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張曉菁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美高層頻訪中 正因缺乏互信

  繼美國國防部長倫斯斐十月訪中後,美國總統布希也在十一月十九日至二十一日韓國釜山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後,到中國進行訪問。美國高層的頻頻登陸訪問,不免又牽動台灣敏感的神經。夾在中國強大的軍事威脅和美國單方的安全承諾之間,台灣方面關切的是,美中高層的密切往來是否意味著美中關係的提升?台灣安全是否淪為兩強交好的犧牲品? 今年七月以來,美國國務卿萊斯、副國務卿佐力克、太平洋艦隊司令法倫、財政部長史諾、聯邦儲備委員會主席葛林斯潘、美國證券交易會主席考克斯、國防部長倫斯斐等人陸續訪中。從訪問官員的層級和密集的程度而言,的確不尋常。但若就此論斷美中關係更加密切,也太過草率。

中國大搞國防華府不安

  從領土、人口、經濟、軍事等各項衡量國力的要素來看,中國都是世界大國。中國的崛起,對美國固然有經濟利益,卻也有軍力競爭的隱憂。美國五角大廈在七月公布的〈中國軍力報告書〉中,將中國的軍事威脅提升至「最高警戒」。倫斯斐也曾公開表示:「中國的國防支出遠高於中國官方公布的數字。他並在不同場合透露出對中國軍力增加的不安。而隨著神舟六號發射成功,中國也將進一步挑戰美國在太空領域的霸主地位。 布希在十一月出訪中南美回答記者提問時,曾說:「讓我們確保在二OO六年繼續討論推動成立美洲自由貿易區,三十四國中的二十九國已經這樣同意,這是一個強而有力的認可,最終以美洲國家共同努力的概念成協議,好讓我們能夠與中國長期競爭。」布希的回答透露出美國持續將中國視為競爭者的心態。對於這樣一個極具實力的新興強國,美國無法一味奉行「圍堵政策」。圍堵與交往交相並用的圍交戰略(congagement),是布希政府現行的對華政策,近來的高層互動顯示美國試圖與中國擴大交流。

國力競爭隱含利益矛盾

  本文認為,兩國關係正因為缺乏互信和共享的價值,才需要這樣頻繁的訪問來強化對彼此的瞭解。美中國力競爭隱含國家利益的基本矛盾,這樣的矛盾使美中關係無法驟然改變。那麼又該如何解讀美國聯邦要員訪中的動作呢? 美國國內政治情勢或許是一個切入點。美國總統布希的民意支持度近來創下新低。美國福斯電視於十一月八日至九日的民調報告顯示,只有百分之三十六美國民眾對布希擔任總統的表現表示滿意,而有百分之五十三民眾表示不滿意。與之前的民調相比,十月底的布希支持度仍有百分之四十一,而今年年初布希甫連任時,布希的支持度是百分之五十。 伊拉克戰爭遲遲無法結束、卡崔娜颱風所帶來的災害與民怨、白宮重要幕僚遭起訴、大法官提名不當、預算赤字問題嚴重、油價高漲、經濟無起色等諸多原因造成布希聲望下跌。在此國內聲望低迷之際,走出去是布希解套的方法之一,讓布希藉外交提升國內聲望,而釜山的亞太經合組織會議暨日中蒙的訪問正好提供了一個舞台,聯邦高層的一連串鋪陳也替布希訪中創造出一個友善的環境。

貿易人權均無突破進展

  從布希與胡錦濤會談的成果看來,布希此行不論對美中貿易逆差、智慧財產權、匯率或人權問題,都沒有突破性的進展。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海德里在布希啟程赴亞洲前即告訴記者,布希此行並不會有頭條性的突破。事實上,布胡會的結論,在行前就已經定調,美國對中國所提的自由人權議題也已在日本京都曝光。與其致力在布希訪中找尋貿、人權或反恐的意義,不如以宣示立場解釋布胡會來得貼切。 布希在戰略上視中國為競爭對手,然而從反恐乃至反核,布希不得不和北京合作,也逐漸體認中國國力迅速提升的事實,是美國必須要打交道的對象。在缺乏信任基礎下,高層互訪提供一個交流的機制。但從美國近來提升美日軍事同盟、交好印度、訪問蒙古的動作看來,美中關係的競爭本質仍未改變。 自九一一以來,美國以反恐為第一要務,在全球戰略佈局上不免忽略亞洲。但美國在亞洲巨大的經濟和軍事利益迫使美國正視其亞洲政策,在中東情勢穩定後把注意力拉回亞洲。美國與中國交流的邏輯固然可以理解,中國在這波互訪的角色卻值得觀察。密集的訪問是否來自中國的邀請?中國對時機的選擇是否有特別目的?在未來兩國的互動中,剖析中國的意向是解讀美國高層訪中的關鍵。

2005-12-19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