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4-0804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台灣言論自由新威脅:中國 & 傾中的馬政府

下載會議手冊:20090412言論自由新威脅會議手冊

  財團法人台灣智庫與鄭南榕基金會於4月12日下午假台大校友會館共同舉辦台灣思想坦克論壇加開場,主題為「透視台灣言論自由新威脅」。本次活動邀請到鄭南榕遺孀、前總統府秘書長葉菊蘭貴賓致詞,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張清溪專題引言,另有鄭南榕基金會執行長楊長鎮、前中央通訊社董事長蘇正平、台灣新聞記者協會會長莊豐嘉、台灣維新基金會董事楊蕙如、鄭南榕的女兒鄭竹梅等多位新聞界與學術界的專家學者及年輕朋友出席與談。

  台灣智庫董事長陳博志在論壇一開始率先指出,目前台灣所面臨的處境是,一方面外國獨裁者透過各種方式干預台灣言論自由,另一方面台灣執政者也具有威權獨裁的心態,並樂於與我們的敵國互相配合。陳博志舉例說,自己昨天在民進黨舉辦的民間國是會議上,針對ECFA議題向尹啟銘提出了12點質疑,結果今天媒體幾乎都沒有報導,這樣刻意封殺的新聞處理符合言論自由嗎?

  葉菊蘭則於致詞時表示,言論自由是民主社會非常重要的實踐。從鄭南榕自焚迄今的20年間,台灣的言論自由出現非常大的改變,如果鄭南榕再生,勢必會有新的思維與行動。葉菊蘭指出,現在台灣的言論自由面臨內憂外患,內有馬政府服膺傾中政策所形成的壓迫,外有中國挾龐大國力所帶來的威脅,偏偏台灣又不是一個正常國家,令人不禁擔憂台灣人民會不會如同溫水煮青蛙一般,等到對言論自由的喪失有所知覺時,已經全然來不及了。葉菊蘭強調,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所面臨的言論自由新威脅遠較20年前更為嚴峻,必須要藉由不斷地自我提醒、不斷地認知新威脅的出現,言論自由才得以被進一步捍衛。

  隨後進行專題引言的張清溪指出,台灣言論自由新威脅可大別為「本土型」及「外來型」兩類。「本土型」主要表現在媒體不中立、司法不公、黨產與行政資源進行干預等面向;「外來型」則源於中國,並以「對內控制、對外收買」、「強力散播謊言」、「掩蓋真相」的三步驟形式予以呈現。張清溪表示,中國目前已掌握絕大多數的華文媒體,因此下一階段將以控制西方主流媒體作為首要目標。

  楊長鎮則引述多篇媒體報導來突顯台灣言論自由所面臨的新威脅。楊長鎮點出,旺旺集團老闆蔡衍明在收購中時集團後,曾稱「此次收購的目的之一,是希望藉助媒體的力量,來推進兩岸關係的進一步發展」,毫不避諱其欲透過媒體為政治服務的企圖。

  曾任新聞局長的蘇正平認為,自由的言論必須透過媒體才能發揮影響力,如果媒體被特定的意見壟斷了,那這樣的言論自由充其量只是可以在家裡喃喃自語罷了。蘇正平也指出,最近很多案例顯示,台灣言論自由新威脅是透過媒體所有權的兼併、轉移而來,這種情形過去在東歐也曾經出現過,當時也引發相當程度的憂慮。他進一步表示,在整個傾中氛圍下,本土媒體現在很難爭取到廣告收入,這也使得台灣媒體的言論失衡現象加速惡化。

  從新聞工作者的角度,莊豐嘉指出,現在台灣媒體的新聞自由是聽命於中國的,和中國利益相反的任何事情都不可以報導。莊豐嘉舉例說,之前記者組團前往達蘭薩拉採訪達賴喇嘛時,即有某本土電視台上級以「不符台性」為由,要求該報導只能自當晚首播開始,播放至隔天清晨六時。莊豐嘉強調,中國正透過威逼利誘的方式來掌控台灣媒體,一方面投入資金左右記者的工作權,另一方面則藉由法律來約束對己不利的報導。

  屬於年輕世代的楊蕙如與鄭竹梅,則提出了更多不同的思考角度。楊蕙如說,自己是一直到去年京奧期間遭中國遣返時,才開始對所謂的「言論自由」有感覺。她說,當陳雲林來台期間,她在國賓飯店門外遭員警壓制在地的那一刻,則讓她有恍若置身中國的錯覺。她認為,郭冠英事件是一個警惕,也就是雖然網路世界的存在讓我們享有更寬廣的言論空間,但這並不代表我們就不需要為自己的言論負責。

  鄭竹梅則指出,現在台灣的言論,雖然在形式上看似自由,但是在人民的心態上卻仍舊是不自由的。她不希望20年後大家打開電視都只能看到藍綠之間的對抗,所以呼籲每個人都應該練習從更客觀的角度來看歷史。鄭竹梅表示,為了達到理想中的和諧社會,她選擇用回顧的方式,重新拾起父親自焚的那段過往。而如何讓20年前的歷史可以跟現在有所連結,則有賴社會各界的詮釋。


更多的台灣思想坦克論壇影片,請至http://www.youtube.com/Thinktank5168
2009-04-14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