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澎湖公投是台灣歷史的重要一頁

  9月26日澎湖博弈公投以4000票左右的差距否決了在當地設置賭場的提案。澎湖人的抉擇,不僅對澎湖當地,甚至對整個台灣,都具有重大的歷史性、指標性意義。

  首先,澎湖公投是四百年來台灣人首次以公投方式決定了一項公共事務。這樣的歷史意義非常巨大。台灣舉行選舉的歷史可早至1935年,但以公民投票方式決定公共事務則一直延至2004年才首次發生。同時過往的公民投票都受限於「鳥籠公投法」的高門檻,使得公投在台灣反而成為人民表達意見的緊箍咒,因為公投成案須達到投票率五成的門檻,因此非常困難,而公投不能成案則數年內不能以同樣議題再次實行公投,因此公投任何議題(如入聯)反而成為該議題的阻力,這種弔詭的現象是民主政治少見的。澎湖公投法源依據是離島建設條例,在該條例中排除公投法對投票率的適用,反倒讓公投得以成案並具備法律效力,這也突顯了先前公投法的荒謬,及規正的必要。

  澎湖公投也是人民意見的真實展現。過去對於這類重大公共政策的爭議,最需要重視的是人民的意見,但是最重要的東西卻最被忽視,因為人民缺乏直接表達意見並自己決定的機制,因此爭議性的議題最後如何決定,往往取決於執政者的良心;如過去的彰化反杜邦、宜蘭反六輕等案。同時在有結果之前,社會和人民都要為經常伴隨著的長期抗爭付出一定代價。若公投能逐漸落實到重大且爭議性的公共政策的決策中,則長期抗爭的必要性和不確定性可以消減,同時最後的決定具有一定的正當性,更重要的是人民不必再依賴執政者的良心。澎湖公投讓我們看見了什麼叫做民主思辯,什麼叫做民主實踐,什麼叫做人民的力量。缺乏這些,民主永遠是不完整的。

  澎湖公投之所以進行並得出這樣的結果,在於社運團體和熱心志工的努力;這讓我們看到了台灣人民的主體性與生命力。人民走在了政治之前,而非被動地等待政治人物幫他們做決定。人民在選擇和運動的過程中,選擇了無形的價值多於有形的利益。就此,我們必須要說:這是四百年來台灣歷史的偉大一頁。

2009-10-01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