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3
吳明敏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夾縫中茁壯的台灣農業 ─ 兩岸、媒體和永續

  2004年連宋主席兩度在總統大選落敗,相繼前往北京、海南等,推動水果銷中、經貿論壇和農業論壇。對比於胡錦濤訪美而比爾蓋茲以智財權談判伺候,凸顯出連戰等一行委曲求全的進貢心態,表面上為農民請命,實則配合演出統戰戲碼,其禍果至今已顯現,不僅加速台灣農業空洞化,更讓低廉、劣質中國農產品在品牌形象與我混淆,大舉搶走我國內外市場。 基於長年研究農業經濟,這一年來我在立法院為農業政策把關,剖析兩岸農業交流、競合等議題後,深信只有投資台灣,才能讓步步荊棘的農業走出幽谷,迎向曙光。

共產黨的目的:解決三農、以農促統

  中共與國民黨推動農業交流,共產黨的主要目的是希望利用台灣的資金、技術和人才,協助解決中國的「三農」(農業、農村、農民)問題。改革開放後的中國,沿海部分地區暴富,內陸卻仍有九億貧農,貧富差距的內部矛盾嚴重,因此共產黨隔海招手,甚至只要台灣的技術願意過去,即提供土地、減(免)稅等優惠配套,但等技術移轉成熟之後,就開始反噬,鎩羽而歸落入「養、套、殺」陷阱的台商也是血淚斑斑,殷鑑不遠。 過去中國的「宏觀調控」集中在科技產業,近年來也將農業列為重點,可見解決「三農」問題,是中共的當務之急。2006年10月中旬,全國政協賈慶林主席在海南島「兩岸農業合作論壇」開場致詞的一席話最為真實,他說:「希望台灣同胞幫助中國的新農村建設」,而連戰主席也附和說,兩岸農業可以「互補」,但試想,台灣的資金、技術和人才是流動的,中國的土地搬不走、人不可能讓他來,市場在彼岸,互補的機會都在中國,輸家鐵定是台灣。 難怪有人說,「國共長期交手,國民黨戰爭不認輸、談判不曾贏」(連戰連敗,拗說轉進),幾回合的農業交流,台灣、台灣農民是大輸。

國民黨的目的:綁樁拼選票、奪回政權

  2004年連宋主席敗選,隨後中共一連串對台灣農民喊話,2005年3月通過「反分裂國家法」,丟出「棍子」,卻又給足了看似香甜的「胡蘿蔔」(水果准入),這是兩面手法。當年8月1日起,同意18項水果准入,其中15項免關稅,但保留香蕉、柳丁、李子三項,好預留政治操作的空間。2006年4月,兩岸經貿論壇應邀與會者多是科技商賈,農業人士極少,然15項共識意見農業佔7項,顯見其「以農促通、以農促統」的昭然居心。 共產黨擅長「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的手法,而由於自認是「百分之百純種中國人」的連戰主席與主張終極統一的馬英九主席,與中共不謀而合,大可利用之;國民黨急於奪回政權,且深知他們輸在認同台灣的基層農民這塊綠色鐵票區,為了拼選票,國民黨甘心讓共產黨作球,聯手利誘農民,製造假象。

仿冒嚴重、台灣農民是最大輸家

  農產品准入中國、免關稅,當然是好事,但前提得尊重台灣的知識產權、尊重台灣和台灣的地方地名、區別在台灣生產或是台灣品種的中國貨,否則只會讓台灣農業陷入更大的困境。試想,國共一直宣稱,中國的市場龐大,是台灣農民希望所寄,為何兩岸農產品貿易長期來一直是逆差,近年來每年均高達台幣60-70億元,若加上走私和借道第三國進口,恐怕台、中農產品貿易逆差每年超過台幣百億元。 問題的關鍵在於中國無償取得台灣的農業科技和縱容仿冒。例如蝴蝶蘭,全中國有七十多個蝴蝶蘭養殖場,技術都是從台灣無償輸入,而土地、勞力成本遠比台灣低廉,台灣怎麼與之競爭;如何賣到中國?更嚴重的是,明明是在中國生產的農產品,卻大剌剌標示台灣,甚至回銷台灣,侵蝕日本等我農產品國際市場,使得無法前往中國發展,居農業人口絕大多數的小農血本無歸,在台灣安身立命的農村青年也因之社經地位低落,只好娶外籍新娘。

