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賴怡忠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邁向後「二加二時代」的美日台合作

  在今年二月十九日美日同盟發表了「二加二聲明」,象徵「美日同盟」邁入全球化的里程碑。當時各界都將觀察重點,放在這個確立了新的全球與區域戰略目標的「美日同盟」,未來會如何落實上述宣示。對台灣而言,「美日二加二聲明」的重要性不僅限於維護台海和平的部分,還包括「美日同盟」做為亞太區域秩序的形塑者,它的未來發展方向為何,以及如何設計其亞太區域戰略等議題。

「美日同盟」步入新時代

  在「二加二會議」結束後,「美日同盟」透過「防衛政策檢討構想DPRI」,展開對美日軍事整合的協商,其中包括同盟內部協商機制的改革、駐日美軍的部署處理、美日軍事更密切的計畫協調、飛彈防禦部署的展開、指管通情機制的整合、以及是否有必要對一九九七年改定的「美日防衛新指針」進行再修正等。但目前因沖繩普天美軍基地的撤離問題,導致美日同盟的軍事協商出現波折,甚至導致刻正訪問亞洲的美國國防部長倫斯斐,以不訪問日本的方式來表達不滿。 除了軍事安全外,美日的外交部門也展開「戰略開發同盟計畫Strategic Development Alliance Program」的協商,協調雙方的政經資源,以協助亞太及其他地區邁向民主。但由於這個計畫是在美國國務次卿與日本外務省事務次官的對話,與在二OO一年建立由美國副國務卿與日本外務省事務次官組成的「美日戰略對話」,在層級上似乎矮了一階,導致外界認為自從佐力克(Robert Zoellick)擔任副國務卿後,是否因佐力克本身過去與日本在經貿議題協商的不愉快經驗,而將美日副國務卿層級的「戰略對話Strategic Dialogue」,降級為次卿級的「工作協商 Working Level Consultation」。這是「美日同盟」發展出現的另一個問題。

中國的「不確定崛起」威脅區域平衡

  除了「美日同盟」目前發展所出現的若干波折,中國的區域影響力越來越大,不僅成功維持北韓議題「談而不破」,利用北韓牽制日本,進而在某種程度上約制「美日同盟」。在台海問題上,中國也成功利用兩位在野黨領袖訪中之行,使自己自「反分裂法」的國際責難脫身,並透過與在野黨的對話,開始實質影響台灣的政治議程。在東南亞議題上,中國也利用「東協加一」、「東協加三」,在亞太區域的政經場域,發展出一個排除美國與台灣,並壓制日本的「東亞峰會East Asian Summit」,並在安全議題上主導成立「東協區域安全政策會議 ARF Security Policy Conference」,以取代現有的「東協區域對話 ARF」。如再加上南韓對「美韓同盟」的限制性解釋,以及澳洲屢屢在台海議題上向中國讓步的作為,目前的亞太局勢對「美日同盟」與台灣並不十分有利。 「美日同盟」目前發展有波折,而亞太區域局勢對美、日、台三方也都十分不利外,在二OO八年後,美日台三方都會出現政治領導替換的局面。以整個東北亞來說,包括俄羅斯、南韓在內也都應會出現領導交替。唯一不變的,應該是中國與北韓這兩個共產獨裁政權。這意味著美日台三方好不容易在二OO一年後建立的關係,其基礎隨即會受到考驗。更不要說這個關係,在未來須處理日本新憲與台灣憲改所產生的政治效應。三方政治互信的基礎需要強化。

美日台合作需要新反思

  所以在這樣的氛圍,更有必要對於「美日同盟」與台灣的關係進行新的反思。台灣不僅有必要了解「美日同盟」的未來發展意向與路徑,同時也要將自身與「美日同盟」的關係,在區域戰略與國家發展的高度上,進行一個較清楚的策略規劃,並與「美日同盟」展開有系統的戰略溝通。同樣的,「美日同盟」也有必要更系統的了解台灣這幾年在政治與安全上的變化、台灣所面臨的威脅與危機、以及台灣可以扮演的角色。 這意味著在「二加二會議」後,需要盡速展開新一波的「美日台戰略對話」。它必須是「戰略對話」,而不只是一軌的「工作議程」。因為在整個東亞區域局勢出現盤整時,美日台必須了解彼此對這些變化的看法,了解彼此的內外在限制,並發展一個能協調彼此差異的方法。正是在這樣的基礎上,才會有明確的目標來確定合作項目,以及評量合作的效果。如果能進一步建立「美日台對話機制」,會十分有助於三方的戰略溝通。

要戰略對話,非工作議程

  在內容上,台海安全自然是安全議題的重點所在,但是台灣的軍事現代化進程,「美日同盟」對台海局勢的看法與可能的因應對策,美日台軍事互信與整合等,也是要了解的重點。除此以外,還包括「美日同盟」如何處理北韓議題、對如何看待中國在東南亞勢力的發展,現有「美日澳」合作有無可能與台灣發展分工與對話關係等等,都會是要處理的議題。 在政治上,面對後二OO八不確定的亞太政治局勢,尤其是美日台三方都會出現領導交替,所以如何先增加三方對話,並構建一個制度性的政治互信機制,不僅有助於對彼此的政治發展建立合理的預期,不會對個別議題過度反應,同時對亞太區域的政治進程,尤其是促進民主化上,發展共同合作的機會。 在經濟上,三方應該討論如何面對APEC的式微、WTO的問題、中國構建的亞洲經濟體系等局勢,並協調彼此對東南亞的經濟政策、對中國經濟問題的對應、及利用印度以創造合理的經濟平衡等議題。此外,針對「美日同盟」的「戰略開發同盟計畫SDAP」,台灣與「美日同盟」在此有無角色的分工等,也是可以進一步討論的議題。

兩岸關係須在穩固的美日台合作上

  有人提到因為中國實力坐大,美中靠攏是大勢所趨,因此台灣只能自求多福,甚至認為要趕快發展中台關係以避免被美國視為麻煩製造者。這個想法無視於美中關係存在根本矛盾。華府固然不願意將中國推向敵對的一方,但也不會因其坐大而要擁抱北京。在美國的亞太戰略中,「美日同盟」還是最根本,而「美日中關係」也不會是三角關係,而是「美日同盟 vs.中國」的雙邊關係,台灣尋求處理兩岸關係的根本框架,還是要在良好的「美日台關係」下才會有結果,企圖單方面尋求兩岸關係發展,都不會有好下場。有強固的「美日台合作」,台灣才有與中國交往的本錢。這是處理兩岸關係的前提條件。 在台灣內部政爭與認同紛爭日烈,外部又面臨中國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回到「美日台合作」為基礎的外交戰略,是現在的當務之急。這也更凸顯在此時舉辦「美日台三方對話」的重要性。

2005-11-15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