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馬政府2009年施政總體檢

  馬政府執政嚴重失敗,民心盡失,其主要原因以馬政府慣用的十六字真言來說,就是高官無能、施政散漫、疏離人民、擁抱中國。面對這麼嚴重的失敗,馬政府應該革除這些錯誤,改過向善。可惜馬政府的調整方向卻又錯誤,而使情況進一步惡化。

一、無知無能化為謊言騙人


馬政府高官無能的例子太多,一本書都寫不完,民間已經見怪不怪,只拿來當笑話看。但過去一年的情況顯示高官的無知無能不僅未改善,未能認錯,政府更已採用各種方法來掩飾或為其無知無能強辯。換言之,無能已似乎惡化為說謊。

兩岸要開始直航時,馬總統告訴農民說直航使台灣農產品更容易運去中國,所以對台灣農民有利。但他卻未告訴農民說,中國農產品也將更容易運來台灣,而中 國農產品過來台灣的金額是台灣賣去的五倍,所以直航帶給農民的損失可能是利益的五倍。他當時這麼說,可能是無知,但被批評後仍不認錯,甚至有官員出來強 辯,那就可能變成說謊。

去年2月27日馬總統說,東協加一成立會造成台灣11萬4千人失業,他很擔心,所以要趕快簽ECFA。我隨即指出他依據的研究不恰當,只要改 用正確的數字,即使不改其理論假設,失業人數也只剩不到24分之1。他用錯資料是他或其幕僚無知,我指出其錯誤後政府卻未答覆,4月11日我公開質問尹啟 銘部長,他也未答覆,12月11日我再質問林聖忠次長,他卻似根本不知道有這問題。如今過了近一年,政府還是未答覆,卻仍急著要簽ECFA。這就比較像在 說謊。

政府研究ECFA對就業的影響,各單位提出的數字不同而無法解釋,那可能是無能。但那些研究模型本身已假設充分就業也就是大家原來都有工作, 最後卻可算出就業增加幾萬或幾十萬,那就涉及說謊。研究機構算出ECFA會讓電子電機業減少3,000億元產值,經濟部卻可用一句「專家調整」把 3,000億改為零,而且仍繼續使用同一模型中其他產業由電子電機業減產3000億而得到的好處。這難道不是說謊?

馬總統去年2月27日已老實說我國無法和其他國家簽自由貿易協定 (FTA)是因為中國阻礙。但政府官員卻仍告訴人民說,簽了ECFA我們就可以或較可能和其他國家簽FTA。。中國對外經貿部4月14日公開說FTA是主 權國家的行為,所以中國不准台灣和其他國家簽。但馬政府官員繼續向人民說簽了ECFA就可以有其他FTA。今年1月20日報載中國王毅說台灣和其他國家的 FTA對中國也有利,馬總統馬上說大陸對台灣和其他國家簽FTA已沒意見,但事後中國出來否認沒有這種說法。結果賴幸媛主委還要硬拗說中國不會干擾我國和 其他國家簽FTA。這當中不管是無知或謊言,都顯示馬政府的ECFA政策是依錯誤的基礎在強硬推動。

二、螺絲鬆了,演變成機器垮了

馬總統在擔任台北市長時即以市府螺絲鬆了聞名,也因此留下貓纜、圓環、忠孝西路不敢啟用的公車專用道、乃至邱小妹妹等等難看的政績。而中央政 府遠比市政複雜且有更多決策,螺絲鬆脫結果就使政策亂成一團。但馬政府並未懲處或撤換相關人員以鎖緊螺絲,反而包庇那些鬆掉的螺絲,而使整個政府機器散 掉。

八八水災時不知是誰拒絕外國的援助而遭人民批評,馬政府說不是不接受,是還在研擬清單。擬了幾天之後,馬總統開口說要外國提供可吊32公噸之 直升機。但全世界都沒這麼大的直升機,因此立刻成為國際笑話。但到底是誰拒外援,研擬幾天清單之後還告訴馬總統要這種不存在的直升機,又有誰該提醒總統或 總統該找誰先查證再說,都和美牛事件該誰負責一樣,因為亂成一團又相互包庇,而無法向人民交代。

一年前在野黨和民間人士早就說去年稅收嚴重高估,可能短收兩三千億,但政府死不承認,更不願調整支出,結果全年稅收短收2,652億元,政府 實際赤宇不只破記錄還違反預算法,但沒人負責。財政部長自行對外說證交稅要減半以振興股市,其他官員和輿論反對都無效,馬總統仍決定獨聽財政部長。所幸這 項減稅被立法院擋下來,而股市卻照樣回升。亂講的人卻也沒受到任何處罰。

財政部去年11月9日對立法院的報告說我國2008年出口到中國產品所繳關稅估計為1,047億元新台幣,即ECFA若使關稅全免,我們可省 這麼多關稅。但12月19日海基會江丙坤董事長先說,我們對中國的出口可省90億美金也就是約3,000億元的關稅,政府內部似乎沒人指正其錯誤結果。結 果12月吳敦義院長又犯同樣的錯,而說可節省90億美金的關稅。即使依政府之估計,ECFA每年之淨利益不過幾百億元台幣,而在這一項行政院和財政部的說 法就差了2,000億。政府所說之ECFA的利益還可相信嗎?行政院長和財政部的溝通出這麼大的錯,如果吳院長和江董事長不是要欺騙人民,那政府部門絕非 螺絲鬆了而已,而是機器散落了一地。

