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黃國昌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公投法補正與公投實踐

  梁文傑先生三月十九日在自由廣場的投書,提出「政府有就重大議題舉辦諮詢性公投的權利和義務」,筆者深表贊同;不過,公投法的補正不應以此為限,公投審議委員會的權限、連署門檻、最低投票人數等限制,均是關鍵。僅僅使政府享有發動公投的權力,無法解決公投制度目前的窘境。

 

  澎湖博奕公投可謂我國唯一成功的公投實踐,該次公投表面上雖係由人民連署提出,惟實際上是由政府全力推動,儘管如此,該次公投成功的關鍵,在於「離島建設條例」排除二分之一的投票人數限制,否則人民的意志終難在制度上抑制代議政治悖離民意的決策。

 

  衡諸目前台灣現狀,即使制度上允許,我們有可能期待馬政府會主動將「美牛」、「ECFA」等事項提交公投嗎?如果不能,問題實又回到「應透過何種機制,使人民得要求政府就特定事項交付公投」,公投法就此「機制」所設下環環相扣的高門檻,正是公投制度在台灣難以作用的重要原因,透過公投法的補正,將此些不合理的高門檻一一去除,方可使權力真正回到人民手上,而非倚賴掌權者主動提出符合其政治利益的公投。。

 

  除了公投法全面補正,公投制度的實踐亦值關注。尤其是發動公投者,更應承擔一定責任,提昇公投實踐經驗的品質與效益,而非將其作為短線政治操作的工具,徒耗推展制度改革的動能。例如,民進黨所發起的第一次ECFA公投,在遭公投審議委員會封殺後,日前再遭行政院訴願會駁回訴願,針對此一結果,兩個由馬政府任命的委員會當然必須接受批判與歷史檢驗;然而,受到15萬連署人託付的民進黨,能夠僅發一個無關痛癢的聲明稿即草草收場嗎?在以具體作為回應之前,如何使人相信,目前推動的第二波ECFA公投連署,不會是再一次令人傷心的經驗?訴願會係以「經濟合作架構協議,尚無實體內容」為理由,封殺第一個ECFA這個理由在第二次的ECFA公投中依然存在,在未就第一個公投案妥善處理之前,如何使人相信「這次公投連署不會再被駁回」、「如果被駁回,我們一定堅持到底討回公道」?發起第二次ECFA公投者,必須嚴肅面對這些問題。


(作者為台灣智庫政策諮詢委員)

 

2010-04-06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