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賴怡忠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美日台戰略合作的關鍵議程

  由台灣智庫與日本岡崎研究所,以及美國傳統基金會共同主辦的第五次的「美日台戰略對話」於日前結束。包括日本北圭眾議員、前美國亞太副助理國務卿薛瑞福、前副國務卿幕僚長迫田羅賓、前日本駐泰國大使岡崎久彥等十三人,與台灣的資深官員與智庫學者進行了深入的對談。 本次戰略對話發生的背景是在今(二OO五)年二月「美日二加二聲明」後,亞太戰略局勢正發生重大變化,而美日台三個國家內部也有許多政治議題在發酵。相對於小泉首相九月大選勝利所帶來的執政優勢,美國小布希總統以及台灣陳水扁政府都正處於十分困難的狀態。照理講,當國家內部面臨執政困難時,注意力都會放在如何處理內部的問題上,但這次的對話卻發現亞太環境變化已經大到無法忽視的程度,同時所謂內部執政的困難,都與國外議題有關。 以美國來說,雖然卡崔娜颱風使小布希政府的領導威信受到重挫,但真正影響美國政府的還是伊拉克問題,對中國的歧見也擴大政治紛爭。同樣的,正是將應該一致對外的國家安全與國際競爭力議題當成政治鬥爭的手段之一,使台灣現在步上被國際觀察家稱為「自我毀滅」的政治道路。這表示美日台三方對於國際問題的協調合作,對外在與內在環境的改善都會很有意義。

台與「美日同盟」須儘快整合

  以安全問題來說,中國崛起所帶來的不確定因素是影響亞太戰略環境的關鍵,所以如何透過美日台三方的合作,以形塑一個有利於中國走向和平的國際環境是十分重要的。這意味著「美日同盟」要持續發展,同時與台灣安全的整合速度也要加快。 與台灣安全的整合不僅意味著在台海有事時,「美日同盟」能夠快速有效的處理,同時還意味著台灣在未來亞太安全局勢的管理上,有能力能扮演更大的角色。這表示如何透過現有美日台三方的安全對話管道,進一步向戰略與戰術的實質內容深化並加以整合,同時透過硬體與軟體的獲取,建立一個三方可以實質合作的平台。可惜的是,因為在野黨杯葛,台灣至今無法獲得足夠的進展,使其與「美日同盟」的整合距離越拉越遠。

美不滿泛藍封殺國安討論

  台灣的三項軍購除了處理中國針對台灣的飛彈威脅與潛艦封鎖外,還與建構一個與「美日同盟」整合的軍事平台有關。因此是「美日台安全合作」的關鍵項目。美方對軍購案表示理解台灣內部的政治爭議,也表示要購買何種項目應由台灣決定。但正如薛瑞福在公開演講時指出的,美方(包括日本)最不能理解的,是這些項目連進入立法院討論都沒有機會,台灣民眾因此被剝奪了透過立法院的公開辯論,以了解台灣國家安全需要,以及相關國防政策內容的機會。對於現在軍購案的討論只停留在價錢而沒有國安的層次,以及被泛藍政黨刻意阻止其在立院公開討論的機會,這種種把國家安全當成政黨鬥爭的手段,令人感到十分遺憾。

令人不安的新亞太經濟秩序

  在經濟方面,美日都對亞洲現在的經濟趨勢感到不安,不僅因為中國吸取大部分的經濟資源,造成區域經濟發展的不合理傾斜,同時中國以經濟來換取統治正當性,在沒有相應的政治改革下,使其經濟發展與市場邏輯背道而馳,造成重商主義的抬頭,進而危及亞太區域發展的開放與透明性。尤其是最近由「東協加三」進一步出現的「東亞峰會」,不僅其組織沒有明確的發展議程與要處理的問題,同時在形成時即刻意排除與亞太經濟息息相關的美國,更使人懷疑一個「強化中國、壓制日本、排除美國」的新亞太區域秩序,正透過類似這樣的「自由貿易協定」而出現。 因此台灣所面臨被中國施壓而出現的邊緣化危機,正是這種封閉經濟秩序逐漸成形的現象之一。美日台經濟合作已經不再限於三個雙邊經貿關係,而需要對這個區域經濟現象提出因應對策。這包括如何促使中國服從市場經濟,三邊對東南亞政策如何整合,如何協調其印度政策等。 由於台灣面臨的邊緣化危機,與中國展現主導亞太區域經濟秩序的企圖心有關,因此「美台自由貿易協定」的簽署與否,已經不再是美台雙邊的經貿議題,而是美國是否有意重掌亞太經貿議程的政治信號。「美台自由貿易協定」的進展,不僅會促使其他國家與台灣進行「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同時也告訴其他亞太國家,美國是如何看待中國在亞太地區搞「門羅主義」,更告訴中國,排除台灣參與亞太的經濟整合與北京宣稱「和平崛起」是絕對不符的,因為哪有「和平崛起」是以壓制別人生存空間的方式來達到呢。

