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陳郁秀(白鷺鷥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口述;楊青芬整理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誰偷了我們的文化資產?-2011文化政策研析

   這幅畫是我的父親陳慧坤教授之作品,早期他走訪台灣各地留下不少珍貴的風景畫,其中不少是淡水的寫生,這幅「淡水的白樓與紅樓」作中的白樓現在已經消失不見,令人噓唏!這也是為什麼今天這場論壇我們要以這幅畫來當作開場的故事,其中寓意與我們接下來要談的文化政策內涵有關,也進一步的挖掘「誰偷了我們的文化資產?」

 

圖片提供/陳郁秀

 
在我父親的畫中我看到了很多消失的台灣,讓我內心感到沉痛。就以這幅畫中的白樓來說,不到一百年的時間就已經消失了。如果你到國外不會這樣子的,我在1965到1975年之間住在巴黎,往後的每一年回去都還是有種彷彿回到過去的日子,那些場景不會變化太多,你能擁有很多的回憶,可以體會到那個地方的歷史文化。
 
以淡水這棟白樓為例,它只是消失的台灣歷史文化其中之一而已,還有更多台灣的文化跟這棟白樓一樣不見了。難道我們要做個沒有記憶、沒有歷史的民族嗎?沒有文化歷史也就產生對自己的不認同,此時更無法將自己放在國際上與其他國家做比較。我們引進很多國外的作品展覽,但當缺乏一個看待自己文化的角度時,如何去欣賞其他國家的文化藝術,又如何反過來檢討自己?
 

 

讓文化與文明相互證成

 

因此我認為必須先建立台灣文化的主體性,藉此去產生自己在文化上的主見和觀點,而這個文化主體性包含了過去的文化資產、現代的生活文化、藝術成就未來的明日發展,台灣文明是台灣文化沉澱結晶,從這個角度來看,文化政策非 常重要,它可使台灣文化累積成台灣文明。

 
其次,文化政策的形成不僅是由下而上,同時也是由上而下的。所謂的由下而上是人民由其基本需求匯集而成,當這些需求到達一定程度時,政府就必須對人民做回應,例如過去的廟會文化,當廟會文化的表演技巧更精湛的時候,政府就必須做些事情,像是提供好的音響設備,好的室內空間,讓廟會文化能夠以國家戲劇院的規格,透過更好的展演方式去做表演。而政府除了透過政策制定去回應人民的需求之外,更需要鼓勵人民進行創作,因為今日的創作才會變成明日的傳統,也才會有文化的積累,因此文化政策的形成也是一種由上而下的形式。
 
再者台灣的文化政策從日治時期是透過教育的方式在進行,國民政府播遷來台之後改以「以黨領政」方式,在戒嚴之下文化變成了政治的工具,例如文化總會,過去直接在教育及文化等藝文活動上做思想控制,更為國民黨在政權正當合理化做包裝形塑,直至1970年代文建會成立後才真正的從台灣的本土角度做文化思考。1987年解嚴之後,台灣的文化才由一元轉向多元發展。由此歷程看來,文化與政治密切相關,甚至文化就是政治的一部分,因此文化政策更是不得不細心縝密的看待。
 

 

文創產業三向度:空間、服務、產品

 
此外,關於文化創意產業,其實是產業的升級的概念,有別過往商、工業的考量,增加以藝術、文化、及科技為內容及技術進行升級;即利用原鄉的文化透過時尚的技巧方式進行升級。當然這個範圍非常廣泛,因此每個國家做文化創意產業時,必須透過政策去顯現文創的類別與項目。
 
我認為文化創意產業包含了三個項目,一是文化空間、二是文化服務、三是文化產品。所謂的文化空間包含從大型的文化中心、兩廳院、縣市的文化中心、展演廳、社區活動中心,乃至如果經常在家庭中舉辦藝文活動,家中的客廳都是文化空間;而往上的層級則可以推至城市新風貌、以及鄉村新風貌;更上的層級便是國土規劃。
 

