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4-0804
傅立葉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誰是薪貧族

  我們今天討論的主題「誰是薪貧族」,主辦單位不知是否特別有意,使用了薪水的「薪」這個字,而不是新舊的新。看到「薪貧族」這個名詞,讓人立刻聯想到最近許多在放「無薪假」的上班族,這些人表面上仍保有工作,但是實際上卻是收入減少或沒有收入。這些現象也不禁讓人感慨,資本主義經濟體系的發展讓我們不斷改變對貧窮的概念。最早我們對貧窮的想像是「老、幼、病、殘」等無工作能力人口產生的社會問題,後來我們發現即使是核心勞動力的一般工人,也會遭遇失業的風險而使生活陷入困境,這也導致了福利國家社會安全制度的發展。然而這次因全球金融風暴帶來的對產業的衝擊,導致國內許多企業,包括許多高科技產業放無薪假,讓我們進一步發現即使法定上沒有失業,家庭經濟也可能發生問題。我們對於什麼是貧窮,越來越難界定。

  「薪貧族」顧名思義是貧窮的薪水上班族,也是所謂的工作貧窮,這是近來學術界熱門的話題「新貧」的現象之一。什麼是新貧(new poor/poverty),主要是指由於歷史結構的變遷,社會中典型的貧窮型態產生了改變。相較於「舊貧」,新貧指涉的不只是新的貧窮人口,新的貧窮成因,甚至是新的對於貧窮的心理狀態或社會文化現象的詮釋。有學者指出,美國自十九世紀以來曾經經歷過三個不同的歷史階段的貧窮,第一次是十九世紀產業工人階級的貧窮化,第二次是二次大戰後到一九七0年代中期產生的所謂「富裕社會中的貧窮」,也就是當時無法共享經與濟成長成果的弱勢與少數族群。第三次則是一九七0年代開始的經濟全球化所帶來對產業的衝擊,容易陷入貧窮的人口不只是傳統的弱勢,例如非技術工人或是低教育程度的移民,而是包括重工業的技術工人和白領階層,這些過去相對工作較為穩定且享有社會保險保障的家庭,其經濟安全也遭受威脅。這第三波的歷史系統性貧窮就是所謂的「新貧」。

  「新貧」的問題不只是發生在歐美等西方第一世界國家,而是透過資本主義全球化的社會經濟效應向全球蔓延開來,到了第三世界國家,這問題變得更為複雜。原本就不健全的國內勞動市場,因經濟全球化而導致薪資下跌和結構性失業更趨嚴重,而社會安全體系的不足和政府對失業問題與經濟改革的無力,更使貧窮人口大幅增加。經濟全球化的衝擊不僅影響傳統的窮人,而且擴及至社會各個階層,其中中產階級貧民化的議題,更成為討論新貧問題的核心議題。而類似現象似乎也成為國內討論新貧問題的主要脈絡,近年來一連串的社會話題,包括「中產階級的消失」、「M型化的社會」等,都是表現對此問題的關注與擔憂。有些學者也紛紛從事實證研究,想要從台灣社會的所得分配檢驗是否有M型化的趨勢。

  其實貧窮原本就不只是純粹的經濟所得問題,而是包括心理、文化層面的社會階層化現象,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歐洲學者改採「社會排除」取代舊的貧窮概念成為新的研究的典範。姑且不論台灣社會的所得分配差距是否日益擴大,不可否認的是自一九九0年代中期以來,我國的結構性失業越來越嚴重,人民的經濟不安全感越來越加深。如何解決此一問題,不只是社會福利專業上的問題,更是一個意識型態上的政治經濟問題。對於貧窮問題的解決,向來保守派會採取「個人歸因」的解釋與策略,左派進步的人士則會指出結構性的成因而試圖由此加以改變。我們看到國內近年來媒體上對此一問題的討論,似乎多半集中在教人如何理財與提昇自己能力的「個人層次」問題的解決,政府官員對此問題的對應方式,也著重在對「近貧」、「工作貧窮」補助等事後補救的措施。對於經濟全球化所造成的結構性失業與「新貧」問題,不但沒有試圖強化內需經濟與內需產業以提升本土經濟的自主性,反而從過去向美傾斜的對外經貿轉而向中傾斜,增加本國人民政治和經濟上的生活風險。

2009-05-05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