須把握美台FTA機會之窗

  美方與會者強調現在是推動「美台自由貿易協定」的好時間,因為現在不少美國政府的官員認為「美台自由貿易協定」,是少數美國(與台灣)可以獲利的「自由貿易協定」,台灣在智財權的進展也使美國商界反對的聲浪下降許多。但美方也多次提到台灣似乎對這個議題,除了口頭要求外,在資源與具體做法上並未給人這是重要議題的感覺。如果台灣持續將這個議題純以經濟面向考慮,認為這是經濟部門的議題,很可能會因未能及時在美國的政治、社會不同部門建立結盟關係以推動FTA,使台灣失去機會。這是因為在二OO七年中,國會授權給行政部門進行自由貿易談判的「促進貿易授權法 Trade Promotion Authority」即將失效,如果「台美自由貿易協定」屆時未進入談判議程,則可能到二O一七年以前都會沒有機會了。

美日台須建立政治互信機制

  在政治議題上,小泉時代的日本發展是值得關心的議題。十一月二日小泉的新內閣人事安排,以及十一月二十二日自民黨的新憲草案,都會成為外界觀察的指標。新內閣人事會反應後小泉時代的自民黨發展,而新憲草案則會影響「美日同盟」的未來成長速度。目前幾乎確定憲法第九條一定會改變,但有關「集團自衛權」條款則不太可能會更動。 除此以外,美日台也需要及早準備,以因應二OO八以後三方領導者都將更替的事實。由於在民主國家,必定會出現因選舉而導致對外關係的變數。為了避免誤解與過度反應,美日台三方也必須加強政治互信,因為這是避免因誤判而導致美日台三方在反應與反反應的連鎖互動上,使原先可以單純處理的事件複雜化。 美方特別表示美國對台灣的安全承諾不是因為台灣有兩千三百萬人,也不是因為台灣經濟的重要性,而是因為台灣的民主。因為台灣民主真正的實現是在兩千年政黨輪替以後,其後的美台互動也顯示美方對台灣民主的理解不足。美方人士表示,美國並未了解台灣民主化後,也會有自己的政治議程,而政黨競爭與社會辯論,也會為台灣的政治發展帶來新的質素。針對美台關係過去五年的起伏,美方人士認為美國傾向於透過統獨來理解台灣政治發展的思考方式,也是造成美台政治互信出現問題的重要因素之一。並表示如果重新來過,美國應該學會將台灣民主政治的爭論與統獨意涵區別開來。

美日憂心台灣民主退潮

  因為民主是台灣安全的最大籌碼,但現在台灣的政治發展,卻開始給外界台灣民主退潮、治理癱瘓的局面。這樣持續下去,不僅台灣無法自豪的自稱為照亮中國政治未來的明燈,更可能會因為失去了民主,連國際的支持以及美國的安全保證都會一併消失。美日都認為中國與在野黨的交往並未為台海帶來和平,因為這只是共產黨分化台灣內部團結的手段,而連宋訪中之行的結果,更是把台海爭端進一步向台灣社會擴散。

台灣是美日台合作的最大變數

  在這次美日台的對話結果,發現目前影響美日台三方合作的最大變數是台灣。台灣在經濟上面臨邊緣化,而其軍事現代化腳步的嚴重落後,也影響了台海安全的平衡,台灣政治上的現況則使其民主發展前途未卜,因此可謂情勢嚴峻,也因此美日台合作的重要性與急迫性更為提高。這可以說是「台灣問題」,而不只是「台海問題」,是未來兩年有關美日台合作的關鍵議程。因此尋找一個或幾個可以具體操作的政策,就有必要再進一步討論。

2005-11-15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