賴怡忠(台灣智庫副執行長)
2016-08-03
賴怡忠:不當黨產法案過關,啟動轉型正義的機會之窗

 不當黨產法案日前在立法院三讀通過,長期為人詬病的國民黨黨產問題終於有了處理/解決的一線曙光。國民黨說這個法案是針對國民黨而來,是台灣憲政史上最黑暗的一天,但國民黨黨產本就問題多多,更是台灣社會不正義的重要指標,不針對國民黨才奇怪。事實上,這個法案通過後,國民黨的壓力反而被解消,中生代黨員可以不用再背負黨產的惡名,其他政黨也無法以國民黨黨產作為其政治提款機,民進黨政府從現在起反而要背負處理黨產問題的最大責任。


 國民黨的黨產問題有三個面向。第一,政黨本就不應該經營事業,因為這會產生利益衝突的問題。國民黨黨營事業插足廣電、影音、金融保險、甚至是生產製造以及其他的服務行業。一個有能力影響立法與行政的團體,如果還經營事業,就會形成左手掌握的行政部門監管右手的營利事業,或是利用左手在立法的優勢,保障右手的事業營運,甚至量身訂作若干法規以擊潰對手。這都是違反自由競爭原則,除非與宣傳理念有關,否則政黨涉足事業經營是普世不認可的行為。

 國民黨更因長期執政,使其黨產在上述不正常情況下快速累積,之後更運用在選舉上,使其他政黨吃足苦頭,形成不公平的政黨競爭。在政黨政治上不僅形成利益高於一切,輕忽理念與政策的劣質政治氛圍,對國民黨來說,更造成傾向於倚仗龐大黨產清算異己,並向極少數深藍意識形態靠攏的政治慣性。畢竟對國民黨而言,有著巨大黨產可依附,對民意自然就沒有傾聽的誘因,反正在選舉時直接用錢海戰術打死對手,也因此容易造成一批少數深藍鐵桿,以其保證的黨員票就能在國民黨有著遠超過其人口數的影響力,阻礙國民黨向本土的轉型。現在被迫要脫離黨產魔戒,國民黨反而得到除垢清淤的機會,看國民黨是否要頑抗到底成為歷史灰燼,還是與大中國意識形態揮手道別,轉型成為認同台灣的政黨。

 黨產問題的第二個面向,是二戰後的轉型正義問題終於有了實現的機會。國民黨從中國被打跑,即便搜刮一堆黃金細軟來台灣,但要使其能在幾年內搖身一變成為世界最有錢政黨,實際上與其奉命接收台灣時的所作所為有直接關係。國民黨黨產不少是來自當搶走台灣人民的私產,或是當時居住在台灣的日本人民私產,以及劫收日本在台的國有財產。當時應還給國家的卻被國民黨直接佔有。隨著時間久遠,有些侵佔的財產也轉賣別人,甚至原地點出現所有權被眾人瓜分等狀況。這些龐大的歷史爛帳,是台灣民怨與憤怒的重要來源。

 與時間相對短暫的二二八事件相比,這些侵吞掠奪是國民黨執政的長期「政績」,影響超過幾代台灣人民。特別是因蔣介石的獨裁高壓統治導致當時無力申冤,不少台灣人在生命受到威脅下,被迫忍氣吞聲簽下十分不合理的合約,導致其財產被「合法」轉移給國民黨、其附屬團體以及當時的國民黨權貴。這些在台灣人民心目中累積的怨憤能量十分巨大。與促進政黨競爭合理化相比,台灣人民可能更希望看到這個問題的早日解決。特別是不少當事人年事已高,因此蔡英文政府面臨與時間賽跑的處境。而處理如果不符民心,可能會變成傾覆蔡政府的關鍵稻草。

 黨產問題的第三個面向與對日關係有關,特別是戰後日本政府對原台籍日本人權益的相關舉措。國民黨因其黨產佔有不少日本人私產或是日本政府公產,因此對日本政府在六十年代根據台北和約第二條,三次來函要求與中華民國政府再行協商債權就置之不理,使得日本時代台灣人民權益的損害問題不僅訴求無門,之後也被日本政府直接逕自處理。國民政府對此告訴台灣民眾是日本政府歧視台灣人民所致,但卻避談自己因侵占日人與日本政府財產而逃避協商的相關內情。今天不當黨產法案宣稱要從一九四五年的八一五日本宣佈終戰之日為追溯起點,就是有留意到這段歷史亂帳。日治時代台灣人民被損害的權益該如何回復,當時在台灣生的權益要如何處理,因此有了被清查的機會,這也能讓台灣可以更光明正大面對日治時代,不再是以比較日本與國民政府對台灣人民的態度來面對日本,而是根據自己的感受來處理與日本的關係。

 不當黨產法案是台灣邁向轉型正義的重要里程碑。通過後,人人都在看民進黨政府的作為。蔡政府不應顧忌國民黨的批評,讓轉型正義被政治大和解「河蟹」掉。要重視台灣人民生命財產當時被國民黨系統性掠奪侵吞的問題,這段歷史的呈現與正義的彰顯,是台灣傷口能否真正彌合的關鍵。處理黨產問題不能停留在促進政黨競爭合理化。
 
本文為提供給《台灣時報》的專欄文章,於2016.7.28.刊出,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