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芳(淡江大學產業經濟與經濟學系合聘副教授/台灣智庫諮詢委員)
2016-09-07
蔡明芳:G20對台灣經濟的可能衝擊與因應之道

東道主中國所設定的G20議題

20國集團 (G20) 領導人第11次峰會於94日至5日在中國杭州召開。此次峰會提出了包含世界經濟指明方向,規畫路徑決心創新成長方式,為世界經濟注入新動力決心完善全球經濟金融治理,提高世界經濟抗風險能力決心重振國際貿易和投資這兩大引擎的作用,構建開放型世界經濟決心推動包容和聯動式發展,讓二十國合作成果惠及全球」等五大主軸

事實上,從2016226日至27日於中國上海與同年526日至27日於日本舉行的G7領袖峰會,以及723日至24日於成都所舉行的G20財長會議,各國領袖共同關心的課題皆圍繞在全球央行量化寬鬆與負利率的貨幣政策效果快速衰減,所帶給全球金融市場的不確定性之上,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強調「中國仍是發展中國家,在全球經濟中不能挑大樑,不能是全球經濟的主要支撐。」重申中國將削減過剩產能、不打貨幣戰爭。

此外,79日至10日於上海所舉行的貿易部長會議也通過G20全球投資指導原則」,確立「反對跨境投資保護主義」建構「開放」、「非歧視」、「透明」和「可預見」的投資政策環境......9大原則,同時減少如反傾銷與反補貼等非關稅政策之干預。希望藉此達到降低世界貿易成本達15個百分點之目標,並讓全球貿易更加蓬勃發展。只是,此次杭州峰會的決議結果並不令人意外,但令人好奇的是,上述決議在執行上之可行性。

現實挑戰:各國貨幣政策之運用與產能過剩下的跨國貿易戰爭

就決心完善全球經濟金融治理而言,不可否認各國競相貶值貨幣導致資金氾濫,各國金融體系需面對國際熱錢的快速移動所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因此,在貨幣戰爭的時代,政府務必要落實金融治理與提高金融治理的強度。政府通常可以藉由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來避免一國經濟受到景氣波動所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然而,目前各國的財政赤字多已占GDP達一定比例,各國可以使用財政政策達到抵抗景氣循環的效果相當有限。因此,各國銀行所主導的貨幣政策在2008年金融海嘯後就成為各國經濟的救命仙丹。由於美元為世界的強力貨幣,因此,以美國為首的量化寬鬆,立即掀起各國央行跟進寬鬆貨幣政策的浪潮,並使許多經濟學家愈來愈擔心貨幣所創造的泡沫經濟該如何善了。因此,這波貨幣戰爭何時停歇,尚須觀察美國聯準會是否升息而定。

而,中國經濟持續下滑之際,造成許多外國廠商紛紛撤資,進而使得人民幣貶值,此現象是否獲得有效控制?也是貨幣戰爭是否停歇的重要因素。若人民幣不繼續貶值,中國經濟能否頂住超額產能對各廠商營運的負面影響,則不無疑問。因此,「不打貨幣戰爭」尚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同時,不僅一國國內的貧富差距跨大,各國間的貧富不均的情況也急遽惡化,這顯示世界各國的經濟實力與結構有很大的差異,在此情況下,要如何協調一個彼此互利的政策方向,其成本將非常之高。然而,停止貨幣戰爭無疑是達成完善全球經濟金融治理的第一步,但這一步如何跨出?則有賴主要貨幣國央行的智慧與決心。

    就重振國際貿易和投資而言,雖然G20會員國認為「鋼鐵和其他行業的産能過剩是一個全球性問題,需要集體應對」,但中國必然仍是超額產能的最大製造國。中國為了維持出口動能,藉由低廉成本的製造方式與國有企業的大量生產,輸出許多低價產品至世界各地,同時也造就今日中國產能過剩的窘境。各國為了避免自家廠商受到中國低價產品的衝擊,進而對中國廠商進行反傾銷與反補貼的貿易報復手段。因此,若要達到降低貿易成本的目標,中國的超額產能可否解決必是一大關鍵。但,在聯合國下修今年經濟成長預測2.4%的當下,超額產能恐怕會更加嚴重,各國的貿易保護主義也會愈加盛行。此外,在世界需求普遍不足,廠商投資誘因自然會降低。若無法解決需求不足的問題,重振投資將只是空談。

G20決議對台灣經濟帶來的衝擊與影響

G20達成「強化經濟金融治理」和「重振貿易與投資」的決議下,對一直仰賴出口的台灣會有何影響?則是值得政府所關注之議題。首先,若可以停止寬鬆的貨幣政策,對台灣奄奄一息的銀行業與脫離基本面已久的金融市場必然是正向。同時,對經濟量體較小的台灣而言,若能減少金融資產的泡沫現象,也會降低台灣金融市場可能發生的潛在系統性風險。特別是,近日台灣兆豐金控被美方指控涉及洗錢重罰,強化經濟金融治理亦是台灣的首要目標。唯有健全的金融治理,台灣銀行業才有可能面對世界金融的快速變化,進而降低金融投資的曝險程度。

其次,貿易成本的降低不一定有利於台灣產品的出口,這是因為各國廠商所面對的貿易成本均降低時,各國廠商彼此間可能殺價競爭地更為激烈。此時如中國、越南與印尼等生產成本相對低的國家將受益;反之台灣與韓國等生產成本相對高的國家則將受害。低價競爭是許多亞洲廠商的宿命,因此,貿易成本的降低對台灣廠商利潤的影響可能是負向的。

第三,在投資透明度方面,目前政府的「新南向政策」辦公室對於我們南向國家的投資環境應做詳細與謹慎的盤點,讓支持政府政策的廠商可以在他國獲得足夠的投資保障。至於已與台灣簽訂投資保障協定的國家,政府也需因應我國產業結構的調整,重新檢視這些協定的適切性,以使廠商的投資得到確切的保障。

回應之道:發展內需市場,實現包容式經濟成長

此次峰會提出了決心推動包容和聯動式發展,讓二十國合作成果惠及全球」之結論。事實上,過去聯合國已有過類似的論點與討論。世界需求不足所導致的生產過剩與投資不足,對小型經濟體的台灣而言衝擊更大。因此,小英政府上台即提出許多經濟政策希望可以調整與升級產業結構,挽救台灣低迷的經濟情況。林全院長也指出「改善投資環境協助企業擴大投資」以及「擴大公共投資帶動民間投資」。雖然新政府立意良善,但上述政策仍然無法解決台灣需求不足的問題。這是因為過去經濟成長的果實並沒有讓所有認真努力的人都可以享受所致。世界需求下降,自己民間消費又不足,民間投資誘因何在? 包容式的經濟成長正是台灣之需。

98號所召開的基本工資審議會議」,將可檢視政府是否真心想要解決需求不足的問題。雖然提高薪資並非促進民間消費的唯一手段,但卻是短期較易落實的目標。長期而言,政府仍須停止撒錢補貼政策與廠商不能倒的思維,才有可能達成產業結構升級的目標。在出口與貨幣政策均非我國所能控制或影響的當下,小英總統應盡速改善「低薪」的勞動環境,落實發展「內需」的承諾,讓廠商離開「微利」的產業。唯有如此,台灣才可能脫胎換骨,未來四年台灣才可能達到包容式的經濟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