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5s
陳博志(台灣智庫榮譽董事長) 字型:  | 友善列印 | 分享: Facebook Twitter Plurk Funp
看雜誌 / 陳博志:再見無能的刺激消費方案

看雜誌No.162期,2015年12月5日

 

台灣經濟再度陷入衰退,馬政府再度推出振興經濟政策,也再度遭到各界的批評,幾年來馬政府執政能力不只沒有進步,似乎還變得更糟。由於這次的振興政 策已受到許多批評(批評者進步了),而馬政府又將下台,再詳細批評其政策已沒甚麼用,本文不重覆已出現的評論,只談幾項未來的執政者也應注意的問題。

 

消費補助只能針對窮人及國產品

 

馬政府這次振興政策有一個正確的地方,即毛治國院長承認2009年的消費券政策是失敗的,所以不再採用。然而他卻似不知道消費券失敗的原因。當年發 消費券之前,很多人主張要發也該只發給窮人,因為他們才最需要幫助,也最可能因而增加支出,但馬政府完全不聽而不分貧富全面發放。

但這次馬政府的消費補助不只仍是不分貧富都補助,補助購買的項目實際上多是補助比較有錢的人,一點也不公平,提振消費的作用也較小。執政者要切記,不景氣時政府對消費的補助一定要以窮人為主,才符合救急也增加社會總支出的原則。

再從總體經濟的角度來看,消費的增加若是用在進口品,則對國內生產就業和景氣並沒有甚麼幫助,錢都被進口商和外國人賺走。所以要提升消費以救經濟和就業的政策,必須是增加對國產品特別是少用進口原料之國產品的消費。

當年消費券失敗的原因之一,是消費券使用的規定使很多人拿它去大賣場買東西,因而有很高比例買的是進口品。在同一時間中國的家電下鄉政策卻很技巧地 讓人民買的絶大多數是中國產品。馬政府這次鼓勵人民買的汽車、手機甚至家電用品,卻有很高比例是進口品或採用大量進口原料零件的產品,好像是在振興外國經 濟。未來政府若真要振興消費,要集中力量振興那些多用國產品和本國勞工的消費。

 

獎勵換掉耗能產品 可能更耗能

 

馬政府這次選這些補助項目的理由是要獎勵節約能源,但現在的做法也很可能違背節能的目標。一項產品的能源消耗包括兩部分,一是使用時之消耗,一是把 產品生產出來時的消耗。我們若鼓勵人民提早一年把產品換新,則在使用上節省的能源是新產品比舊產品每年少耗掉的能源。但在產品生產上,因為我們讓舊產品早 一年報廢,若此產品原可使用五年,那是浪費了生產這產品時全部耗費之能源的五分之一。把這兩項加起來,提早換掉較耗能之產品其實並不一定真的能節省全球的 能源。未來的執政者若要鼓勵提早換新,要先做好精算。

 

對節能產品的鼓勵,應採長期持續的政策而非短期政策,以讓人民自己盤算有利的換新時機。而且因為耗能是一種社會成本,因此理想的政策是對高耗能產品課稅、處罰、甚至禁止,以反映其社會成本,而不是為了討好民眾或相關業者而反過來補貼低耗能產品。

 

只是提早消費 並未增加消費

 

這種補貼提早換新產品的政策,更嚴重的問題是它其實是提早消費,而不是真的增加消費。因此它會傷害未來的經濟,因為政府獎勵而提早換車的人,今年雖 然增加消費,但明年原先要做的消費就不見了。若不景氣持續到明年,則今年提早消費的政策,將使明年經濟雪上加霜。即使是明年會下台的政府也不該這麼短視。

 

而在統計上,這種提早消費、特別是對進口品的提早消費,有可能造成更令人誤解政策效益的結果。今年增加的消費(例如20億)雖有甚高比例用於進口品 或進口原料(例如15億),而使實際的GDP沒能增加那麼多(實際是增加5億),但這些多賣的進口品或進口原料卻有很多(例如10億)可能到明年才會進口 來補充。於是今年消費的增加(20億)遠大於進口的增加(5億),而使統計上GDP的增加(15億)比實際的增加多很多(以此數字例即成為3倍)。這就誇 大了今年的GDP及其成長率,並因而誇大了政策的效果。而到明年消費跌回原水準,進口卻補增加了(10億)而使GDP及其成長率下降,而使人更誤以為今年 提高消費的政策有效。

 

熟悉國民所得計算方法的人會以為,今年多消費掉的進口品和進口原料雖未馬上補進口,但存貨會減少,而產生和馬上進口一樣讓GDP下降的效果,因而不 會有上述扭曲兩年GDP的效果。但GDP實際估算或統計時,存貨的資料通常相當不足,存貨變動常常甚至是用來讓統計表平衡的調整數字而非真實的統計,所以 在實際國民所得統計中,上述高估今年政策效果而低估明年GDP的情事仍常存在。因此政府和學者在評估這類提升消費之政策的成效時,要小心這種統計上的扭曲 效果。政府、媒體和一般人,更不要只看容易看到的消費或零售方面的指標,就誤以為政策真有效果。

 

補助2G手機換4G 效果有限

 

這次政策也要補助2G手機用戶換成4G,每人最多600元,除了提高消費,也有助早日清出2G的頻段。然而有人即指出,這補貼相對於4G之較高費率實在甚小,習用2G手機的人也不見得想用或會用4G手機,因此政策效果也有限。

其實政府若認為頻段用於2G是社會資源的浪費,則應依使用者付費的原理提高其該負擔的成本而讓2G依市場機制自動清出,而不是補貼換機。若政府體諒 2G的老年用戶沒錢或不會用4G,則應該責成4G廠商提供和2G一樣廉價而簡便的手機及服務,而不是用區區600元補貼來表示對2G用戶的關懷。所有政策 都要盡量由市場失靈的原因出發去解決,2G是浪費就該加價,老人不會或不必用4G就要設計合用的新產品給他們,亂補貼是無法有效率解決問題的。

就算不管上述缺失,不景氣時鼓勵浪費其實也常不是個好主意。這次及大部分時候,我國陷入不景氣的原因都是出口成長率的下降甚至出口萎縮。如果出口萎縮是我國本身成本或匯率因素所造成,主要的對策就是貨幣貶值。而若出口萎縮是國際不景氣所造成,我們其實沒有甚麼能力反轉。

政策上能做的是防制外國採取匯率或其他政策來搶奪已經不足的國際市場,另一是避免本國廠商因為不景氣而失去再投資發展的能力,發生經營和財務的危 機,或被外國趕過、購併、甚至打垮。而這些問題都要有更直接的對策,提振消費根本是不相干的對策。消費能增加的項目多非出口下挫的項目,因此即使消費真能 增加,並無法幫助在國際市場受傷的商業和其勞工,只是做出較好的GDP數字讓執政者好看而已。未來的執政者要避免再玩這種設計數字上的遊戲,要多注意真正 幫助產業維持發展衝力及國際競爭能力的方法。

 

 

2015-12-14
   
  > 進階搜尋 Search
Icon1_2 網路會員登入
Icon1_3 智庫之友
Icon1_4 我要捐款
Icon1_5 購買出版品
Icon1_6 訂閱電子報
Icon1_7 連絡我們