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明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不自由的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馬英九統治模式的商榷

  在分析台灣民主倒退的危機之時,如何定位馬英九政府的思維變得相當重要,就如曾經大力支持馬的南方朔所評論的:「更嚴重的,乃是馬並無領導台灣共識的能力與意願」,雖然南方朔不滿的是,馬不願意對一中原則積極表態,但是這句話點出馬英九的統治性格:透過對立來掩飾無能,利用國家暴力來鎮壓不滿,至於政治共識的建立則不在馬政府的議程之內。

  就是因為這樣的打壓政敵與社會反對聲音的決定,才會有外電與國際學者的銳利批評,例如美聯社從台北發出的分析報導,標題用的是「馬政府侵蝕台灣民主爆爭議」,指稱馬政府介入陳前總統的司法案件,內容中還引述美國邁阿密大學教授金德芳的評論說,馬總統讓人聯想到前美國總統尼克森的行徑,下令國稅局,調查他不喜歡的對象。這樣的評論雖然引來馬政府宣傳機器的駁斥的封鎖,但卻是一針見血的觀察。

  不過,馬英九的這種統治模式並非獨特的,在民主發展類型中被定義為「不自由的民主(Illiberal Democracy)」,也就是民主化與自由化並非兩個互為條件的命題,過去威權時代蔣經國末期可以自由化,允許媒體自由、政黨解禁,乃至廢除刑法一百條的思想罪等,但在尚未總統直選前,可以稱之為「不民主的自由(liberalization without democratization)」,但是自由化一直被視為民主化的先鋒,之後的立委普選、總統直選,乃至政黨輪替被視為江水東流,不可違逆。

  但是,民主選舉中其實並不必然保障自由的存在,這在過去自由化-民主化的直線史觀中是難以理解的,甚至忽視了民主選舉的黑暗面:以為有了民主,自由就得以保障,目前當紅的Fareed Zakaria(2004: The Future of Freedom: Illiberal Democracy at Home and Abroad)就從民主與自由均衡的角度來論述這個現象的普遍性。具體的表現就是:這種民主制度可以帶來可參與的「公平選舉」,但卻無法提供法治、分權和對基本自由的保障,甚至民主的勝利者,可以反過來限縮社會的自由,從媒體、集會結社,乃至透過政治手段鎮壓反對黨。

  上段的描述不正是在台灣每天發生情事嗎,要商榷的是:要維持這樣的「不自由民主」的統治模式,操縱選票的支持反而變得很重要,無論是俄國的普亭把國會議員選舉轉變成對他個人統治成績的公民複決,還是查維茲使用公民複決擴張個人權力,這時選票優勢是用來壓制自由的好藉口,馬英九不是說:「最重要的是,我擔任中華民國的總統跟這(綠卡)沒關係……綠卡與認同台灣無關,…所以人民才會以58.5%的票來選我當總統。」

(作者東吳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台灣智庫執行委員,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2009-01-15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