 

培育文化行政人才刻不容緩

 
所以最後,這邊要提的是,文化創意產業應該將層級拉高至國土規劃的層次來探討,而這個過程必須透過生活美學教育來實踐,包含從視覺藝術、表演藝術、與生活藝術來融入到生活中。其中必須要有些文化行政人才來經營、管理、推動、及行銷文化到我們的生活當中。同時必須要有合適的策略才能產生影響。
 
簡單的舉例,生活當中每個人幾乎都會用到瓷器,但如果我們要推有藝術的生活品質,就會去尋找台灣的風格,從中去創造屬於台灣風格、與台灣日常生活可以結合的瓷器,而非把法國、英國的瓷器搬來使用而已,例如每個國家都有屬於自己的喝茶風格與特色,茶具的創作就可以因國而異。因此在這過程必須要有藝術家去進行創作,而創作必須落實到生活當中才能成為生活藝術,這時候就需要文化行政人才。
 
因此,有了好的文化空間,可以生活其中,受其陶冶,加上好的藝術創作,新創的戲劇、舞劇、音樂劇、流行文化的新創內容,加上雕塑、畫作、公共藝術等提供學習與欣賞,再透過有好的文化行政人才進行服務,最後文化產品自然會出來,這便是我上述提到的整個文化創意產業的概念。
 
但以目前國內的文化創意產業來看,都鎖定在文化產品上,因為它與產值、產量、數字掛勾在一起了。如果僅能以這樣的角度思考,文化產品是無法建構到整個國家層級的品牌指標。然而一個好的國家品牌是可以讓文化內容、文化服務、文化產品共同發生,可是要產生完整的文化創意產業,我認為好的文化政策及好的文化策略非常重要;而且好的文化政策必定可以落實到日常生活中,並且不會被科技政策、經濟政策所綁架,這也是為何白鷺鷥基金會與台灣智庫要研擬這些文化政策,舉辦這次文化論壇的最主要原因。
 
 
 

文化的民主化—形塑文化大國民

 
 

一、核心價值與目標

 
讓文化藝術普遍為各階層民眾所接觸,打破文化藝術大多為菁英、權貴服務的藩籬。強調文化藝術的可及性與分享性,讓文化藝術成為國民日常生活的一部份。
 
 

二、政策綱領

 
 

(一)文化預算、組織及人員晉用,應充裕且符合專業

 
(1)文化預算應充裕且避免編列僵化
 
文化是國家永續發展的泉源、國民生活豐富的基礎,應確保文化預算的充裕。而且,文化預算的編列原則與審查邏輯應針對文化業務需要保留彈性,避免過多的僵化規定(例如經常門、資本門比例限制等),造成文化建設方向的偏頗與文化行政業務推動上的窒礙難行。
 
(2)文化機構位階之確保
 
不涉及公權力行使的文化機構,應不受政府組織重整機關數量管制及人員職級之限制,以確保文化機構之組織位階及人員晉用,能保持其專業性與權威性。
 
(3)文化機構人員任用制度應鬆綁
 
文化業務有其多樣性與專業性,特別是博物館人員,應擺脫公務人員為唯一晉用、升級規定的束縛。應盡速回應文化界20餘年來的訴求,比照「教育人員任用條例」擬定「文化人員任用條例」,作為文化專業人員的晉用法令,並因應業務性質,彈性地晉用專業人員。
 
 

(二)文化藝術資源及設施的重整與合理配置

 
(1)各縣市文化藝術資源應合理配置
 
文化民主化強調文化藝術的可及性及分享性,各縣市間長期存在著的資源不平均現象應檢討調整,不論硬體館舍的建置或軟體內容的推展與活動的舉辦,乃至預算的分配都應注意區域的公平性及合適性(例如,都會區與鄉村區之間,應有不同的思考邏輯與做法),建立合理分配機制。
 
(2)檢視文化藝術政策內涵,確認真正照顧到各階層、各身分民眾的需求
 

2011-08-17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