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5s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國際事務論壇17 - 【聯合國案與台灣外交】座談會

  台灣智庫於8月18日上午舉辦「聯合國與台灣外交」座談會,針對新政府上任後如何推動「參與聯合國案」提出關切,並探討新政府捨棄「以台灣名義」與「新會員身分」申請入聯,改採「有意義參與聯合國專門機構活動」所可能產生的影響。此次座談會由羅致政(台灣智庫執行委員/東吳大學政治學系主任)主持,與會專家學者包括王世榕 (前駐瑞士大使)、李明峻 (台灣國際法學會副秘書長)、林正義 (中央研究院歐美研究所研究員)以及吳志中 (東吳大學政治學系助理教授)。

  林正義表示,這是自1993年台灣申請參與聯合國以來,第一次不就成為聯合國大會之會員提出訴求,而改採申請參與專門機構的活動,是法律上的重大調整,也突顯政府刻意避開入、返聯公投未通過的部分。林正義表示這中間有很多的妥協跟讓步,是政治與法律結構變化所不得不然的作為,也認為未來三年國民黨政府還是會延續這種參與方式。然而此舉不僅在外交上讓步太多,最後北京還是可能反對。林正義進一步認為,這次的訴求主題為「有義意參與聯合國專門機構」,只直接訴求「專門機構」,對象雖很明確,但若變更為「有意義的參與聯合國及其專門機構」,還是可以符合入、返聯沒有通過,但台灣仍可訴求的部分。

  李明峻則認為,新政府的提案與往年最大的不同在於放棄台灣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的地位。對於此次政府主動讓步,擱置主權,他質疑這樣的讓步是否有跟北京當局妥協過?他也認為此次的提案不僅訴求模糊,甚至連說帖都沒看到,可見這次的提案完全是虛應故事,敷衍國人。李明峻同時強調新政府應該說明所謂的「外交休兵」及「活路外交」,兩者之間的關係為何。新政府的外交政策比過去務實外交的地位更空洞,讓步更多,過去務實外交縱使無法爭取到外交關係,仍以國家的立場進行實質的外交關係,然而外交休兵是否連實質的部分都放棄呢?若真是如此,外交部不如改成陸委會的國際課,以符合政府組織再造、精簡的要求。李明峻更提出質疑認為,聯合國的專門機構與聯合國並非上下隸屬的關係,在聯合國裡面討論參與專門機構是有待商榷的。

  吳志中提到,聯合國的會員須為主權國家,而外交部的推案完全沒有提到主權的問題,難道是願意接受成為中國的一部分,以副會員的身分,將自己放在中國代表團裡面來參加聯合國的活動,這是不顧慮主權的危險作法。他指出台灣之所以要參與聯合國就是要維護主權,這是台灣在現實的國際關係下一定要顧慮的問題,新政府的作法脫離了國際關係的務實層面。他並舉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多年來都沒有變動為例,表示國際關係不是以談判換取,必須衝撞才會有改革,若新政府以為和談就能爭取國際空間,那不僅是奢求也與國際現實脫離。一旦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後果將是非常嚴重的,馬政府不應只求與中國有短暫的和平而喪失了國家利益。

  王世榕以台灣參與WHO為例,為了要被納入IHR(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以「meaningful participation」所謂有意義參與的方式參與WHO的運作,但參與的結果是所有的會議要「經中國的北京通知台北」。因此一整年下來,二百四十幾次的會議,台灣參與不到廿次,中國甚至要求更改內容,決定誰可以參加,這對新政府而言是一大警惕。他更認為政府此種迎合中國的作法,反而會讓台灣失去國際談判的資格,批評這根本就是「兒戲」。他並以擔任大使與中國打交道的親身經驗直言,中國在國際外交空間上對台灣的欺侮是非常嚴重的,更以「欺人太甚」來形容,表示:「怎麼會把國家前途放在置我們於死地的政權之上,相信中國會對台灣好?」。因此,「有意義的參與」應是延續馬政府在WHO推案的主軸,但經驗可知,所謂有意義的參與其實是無意義的,關鍵是由北京決定,台灣即使參與還是會被中國「耍」。

  羅致政總結表示,新政府的策略是避談主權,但其後果可能會導致失去主權。他更質疑新政府提案以「2300萬人民」為參與單位,其代表的意義是NGO還是流亡政府?聯合國是以主權國家為參與單位,即使其下的專門機構也是,他表示非常擔心未來台灣在國際關係的參與上會變成是一個去主權化的過程,只強調人而不強調國家的概念,連自己是什麼都不願意說。除此之外,避談身分也可能會變成沒名沒份。他提出過去日本與美國是唯一支持台灣成為WHO觀察員的非邦交國,而歐洲國家因為不支持台灣加入WHO才提出「有意義的參與」方式,但最後是由北京來決定台灣的參與,所以meaningful變成meaningless,最後更變成沒名沒份。他擔心台灣未來的名稱會由Chinese Taipei變成China Taiwan,而據他的觀察,新政府的活路外交不是一般所理解的要「衝出一條活路」,反倒變成是「給我」活路外交或「給我一條」活路。他指出馬英九此次出訪所宣示的不僑宴、不公開記者會等動作,目的就是希望北京給我們一條活路。羅致政最後強調,如果政府把希望寄託於北京的善意,甚至不惜將底線都攤出,只會造成台灣談判籌碼的盡失。

2008-08-19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