國共採購台灣農產品的陷阱

  我在立法院目睹國民黨興風作浪,操弄政治,許多國人不察,被蒙蔽而不知。例如,說是若台灣農產品價格低靡,中國國營企業願大量收購,以照顧台灣農民。這其實是天大謊言。去(2006)年10月中旬台灣香蕉盛產,經「國共合作」,賣到上海超市的香蕉,零售價格每公斤僅約台幣20元(一市斤500公克2.38人民幣),而零售成本至少40元,可見產品運到中國,國共兩黨每公斤補助超過20元,違反自由市場運作。 這是賠本生意,不是正常的貿易行為,共產黨作球給國民黨的痕跡相當明顯。今(2007)年1月的柳丁也是如出一轍,支持國民黨、與該黨民代與樁腳有關係的果農,一公斤售價14.5元,但大多數農民只能賣8、9元,和採購香蕉一般,這也是有「選擇性的期前賄選」之嚴重嫌疑。進者,南投的柳丁經正常的貿易管道,進入至中國,反映成本和利潤,在上海超市的售價一市斤人民幣6.99元;而接受國共補貼的柳丁,只賣人民幣3.58元(約每公斤台幣30元),南投柳丁兩、三天就下架,貿易商血本無歸。柳丁在上海超市成本超過台幣35元,每公斤至少倒貼台幣5元。今(2007)年2月8日在北京上市的台灣柳丁每市斤人民幣5.5元,批發價人民幣4.3-4.5元,基本上也未獲利。 先不論這種補貼,會造成「自己打自己」的惡果,國共美其名曰「疼惜台灣農民」,其實是吹噓、膨風,故意不提政府經常性產銷調節和必要性的補貼,拼命邀功,作球給馬英九主席等,其目的在於製造民進黨執政無能的假象,遂行一黨之私。 香蕉滯銷時,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及媒體大肆渲染產地一公斤台幣1元、一牛車一千元,其實當時價格最低約4元;導致資訊不靈通果農的恐慌,趕緊拋售,接著以「救世主」姿態出現,吹噓說要收購2,000公噸,最後只買了118公噸,國共倒貼台幣兩百餘萬元,說得多、買得少,但媒體卻一再報導,彷彿給了台灣農民多少恩惠。 如果國共真的關心台灣,何不讓2006年4月兩岸經貿論壇達成共識的8項魚產品、11項蔬菜、以及2005年承諾的柳丁、香蕉等,趕緊實施進口零關稅,不要等到選前才又大玩政治操弄手段。 我們也必須深切檢討,體認台灣的農產品唯有邁向「精品化」,與中國的產品區隔,農業才有前途,農民才有生路。我在立法院,推動「TAS(Taiwanese Agricultural Standard)」取代「CAS」(Chinese Agricultural Standard中國農業標準,約3年前Chinese改為Certified),相信只有清楚被認知產地是台灣和徹底杜絕仿冒,進軍高價位市場,台灣農業才能走出康莊大道。

揚棄兩種標準,真心疼惜農民

  在立法院問政,我深感不管是學術專業、國際規範,一遇到政治考量都得讓步,立法權嚴重侵害行政權。例如「美國牛肉事件」就是政治惡鬥扭曲事實的明顯例子。其實,檢驗出有狂牛病的,都是美國、加拿大、日本和部分歐洲等先進國家,因為把關嚴格,才發現問題,而WHO、WTO與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都認定只要將牛的脊索、腦和小腸等內臟,所謂的「特殊風險物質(SRM)」去除、三十月齡以內的肉塊是沒有狂牛病(BSE)病原、可以貿易的,而行政部門也是因為尊重專業,才開放三十月齡以內不帶骨美國牛肉。可是,原本同意是否進口,是行政部門的專業考量,卻因朝小野大,被在野黨硬生生的以立法決議干涉、侵權。 進口美國牛肉在政治操作下被抹黑,台灣農產品的處境更糟,不少媒體甚或消基會,只要是國產農產品稍有疏失,就大肆渲染,常有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情事,可能只是少部分出了問題,卻不說清楚,登上頭版頭條,也常選擇消費旺季,搞得驚天動地,連累無辜農民受害,可是對於中國的「黑心食品」,卻視而不見,甚或刻意美化。 舉個例子,中國的大閘蟹施用會產生致癌物質(硝基呋喃),可是媒體一窩蜂報導「祖國」風光、大閘蟹肥美,製造了一股熱潮,主管單位害怕引起波瀾,遲遲不公布檢驗結果,一拖再拖,還是我開了記者會,揭發這個問題。反觀,台灣的「瀝青鴨」事件,未經查證即以聳動的標題報導,結果是烏龍一場,我也開了記者會、上媒體,協助說清楚、講明白,但無辜農民的損失已然造成,難以彌補;巴西蘑菇,明明是中國走私的蘑菇出了問題,媒體與消基會卻說得不清不楚,誤導消費者,使得農民受到重創,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其作法已經嚴重打壓台灣農民。 令我痛心的是,台灣農產品明明比中國貨優質、衛生安全,先進國家的消費者甚至願以兩倍價錢來購買,可是我們某些媒體卻刻意以「貴中賤台」手法操弄報導,此舉只會使我們的農民雪上加霜。在此我呼籲國人,看破此類媒體的黑心動機,好好疼惜我們踏實揮汗種植出來的農產品。

結語

  近年來由於全球化效應使得國際產銷體系重組,歐美日跨國公司挾其先進產銷技術及外交實力撐腰,逐步壟斷國際市場。值此同時第三世界農產品則有成本低廉優勢,此二股勢力有如兩大板塊對台灣碰撞夾擊,台灣勢必要在夾縫中求生存。 然而台灣精神正是「壓不扁的玫瑰」般堅韌,我們從來不懼壓力,只要有正常空間便可茁壯、朝「精品台灣」方向邁進。我們擔心的是不正常的政客操弄,這其中尤以中國產品的魚目混珠,及國內「媚中蔑台」政黨和媒體等的黑心操弄威脅最大。 我投入農業政策改革,發表無數文章,進入立法院後,深感國共聯手炮製的兩岸交流模式,簡直是一顆包裹糖衣的慢性毒藥,本書的焦點集中在兩岸農業交流、隱藏其背後的思維以及衍生的問題,另一部份則是談論農漁業發展政策。我以一介書生問政,不揣鄙陋,持續將結合學術專業、深入農村基層的所見事實,以及投入農業政策改革的心得,彙整成這本書,只希望提醒國人,「看清迷思,相信台灣,疼惜農民」,就算是面對劣質政治文化的一點點堅持吧!

2007-02-15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