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博志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小國比較繁榮和幸福

  英國列格坦研究所發表了2008年各國的繁榮指標(Legatan Prosperity Index ),這項指標比較的問題包括經濟基礎、民主制度、健康、治理、社會資本、企業精神和創新、教育、安全、以及個人自由等九個層面,可說相當廣泛地評估一個國家是不是個好國家。結果今年評價最高的的十個國家依序是芬蘭、瑞士、瑞典、丹麥、挪威、澳洲、加拿大、荷蘭、美國、以及紐西蘭。我國排名第24名。仔細看這前十名的國家,除了美國是大國之外,只有加拿大的人口比我國多一千萬人,其他國家都是人口少於我國的小國家。這十個最繁榮的國家除了美加澳荷之外,人口都少於一千萬,其中瑞典九百萬、瑞士七百萬、其餘都只有四五百萬人口。由此可見小國家一樣可以成為世界上最好的國家。

  除了這項指標,其他很多指標如國家競爭力和人民幸福程度等等評比,芬蘭、丹麥等小國也都常領先群雄。然而我國卻常有人把各種自己的無能或不長進歸罪為我國太小,顯然是忽略了眾多小國是全球最好之國家,可給人民最大幸福的事實。其實大國小國各有它的利弊,一個國家能否好好發展,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能否掌握到自己的優劣勢。只惜我國身為小國,很多人卻因為種種因素而把自己夢想為大國,所以未能發揮小國的優勢,卻錯誤地追求我們辦不到或對我們有害的大國策略。瑞士和新加坡是國人長期羨慕的對象,幾年前也有人主張我們要學三蘭(荷蘭、芬蘭和愛爾蘭),而這些國家人口都小於我國,三蘭加起來人口也只比我國多一點點。但是很多人卻不知要學這些國家做為小國的策略,而只想得到它們在國際上已得到的那些類似大國的成就,譬如芬蘭的手機和荷蘭的港口。

  國人夢想做大國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我們某種程度還停留在過去的時代。在各國互相侵略的時代,大國常擁有較大的軍事力量,可以侵略別人,也較能避免被侵略,因此成為大國是很多人的希望。現在的世界照說已不能再互相侵略,而國際的競爭變成以企業競爭為主的全球化經濟,因此國家大小已較不重要。然而台灣卻很特別地仍遭到中國侵略的威脅,因此國家的強大在台灣似乎仍相當重要。但我們即使想要或需要強大,我們在選擇策略時仍必須瞭解我們是小國的事實,才不會盲目採取我們辦不到的目標和政策。

  我們常忽略身為小國之限制和優勢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們長期錯誤的教育。很多人小時候受的教育是我國為世界五強是三大文明古國,有好多侵略外國的偉大歷史。這種教育當然會使人喜愛做為大國,而忘掉國家真正的目的不是大,而是讓人民得到幸福的生活。我們過去在產業方面以量取勝的經驗,也讓我們常以某種產品產量或出口量世界第一為豪。這也使很多人忘掉量的第一並不是最重要的成就,自己擁有難以替代的關鍵而能有豐厚的利益才是重要的經濟成就。

  從其他國家的經驗來看,不管要求人民更大的幸福或更高的經濟成就,小國都有很好的利益和成果,重點在於小國要認清自己是小國,而設法發揮小國的優勢。小國很重要的優勢是較為靈活。小國人民也較能直接關切和參與政策,而較能達到真正的民主。小國內部的經濟差異性也常較小,而使其經濟政策較不會陷入地區矛盾或兩難之中,而較能有效解決本身的經濟問題。這些道理一般人都能瞭解,只是過去我們太沈迷於求大,或要做大國乃至世界的中心或門戶,而忘了努力發揮做為小國的優勢。

