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5s
陳博志(台灣智庫榮譽董事長)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看雜誌 / 陳博志:低薪現象要感謝或責怪服務業?

 

 

 看雜誌No.158期,2015年8月5日

 

我國實質薪資倒退回十六年前的水準,很多人都在檢討低薪的原因。最近有些人士認為服務業占了全國六成就業,而其中很多產業的薪資水準甚低,是把我國 薪資水準拉低的原因。而在認定這原因之後,有些人士就提出了各種提高服務業薪資的對策,包括發展金融等較高薪之服務業,以及提高服務業的技術和擴大其市場 和規模。這些對策的對錯先姑且不論,各種產業提升的對策只要成本不高且做得到當然都可以努力。但低薪現象恐怕不能單責怪服務業,也許我們更該感謝服務業沒 讓我們的薪水更低或失業率更高。

 

服務業是台灣薪資低的罪魁禍首?

 

經濟學家和其他關心經濟問題的人不要忘記,各種薪資和價格是由市場供需決定的,而各個市場之間又有多層替代與互補的關聯,人力也可在不同產業間流 動。因此服務業市場的薪資較低,也可能是很多其他產業的因素所造成,不能只看到服務業中某些產業的低薪,就說是因為服務業不行,甚至把整體低薪的責任都怪 給它們。

 

若以不管市場和經濟學理的方式,只看簡單的算術,則薪資較低那些產業似乎就是社會平均薪資低的罪魁,服務業就業增加而薪資較低當然會使整體平均薪資 下降。但事實上,在服務業工作的人並非天生一定要在服務業工作,也並非服務業強迫勞工由高薪產業轉到這低薪產業,而是許多人不能或不願在高薪產業工作才到 這低薪產業來工作。這恐怕就不能責怪這低薪產業,要不是它們能吸收這些勞工,全社會有工作者的平均薪資即使可能較高,失業率卻也會更高,全體人民的平均收 入則可能更低。把可能是吸收低薪勞工而給他們工作機會的服務業當成低薪的罪魁禍首,想法恐怕有點太簡化。

 

這種因為服務業薪資較低,就把全社會平均薪資低的責任推給服務業的想法,就像看到台大醫院裡有很多病人,就認為台大醫院是台灣病人太多的罪魁一樣不 恰當。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曾有個比喻叫亞利桑納效果。他說美國亞利桑納州因為氣候適合肺病病人調養,因此很多病人就到那裡養病,最後也死在那裡。結果亞利桑納州 死於肺病的比例竟高於其他地方,用簡單的頭腦看來好像亞利桑那對病人最不利。

 

由於有些服務業不須特別的技術,又因為是內需非貿易財產業而較不受外國競爭的壓力,因此有些不能或不願意在其他產業面對國際競爭的人會轉到服務業, 進而接受較低薪的工作。服務業就像亞利桑納州那樣收容並幫助了其他產業(地方)來的人,卻被當成是害那些人得到低薪(病死),實在有點無辜。

 

台灣服務業薪資偏低原因何在?

 

台灣和很多國家在發展初期,農業仍是比重很高的產業,而在工商部門一時失去或找不到工作的人常會回到農村,造成農村隱藏性失業及平均生產力低落的現 象。但大家都要感謝農村這種吸收過剩勞工而降低失業和社會問題的功能,而不是怪農村生產力太低而拉低全國平均生產力。台灣的中小企業特別是小型服務業某種 程度也有這種功能,有些人找不到理想工作就先在家人的小店中幫忙。

 

現代的服務業雖然不太會付出比邊際生產價格更高的薪資來接濟在其他產業失去工作的人,但這些人來找工作時,服務業還是願付相當於其邊際生產價值的薪 資來雇用他們。而當來的人愈來愈多而超過生產力的提升時,邊際生產價值的下降也會使服務業能付的薪資逐漸下降。服務業雖然仍然收納來自其他產業的人力,但 因付的薪資較低甚至降低,竟被怪罪為低薪的禍首,實在不公平。

 

我國在產業開始外移的初期,因為當時貨幣升值、泡沫經濟以及經濟政治的自由化等因素,服務業快速發展,因此不僅能吸收外移產業釋出的人力,社會總人 力供給甚至還不夠而使薪資快速上漲。近年來產業能外移的雖已減少,但仍留下的產業及新產業的發展卻也停滯,很多人力仍要靠服務業吸收。但早期使服務業快速 成長的因素已然消退,所以服務業不再能吸收很多人力,更無力以高薪來爭取更多人力。服務業的低薪主要是整個經濟變化的後果,不是整個社會低薪的原因。

 

這當然不是說服務業毫無責任,服務業若做得更好,當然也可以提供更多高薪的工作而提高全國的平均工資。但其他產業若能做得更好,也一樣可以提供更多 高薪工作。不去比較各產業做得更好或雇用更多人的可能性和難易,直接就認定責任在服務業,或主張服務業最該加強努力,並不是思慮周詳的政策。如果孤注服務 業中那些高薪的行業,而認為那就是我們該發展的方向,恐怕會犯更大的錯誤,因為我們在那些產業不一定有競爭力和市場,甚至不一定有足夠的人才。若發展較高 薪的產業就是提高平均薪資的對策,那我們是不是該多辦一些大學和公營研究機構,甚至多設幾個部長?

 

提升服務業生產力是解決之道?

 

服務業中有些行業的薪資確實較低,但這些現象有不少是先天的因素所造成。有些服務業的工作較容易學會,或是屬於低技術的工作,因此在其他地方找不到 合適工作的人即可能流入這個市場,供需因素就可能使其邊際生產力和薪資低於其他地方。除非包括高階服務工作在內的其他地方,能大量增加人力需求而使這些低 薪行業缺工甚多,否則這些行業並不容易擺脫低薪。即使其他行業的人力需求使這些低薪行業擺脫低薪,其薪資水準原則上還是要低於那些把人拉走的高薪產業。

 

這些低薪服務業也有一些可以提高勞動生產力的努力方向,例如自動化、電子化、標準化,以及大規模經營。但如果社會對這些產業的總需求不變,上述努力 可能會減少其對勞工的總需求,保有工作的人薪資固然上升,但失去工作的人難道因為不在薪資統計裡面我們就不管嗎?所以這些產業固然該努力提高其生產力和薪 資,其他產業也一樣要努力。

 

只有整個經濟都提升而使社會總需求增加,才是提高薪資的根本對策,服務業中先天上就較可能是低薪資的行業,恐非我們努力提高生產力的首要對象。由於低薪產業員工多為較弱勢、在其他地方較難有機會的人,所以較缺少和老闆抗衡的能力。因此政府在低薪產業更值得重視的,是其中可能的不公平現象, 例如時薪勞工和其他非典型就業勞工是否可能受到剝削、連鎖加盟店是否訂有對加盟者和員工不合理的契約、大型業者是否不公平地逼死小型廠商並剝奪上游小廠商 的利益,以及類似陸客來台一條龍這種奪取相關廠商利益的獨占商業模式等等。

 

政府和學者也應注意房租高漲和房東濫漲房價的現象,會使不少服務業者失去合理利潤及創新和加薪的能力。大規模業者及連鎖加盟的發展,使一些服務業失 去多樣化及地方特色,並因而降低對這類服務的總需求和總就業的現象,也須包括都市規劃在內更廣泛的政策思考來改善。政府和學者需給服務業,特別是其中的小 業者和員工更多的關心和協助,而不是拿服務業當低薪的代罪羔羊。

 

 

2015-08-17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