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財隆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給發嫂的一封公開信

發嫂好:

  雲想衣裳花想容,看到發嫂就忍不住要發想,你知道沒別的,就是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那檔事。

  四年前到日本「亞洲經濟研究所」(IDE)客座研究東亞區域主義,同時期的各國訪問學人多半去研究如何跟他國洽簽FTA(自由貿易協定),只有我在鑽研特定國家比如台灣被排除在外的不利影響。有一次聊起來訪目的,還惹得大家哄堂大笑,那滋味還真是特別。我很清楚,笑聲中其實帶有部分同情,更多的則是(國際政治)現實。 然而發嫂,認清國際現實當然是必要的,尤其是中國經濟崛起後,各國雖然未必要取悅中國,但也不想與之為敵的心態最是關鍵,導致美國、日本與東協各國在尋求FTA洽簽對象時,對台灣視而不見。務實並不等於宿命,可惜馬政府主動與中國謀ECFA的心態與作為,即處處顯露出這種要命的政治經濟宿命論。

  我們看到,政府與中國談ECFA時,竟然不願或不敢主動跟中國要求不再杯葛台灣與其他國家簽署FTA,甚至把作此主張的人打成刻意阻擾ECFA或罔顧現實。事實上,以中國「以經促統」之切,骨子裡對台灣願意甚至樂意與中國簽署ECFA應是大喜過望,台灣這個時候不順水推舟提出上述要求,等ECFA簽完,未來恐怕是毫無機會了。

  發嫂也似乎被說服,只要兩岸先簽了ECFA,台灣就可跟美日與東協等重要經貿伙伴洽簽FTA。果然如此,那中國處心積慮利用區域主義的蔓延,連同封鎖台灣加入其他國際組織所造成的「請君入甕」策略不就等同白費?而且如果台灣已經決定臣服,那中國事後有何理由要「與卿共舞」,讓台灣可透過多元分散的經貿戰略來繼續跟老大哥保持距離?

  先看美日兩國,中國不會允許這些國家與台灣的關係快過兩岸關係,以及這些國家與中國的關係。所以即使兩岸締結ECFA之後會拉大美日與台灣打交道的空間,但可別忘了,美日兩國在可預見的未來並沒有與中國洽簽FTA的打算,因此研判中國不會因為有了ECFA就讓台灣與美日洽簽FTA。

  至於兩岸簽署ECFA之後,台灣與東協簽署FTA也一樣困難,已有專家指出,東協對外洽簽FTA的對象必須以國家身份先與東協簽署「東南亞友好合作條約」,請問北京會接受台灣與東協的關係往此方向發展嗎?

  另外,發嫂可有注意到,近來中時與聯合報社論最常出現的一種說法:「東協加三FTA」(日中韓)即將上路,所以兩岸的ECFA有其「急迫性」。其實這根本是擺烏龍,或者存心誤導國人,因為日本從2003年起基本上已放棄「東協加三FTA」此一想法,改推「東協加六」(日中韓三國,以及紐澳印度)。問題是,這16國要一起簽FTA,相信我,真的很難。

  發嫂,還記得「浴火鳳凰」的傳說吧,缺乏中國不再打壓台灣對外洽簽FTA的承諾,這邊急於跟中國簽署ECFA(浴火)的結果,台灣的未來不是化為灰燼,就是重生但釘在中國枝上,一隻再也飛不走的鳳凰啊。而這種情況,八成會比現狀還糟糕!

  另外,發嫂,台灣跟中國簽署ECFA也應以「防衛性」為宜,亦即以去除現階段FTA蔓延而台灣被排除在外的「差別待遇」為首要目標,而不是想要透過ECFA來先佔中國市場,因為制度性經濟整合如ECFA或FTA的功能在於利用既有的貿易型態或貿易量,而非創造出原本不具有比較利益的優勢。

  經貿講究互惠,台灣想透過ECFA得到更多的中國市場,則理論上本國市場相應也必須對中國更開放,但這將帶來更大幅度的產業調整與失業衝擊。這部分是標準的「社會成本」,而且所涉及的所得重分配效果與公平等價值,也都必須納入考慮,並非某項政策的經濟效益為正就值得推動,畢竟我們是國家,不是跨國商業公司。

  然而官方說法與中華經濟研究院剛被狠狠政治「專業調整」的那份報告,卻好像只把台灣看成營利公司。

  話說回來,發嫂啊,台灣如一味想透過ECFA「多拿、少給」或貪小便宜,不想跟中國「互惠」,最終仍須付出代價。

  最便宜的是經濟代價,因被中國優惠而獲得市場,也意謂台灣的廠商可局部免於國際競爭,久而久之就是產業實力日益減退並依賴「中國褓母」。最昂貴的當然是政治代價,主權(名目權威與實質控制)或政策自主權的逐步流失。   台北夜裡,無論是想起ECFA或發嫂,總教人難以成眠…

          即祝如意                

隆哥敬上

(作者為淡江大學戰略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改自蘋果日報2009/8/10)

2009-08-28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