  除了上述優勢,小國也可由產品多樣化的策略而得到很多機會。全球化的競爭主要是價格和成本的競爭。國際企業為了搶奪市場於是拼命壓低成本並擴大規模。在這種競爭中常出現大者愈大甚至贏者通吃的現象。結果是全球各地的商店和產品愈來愈相似,到處都是麥當勞、星巴克、佐丹奴,世界的多樣性降低變得較無個性和樂趣。以往全球有千百種雞和豬,現在已集中在少數最有「效率」的品種。即使從個別市場來看產品種類可能因全球化而增加,由全球來看很多產品的種類卻已減少。這很可能會減少全球長期發展更多新產品的機會。而產品太相似的結果也自然有更多人對這些標準化的產品不太滿意,因此和大量生產之標準產品不同的產品也將會有需求存在。小國若在這類產品上努力發展,不只有市場空間,也可能得到更多未來發展的機會。

  從必要性來看,小國並不是不可以發展大量生產的產品而且取得世界第一。小國即使本身市場小,但在全球化的世界全球都是可能的市場,企業只要能力夠,像芬蘭的Nokia或我國的台積電,都一樣能成為其產品在世界上最大的企業。但這類產品若是重要的產品,小國可能只容得下少數幾家這種企業,芬蘭就容不下第2家像Nokia這樣大的企業。這少數幾家大企業在小國經濟中佔有太高比例的結果,可能會使這小國因為大企業競爭力或其產品景氣的變化,即出現太大的波動。所以小國雖然可發展一些大企業或產業,但比大國更需要發展較高比例的中小型企業和產業。而在全球競爭中,這些中小型企業和產業的競爭力多半要來自它們與眾不同的特色或差異性與多樣性。

  從能力上來看,小國也較有能力發展這類中小型而有差異性或多樣性的產業。這些中小型的機會在大國難免較被忽略,大國也因為有較多其他產業的顧慮,而較難為它們量身訂做較合身的政策和制度。大國內的規模競爭也類似全球化的國際競爭,成本和效率的考量使標準化大量生產的產品及大規模的企業,更容易排擠掉中小型的競爭者。而小國家因彊界、制度、以及貨幣等區隔,反而較能為中小型企業和產業維持一個空間,較免於大規模生產的成本競爭,而能讓一些不一樣的產品有生存發展的機會。這些不一樣的產品當然也可能因為技術或流行的改變,而在未來發展成全球性的重要產品。

  生物和文化相關產品最能顯示小國在發展不一樣的產品之優勢。以畜產品為例,美國這麼大,有一頭牛染病全國就成為疫區,因此相對而言小國家成為疫區的機率就少很多。而小國特別是像我國這種島國的邊境又更容易管制。因此小國比大國更有優勢來維持自己為非疫區,並生產各種較安全的產品。由這觀點,小國若盲目為了所謂自由化而開放疫區產品進口,不好好做檢疫防疫工作,甚至為了做別人之中心門戶之類的妄想而放棄國境的管理,因而失去做為獨特而安全之地區的優勢,實在是愚不可及。

  除了美國牛肉之外,最近有關基因改良農產品的進口也是類似的問題。基因改良產品是典型高效率和低成本的產品,放任自由競爭時它們常可打垮非基因改良的產品。然而基因改良產品的安全性仍未得到全球的共識,因此非基因改良產品仍有其較高的市場價值。做為可以較有效隔絕改良基因之傳播或污染的小島國,我們也有必要思考是否要利用這種優勢來發展非基因改良產品。而若是有些可能,我們就不該隨便為了成本或政治利益,而開放基因改良產品的入侵,並讓人工改良之基因透過雜交而進入其他產品,並使我們無法再生產純無基因改良的產品。

  更全面的國際經濟整合,如和外國成為自由易易區,甚至用相同的貨幣及接受外國的檢疫和衛生安全認證,也將使我國和外國成為一個經濟和疫區,而失去小國的優勢。所以做為小國也不要盲目要加入外國的自由貿易協定,或做其他經濟整合。我們須先想清楚做自主之小國和做大國之邊陲之利弊,不要夢想藉FTA或ECFA之類的合作去取得大國的利益,結果不僅得不到好處,反而失去我們做為小國的利益。

2009-12-18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