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張清溪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台灣當前言論自由的新威脅

  威脅言論自由以及其他基本人權的,通常是擁有公權力的政府,而且是本國政府。國際特赦組織深切了解這點,因此嚴格禁止成員以組織名義介入「本國」的人權問題,以免陷入自身難保的困境。敵人不會是威脅言論自由的來源,即使在最獨裁、最沒有言論自由的國度,人民最少有大肆批評敵人的言論自由(當然,你不能講敵人的好話)。像我一樣上了一點年紀的人都曾體驗到,在台灣白色恐怖的年代,我們是如何的成天痛批中共的人民公社,每天唱著「殺豬(朱德)拔毛(毛澤東)」的反共歌曲。

  真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今天台灣面對的言論自由威脅,卻正是來自我們的敵人,那個用一千多顆飛彈對著你,成天恐嚇要「解放」你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就是中國共產黨。

  二次戰後,台灣曾有過一段不短的「思想有罪」、「言論叛亂」的年代,也直接導致鄭南榕的自焚。造成這段白色恐怖的法律淵源〈刑法〉100條,一直到1992年才在前中研院院士李鎮源等人領導的「100行動聯盟」努力下,廢掉了言論叛亂部分。

  現在台灣也不是沒有「本土型」的言論自由威脅。

  廢掉了「言論叛國罪」後,妨礙台灣言論自由的,就落到媒體不中立、司法不公,以及政府控制預算與行政資源所造成的言論不自由。所謂言論自由,就是意見表達權,而且,不同的意見,要有對等的表達權利。表達不一定用口直接講出來,它通常透過各種言論工具。我國〈憲法〉第11條:「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就把言論、講學、著作、出版等同。過去,台灣的媒體曾經由當時執政的國民黨完全掌控,不同政治主張者,當然不會有對等的話語權。

  現在,國民黨依然有超比例的話語權,包括電視,以及出售後仍然妾身未明的中廣等等。2004年大選發生的電視「灌票」案,幾乎都是提灌國民黨的得票,可見一斑。國民黨還利用司法不公以及行政不中立,妨礙言論自由。在司法不公上,例如,拿假發票完成形式上合法的「國務機要費」,予以嚴格審查;而直接放進自己口袋這種形式與實質都不對的「特別費」,卻是「合法」。這種司法的不公,簡直混淆正常人的理性思維,遑論言論自由。在行政不中立上,例如,台北市中山國中教師蕭曉玲因為反對市長郝龍斌的「一綱一本」而遭解聘,至今無法得到解決。還有一個行政不中立的顯著例子,就是前不久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來台時,中共的五星旗(教科書曾稱為污星旗)可以招搖過市,而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卻被連人帶旗押走。

  真正嚴重威脅台灣當前言論自由的,來自中共。前面提到的那些「本土型」言論自由威脅,也多少根源於這個「外來型」的威脅;國旗事件正是顯例。

  這個外來型的威脅,就不像本土型威脅那麼隱晦、間接、局部,它是直接的、粗暴的、而且幾乎是無所不在的。台灣人民面臨的這種外來型言論自由新威脅,形式上有中共「對內控制、對外收買」;「舖天蓋地、強力散播謊言」;「蓋台、拒登、拒播、封鎖,掩蓋真相」等三個步驟。

  台灣有多少媒體被中共收買,傳聞已久,也有不少蛛絲馬跡可尋。至少有兩家電視台,曾將他們在美國拍溫家寶訪美的影帶中,有法輪功鏡頭的畫面「一格一格的剪掉」後,才在台灣播出。台灣媒體偏袒中共的不中立,是有目共睹的事實。最荒唐的是,陳雲林來台時,甚至有壓制台灣人民意見表達權的台北市女警說:「我的上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

  2006年台灣聲援中國維權人士抗議中共迫害人權的絕食行動中,2月15日在高雄的活動現場前,約有35公尺被潑滿黑油,導致多輛機車滑倒。同年3月13日《大紀元時報》台中分社辦公室,被人入侵,一、二樓所有電腦遭竊,然而二樓昂貴的攝影器材卻完好無缺。中共特務竊取報箱裡的《大紀元》報紙,在世界各地都有發生。在加拿大,甚至有被當場人贓俱獲而被判刑的。至於網路駭客以病毒攻擊的,更是無日無之。

  2007年成立開播的「新唐人亞太電視台」,到台灣各地系統台要想購買頻道播出,得到的最典型答覆就是「我們不想賺這種麻煩錢」,為什麼呢?「因為你們有法輪功背景」。為什麼有法輪功背景不好賺呢?因為他們多有在中國投資,或想去投資,播出新唐人,會得罪中共!我們的政府,也差不多這種思維,就是為了經貿上的可能利益,首先壓抑、迫害自己的言論自由。 台灣還不會像在中國境內(有時也延伸到海外),批評政府的言論隨時有被暴力迫害的威脅。但是,敵人來威脅我們的言論自由,這不正是台灣言論自由的新威脅嗎?(作者為台大經濟系教授,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2009-04-17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