三、疏離人民進而恐嚇人民

馬政府政策偏離民意已不是新聞,而馬總統每次說要加強溝通時實際上都不是說官員不懂人民,而是說官員沒向人民解釋清楚。ECFA的爭議政府不 只動用拿政府經費的研究機構和學者,以及得到利益的廠商大做似是而非的宣傳,還要找藝人代言,但自己就是無法把ECFA的利弊坦白講清楚。所以馬政府的溝 通不是要知道人民和反對者的想法,而是要用宣傳方法讓人民接受政府既定的政策。這種宣傳不只不符民主,更可能變成詐騙。

現任鄉鎮長因為縣升格為直轄市就自動再當四年區長絕不合理,也不合法,同時絕大多數人民都認為不對,但馬政府卻用黨紀讓立法院強行通過,然後還沾沾自喜說這才是一個黨。所以說馬政府疏離民意已經不正確,它是不在乎民意。

更嚴重的是在美牛事件中,政府的宣傳是不接受政府已祕密簽的協議,就會被美國報復。在ECFA政策中,政府則說不簽ECFA會被邊緣化。在熱比亞、達賴、以及劉曉波等事件中,政府的態度則是不可以激怒中國。疏離民意的作用已發展到用恐嚇來改變民意。

馬政府比較注意的人民是資本家,要簽ECFA的各種理由多是資本家可以得到好處,兩年的稅改主要成果都降低富人的稅負,產業創新條例要用營運 總部的名義給超大企業特別賦稅,用各種消息和政策炒高股價房價的得利者是有錢人,農村再生條例和產業創新條例都要讓資本家可以徵收平民的房子土地,而用來 蓋社區炒地皮。做了一大堆圖利資本家而不利一般人民的政策,馬政府的道理是有錢人如果不高興走了,小企業也不會有發展機會,勞工也會失業,看你們怕不怕。

四、終極統一轉為急著投降

馬政府和國民黨相關人士一直把中國當成唯一機會,十多年來常說只要三通直航,台灣經濟就可以突飛猛進,高雄港就可成為中國的門戶而國際排名不會下降。 但馬政府三通之後,這一年台灣經濟是全球主要國家中最慘,經濟成長率下降最多,失業率上升也最多,高雄港排名由第8降到第12。而產業則持續外移去中國, 中國也持續要把我們的半導體和面板等主要產業吸走。三通救台灣的夢想或迷信已經證實是大錯誤。然而馬政府不只不願讓政策轉向,反而猛踩油門,要更快速和中 國結合。這已非無知所能解釋,而是顯示馬政府可能想要快速讓中國併吞台灣的意識型態。

馬總統本來不諱言他終極統一之意識型態,但為了選總統卻又大談台灣前途由2300萬人民決定。然而馬政府近兩年的表現卻更像是急著要讓中國可 以逼台灣投降。馬政府連ECFA是什麼東西都還說不清楚,連中國願開放及會要求我們開放的項目都還不知道,就說一定要簽,要今年5月前簽,而且不讓人民公 投。連李光耀先生都說馬政府這種把自己底牌都掀開的做法,談判會輸掉。難道馬政府不在乎談判輸贏嗎?

大家一再警告只和中國簽ECFA會讓台灣經濟更依賴中國,因此中國更能用經濟制裁來威脅台灣的廠商和政府接受中國的政治要求。但馬政府不只不 當一回事,還拼命要早一點簽ECFA。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甚至說不怕依賴中國,只怕中國不讓我們依賴。甚至當中國以不讓觀光客去高雄來懲罰高雄放映熱比亞 電影時,馬政府不只未指責中國,也未因此警覺中國以經濟手段來達成政治目標的做法。馬政府這種不在乎甚至否認依賴中國的政治風險之做法,簡直就像急著要給 中國有更大的能力逼我們就範。

馬政府已採用中國漢語拼音,又說要推動識正書簡來和中國文宇統一。四次江陳會都不談中國傷害智慧財產及各種不公平競爭手段,反而急著談標準和 檢驗的一致化。也有人在鼓吹要採用相同的貨幣。而政府的ECFA政策又常暗示要中國給我們特權利益,這又將讓我們不得不更依賴中國。其他如承認中國學歷、 陸生來台、以中國配偶之子女的就學優惠方案,都不只是長期讓台灣失去自主性以利於終極統一而已,而且是短期內就可消除台灣拒絕被統一的力量,也消除台灣可 以促使中國民主化及重視人權的力量。

中國說ECFA必須在胡六點也就是一中架構下簽訂,中國官員也一再說兩岸不能只談經濟,中國國務院明講海西特區是祖國統一的重要戰略部署,王 毅最近又說ECFA簽了之後兩岸已沒多少經濟議題可談,政治議題對話應不可免。所以簽ECFA有政治意涵且會加速政治談判,馬政府卻說ECFA和政治無 關,而急著要簽,也像是要加速政治議題和加強被統一的壓力。

2010-01-28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