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4s
管碧玲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公民投票與主權運動

  若以1983年,第一次黨外聯合政見出現「住民自決」論述,算來18年。用彭明敏「台灣人民自救宣言」算來,至今剛好40年。台灣知識分子追求自決的運動歷經40年,透過選舉動員進行社會說服的主權運動,也歷經18年,今年選舉再進一步,算冒進?算穩健?還是算漫長? 本文不及完整掃瞄台灣主權運動的歷史,舉上述數例旨在說明主權發展議題成為選舉政見,不是菁英選擇的方法論可以完全解釋的。主權運動是一個全民總路線,是由下而上的運動。對內,政黨(民進黨之外,還包括李登輝所領導的國民黨本土派)面對社會力的催迫,必須反映逐步擴大的台灣主權意識;對外,面對「一個中國」架構的進逼,必須迴旋、也必須突破。歷史在滾動,不是政治人物可以煽動,也不是政治人物可以迴避。沒有歷史學的方法論,看不到這些面向,更無法將每一次行動放在台灣主體發展的歷史定位中加以肯定、珍惜。 中國促談促統的壓力,在2004年以後,如果再被啟動,台灣要如何因應?

  陳水扁總統實施和平公投,凝聚台灣人民反飛彈的意向,可以表白台灣人民對中國的疏離,做台灣領導人有利的後盾,在國際舞台的攻防上,是台灣很有力量的籌碼。台灣社會反對聲浪高張,吾人以為,關鍵在於台灣社會普遍缺乏自主性格、缺乏歷史意識與國際觀。連戰陣營批評實施公投是鎖國政策,意思是陳水扁像一個關起門來蠻幹的壞份子。連戰批評他:「不知道國際社會人家都在做甚麼!」 從連戰陣營的論述,看不到任何台灣的主體性,台灣必須是一個乖寶寶。相反的,實施和平公投是因為台灣要「讓人家知道在國際社會我們可以做什麼」,正確的國際觀是平等互惠的國際觀,是主張台灣是一個「好鄰居」,不可以要求台灣是「乖寶寶」。和平公投對台灣來說,是台灣「國格發展」的一個里程碑,也是和中國談判很重要的籌碼。

附件檔:
2005-07-25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