諸多反省不見得統統都適用於我們腳下的這片土地,但對於台灣確實是一種非常有價值的提醒:也許我們也該停下腳步,為自己的大學舉幡招魂了。
 

BOX

書  名:《失去靈魂的優秀 ─ 哈佛如何忘卻其教育宗旨?》
出 版 社:    張老師文化
作  者:    哈利.路易士(Harry R. Lewis)
譯  者:    侯定凱
頁  數:    384頁
初    版:    2007/10
 

 圖片提供/張老師文化

內容簡介
這是一本由哈佛人寫哈佛沉淪的書,作者哈利.路易斯在哈佛任教30多年,其間有8年時間擔任哈佛學院院長一職。他從自己親身經歷出發,向讀者描述這所著名大學是如何放棄教育宗旨的。作者從學生“分數貶值”的問題、哈佛在處理性侵犯案件上的爭論和勞倫斯.薩默斯校長充滿爭議的領導風格等問題著手,細緻地回顧這些問題產生的歷史背景,揭示了哈佛的辦學目標如何從真正的教育向迎合消費者需求方向發展的,並提出了進行教育改革的迫切性。

《失去靈魂的優秀》以明晰、清新和坦率的筆觸,啟發讀者反思人們過去對著名大學的評價方式。

附件檔:
2011-08-17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